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戀上傾城女總裁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1176章有情人終成眷屬!(大結局)

第1176章有情人終成眷屬!(大結局)

    
    三天後,別墅內。
    這三天,陳陽和林若溪度過了最安寧的一段時光,沒有外人打擾,彷彿剛熱戀的小情侶般,恨不得24小時黏在一起。
    不過,哪怕同牀共枕,陳陽卻始終沒有踏出最後一步。
    因爲他曾經答應過,要在新婚之夜,才採摘這最嬌豔的花朵。
    清晨,陳陽望着躺在自己懷中的佳人,寵溺地在她額頭上輕吻一下,隨後開口道:
    “若溪,該起牀了!”
    “討厭……老公,再讓人家睡一會嘛~”
    林若溪嗲嗲地撒嬌,隨後張開蓮藕般的玉臂,攔住陳陽的脖頸,小腦袋埋進他的胸膛中,用自己臉頰嬌嫩的肌膚,去感知他的體溫。
    曾幾何時,她是個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山女總裁,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天命之人!
    只有在陳陽的面前,她才能卸下所有的堅強,流露出最小女人的一面。
    足足過了大半小時,林若溪才起了牀,顧不上春光外泄,在陳陽的面前舒展着曼妙的身姿。
    那玲瓏有致的曲線,令人感嘆造物主的神奇,再加上仙氣十足的氣質,一顰一笑,都足以勾魂神魄,令人着迷。
    緊接着,她坐到了梳妝檯前,準備梳妝打扮。
    就在這時,陳陽突然湊了過來,開口道:“若溪,今天讓我來爲你畫眉吧!”
    說着,他便拿出一支眉筆,小心翼翼地爲林若溪畫起眉來。
    他的動作非常輕柔,神情專注無比。
    片刻後,當眉毛畫好,陳陽突然從兜裏掏出了一個紅色首飾盒,隨後單膝跪在地上。
    定睛望去,首飾盒中,盛放着一枚鑽戒。
    足有鴿子蛋大小,而且還是極爲稀有的粉鑽,價值連城。
    這枚鑽戒明顯出自名家之手,每一個切割面,都堪稱完美無瑕,在燈光的照耀下,璀璨奪目,令人挪不開眼。
    天底下,恐怕沒有女人能夠拒絕這樣的珍寶。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林若溪的眸中,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彩。
    她嘴脣翕動,像是有些不太肯定地問道:“老公,你這是……”
    “若溪,你願意一生,都讓我爲你畫眉麼?”陳陽沉聲問道。
    聽到這話,林若溪再度淚如雨下。
    但這一次,卻是興奮而又激動的淚花。
    “嗯!”
    她拼命點頭,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眼角眉梢,透露出難以掩飾的幸福之意,彷彿天底下所有的寵愛,都集於一人的身上。
    緊接着,陳陽輕輕抓住她的纖纖玉手,將那枚粉鑽戒指,戴在了她的左手無名指上。
    相傳左手無名指,是愛情之脈。
    戒指戴在這個手指上,就能把人的心意相連接,而且左手無名指上的血管,直通心臟,是離心臟最近的血管,也意味着對方是自己最愛的人,象徵着愛情的純潔和神聖。
    這時,陳陽凝望着林若溪,開口道:
    “若溪,雖然我們已經結婚很久了,但一直沒有舉辦婚禮!我答應你,將會爲你舉辦一場世上最盛大的婚禮,讓你成爲這世上最幸福的新娘!”
    ……
    燕京,東方神劍的軍事基地內。
    空曠的訓練場上,僅有一道高挑倩麗的身影,在揮灑着汗水。
    正是白傾城!
    哪怕穿着迷彩服,卻也無法遮掩那傲然的身材曲線,前凸後翹,彷彿按照黃金比例分割,堪比國際名模。
    陳陽歸來之後,肅清了整個燕京隱世宗門的勢力,同時也扶持白家上位。
    如今,身爲白家家主的白傾城,算得上是整個燕京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完全沒必要繼續呆在東方神劍中。
    不過,她還是常常來這兒練功。
    從上個月開始,白傾城就已經失去了陳陽的消息,不知他身處何方,所能做的唯有等待。
    不過,白傾城最擅長的,就是等待。
    從年幼時的一見傾心,到如今,她已經等了十多年。
    年少時青梅竹馬的愛戀,最是純正無暇。
    在白傾城的心中,始終無法忘懷童年時的點點滴滴。
    可以說,翻開她青春期的日記,每一頁上唯有一個男主角,那便是陳陽。
    若非造化弄人,恐怕兩人早就喜結連理,甚至生了孩子。
    就在這時,她的身後,突然傳來了一道男聲:
    “傾城,一個人在想什麼呢?”
    話音剛落,白傾城先是一愣,隨後立刻轉過身。
    當看清來人的長相時,她的美眸中綻放出熠熠光芒,連忙撲了過去,道:“陽,你回來了!”
    “嗯!”陳陽重重點了點頭,撫摸着她的背脊,開口道:“傾城,這一次,我不僅僅回來了!而且……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真的麼?”白傾城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說着,陳陽從兜裏,掏出了一枚鑽戒,開口道:
    “傾城,嫁給我吧!當我的妻子!”
    ……
    川渝省,東方家族。
    在古武界中,東方家族原本排不上號,但因爲東方明月和陳陽的關係,地位也是水漲船高,成爲了整個西南古武界執牛耳者。
    在東方家大宅之中,東方明月正倚靠在一張美人榻中。
    她的長相堪稱絕美,眉如遠山含黛,吹彈可破的肌膚,嫩得能夠滴出水來。
    當初陰差陽錯之下,她與陳陽水乳交融,陰陽雙.修,從而突破境界,一舉躍升爲實力不俗的高手。
    後來陳老太爺病危,也是在東方明月的幫助下,陳陽才找到了大天龍寺。
    “轟!”
    屋子裏,突然爆發出一道強大的氣息,至剛至強,霸道卓絕。
    感受到這一點,東方明月臉色大變,渾身繃緊,如臨大敵。
    下一刻,一隻大手霸道地攬住她的纖腰。
    緊接着,她的嬌軀,撞在一個堅硬炙熱的胸膛上。
    “放肆!”
    東方明月一聲嬌叱,運轉內勁,下意識地想要反抗。
    就在這時,一道低沉的男聲在她耳畔響起:
    “明月,是我!”
    聽到這個聲音,東方明月緊繃着的嬌軀,一下子軟了下來,像是化爲一汪春水,喃喃道:“陽……怎麼也不事先說一聲,我好去接你!”
    陳陽聞言,卻並未回答她的問題,而是輕輕咬住她的耳垂。
    “嗯啊……”
    東方明月發出一道嚶嚀,媚眼如絲,俏臉頓時飛上兩抹緋紅,猶如三月桃花般絢爛,煞是好看。
    “明月,咱們已經很久沒有‘那個’了吧……”陳陽笑着道。
    “啊!這裏不行,去我屋子裏……”說到最後,東方明月的聲音低弱蚊蠅,羞澀無比。
    而陳陽則將她的嬌軀抗在肩膀上,快步走向她的臥室。
    ……
    東北冰城,李家。
    哪怕喬若塵只是李家的一個旁系小姐,但因爲陳陽的緣故,李家上下都對喬若塵恭敬有加,不敢怠慢。
    “蹬蹬蹬蹬蹬!!!”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緊接着,一個女傭走進了屋子,焦急道:“喬小姐,陳少來了!您快出去迎接一下吧?”
    喬若塵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狐疑問道:“陳少?哪個陳少?”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道男聲:
    “若塵,沒想到你連我都忘了!真是太讓我心痛了!”
    此言一出,喬若塵像是想到了什麼,“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向着外面走去。
    剛剛跑出屋子,就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男人!
    每當午夜夢迴時,她總會夢到這個男人。
    當初,李家爲了巴結白家,不惜犧牲她的幸福,讓她嫁給白子昊。
    在喬若塵最絕望、最無助的時候,是陳陽橫空出世,如同救世主般,拯救她於水火之中。
    在那個時候,她便對陳陽情根深種了。
    突然,陳陽快步走上前去,捧起她的俏臉,輕聲道:
    “若塵,還記得當初我們在摩天輪上的約定麼?上次,我已經教過你接吻了,現在……咱們來複習一下吧!”
    說着,陳陽俯下頭,向她的櫻脣印去。
    ……
    英倫國,詹姆斯家族的城堡,克里斯蒂娜的臥室。
    偌大的臥室中,瀰漫出一股荷爾蒙的氣息。
    寬敞的大牀上,克里斯蒂娜臉色潮紅,眼角眉梢流露出渾然天成的媚意,像是隻慵懶的小貓咪,纖細修長的玉指,在陳陽的胸口畫着圈圈。
    不久之前,這裏剛剛爆發出一場“大戰”,現在終於雲收雨歇。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在那個“另類”的戰場上,克里斯蒂娜的戰鬥力,可一點都不遜色於陳陽。
    突然,她期待地望着陳陽,問道:“陽,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麼?會把我接到華夏,過一輩子?”
    “當然!除了你之外,你還有好幾個姐妹!”陳陽道。
    “陽,我不要當你的妻子,我要當情人!你們華夏有句古話——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只有當了你的情人,你纔會最寵我!”
    說着,克里斯蒂娜朱脣微啓,伸出小香舌輕舔嘴角,對着陳陽拋了個媚眼,道:“陽,再要我一次吧!”
    ……
    華海,林家別墅內。
    陳陽坐在客廳沙發上,而源美黛子則站在他的身後,像是個溫順的小女僕般,在給他捏着肩膀。
    源美黛子來華夏,已經有好幾天了,卻沒有任何的不適應。
    在她的管理之下,陳陽在倭國的勢力,井井有條。
    如今源氏的勢力,已經完全趕超其他三大家族,還吞併了十幾家上市公司,若是隱藏的財力浮出水面,恐怕會震驚整個倭國。
    “美黛子,你會想家麼?”陳陽突然問道。
    “家?”
    源美黛子先是一愣,隨後美眸凝視着陳陽,滿是炙熱和崇拜之色,開口道:
    “主人,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能夠能遇上你、侍奉你,就是美黛子最大的榮幸!”
    就在這時,一個童顏巨X的青春少女,蹦蹦跳跳地從外面跑了進來。
    看到客廳內的場景後,她嘟着嘴巴說道:“哼……姐夫,你又在欺負美黛子姐姐!”
    “咳咳……”
    陳陽乾咳一聲,道:“寶兒,你今天不該在軍訓麼?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大學無聊死了!那些男生整天色眯眯盯着我,姐夫,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學校吧,把那些男生狠狠收拾一頓,以後見了我都得喊‘大姐大’!”林寶兒說着,還揮了揮拳頭。
    陳陽見狀,一臉無奈,沒想到這小丫頭,依舊不改小太妹的脾氣。
    就在這時,林寶兒望着源美黛子,開口道:“美黛子姐姐,我有些話想跟姐夫單獨說!”
    源美黛子聞言,立刻識趣地上了樓。
    這時,林寶兒又撲進了陳陽的懷中,眼神迷離,改變了對陳陽的稱呼,道:
    “陳陽哥哥,寶兒已經按照你的要求,考上了華海大學了!你什麼時候跟我姐離婚,再跟我結婚啊?寶兒已經等不及了!”
    “啊……這個……”陳陽一下子支支吾吾起來。
    “陳陽哥哥,要不……咱們先生個寶寶吧!男孩像你那麼帥,女孩像我那麼漂亮,多好啊!”
    就在這時,後方傳來了一道嬌叱聲:“寶兒,你說什麼?!”
    陳陽回頭一看,卻發覺林若溪不知何時,竟站在沙發後面,剛纔寶兒的話一字不漏地落到她的耳中。
    看到林若溪臉上醋意滿滿的表情,陳陽一臉無奈,知道接下來,自己恐怕得爲這龐大的後宮忙的不可開交了。
    但,這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煩惱吧!
    (全文完)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