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趙氏嫡女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三十六章 趙泠的去留(一)

第三十六章 趙泠的去留(一)

    
    方祺奕的反抗也不過是無謂的抗爭,無人會考慮他了。方洪生爲了抹平此事,同意放棄商船上的一切獲利,交由趙逸明處理,白紙黑字寫明再按上手印,此事方算了了。
    既已鬧到此地步,方洪生沒有心情亦沒有臉面留下來,拉着章氏,又帶走了方祺奕並方姨娘,連夜就要家去,趙逸明和趙夫人數次挽留不得,又恐夜路難走,只得遣了幾個會武的下人護送。
    待送了方洪生出門,趙逸明與趙夫人自是要回正院歇息。只見趙逸明便提着燈籠走在前頭,趙夫人落後了兩步跟在他的身後,而其他人則遠遠的走在後面。趙夫人早已是一臉夜色也無法遮掩的疲憊,聲音還帶着點啞:“我倒是沒想到,今晚這一出,原來是老爺坐莊呀,還贏得不少。”
    趙逸明腳步頓了一頓,“夫人看出來了?”
    趙夫人實在困得不行,微微低頭捂着嘴打了個呵欠,眼中帶着些水汽,看向趙逸明道:“看出一點吧。對了,趙泠……老爺是想着如何?”
    “我也想過不如就此說破趙泠的事,讓舅舅也一併帶回方家算了。”趙逸明的聲音中也滿是疲憊,“但方祺奕早已娶妻生子,舅母又是個厲害的,就怕是……沒個活路,不若我就養着她,到時候不過一份嫁妝,早早將她嫁出去,也盡了這些年的父女之情。”
    “聽着老爺倒是心善得很,但她如此不明不白就丟了個姨娘,回頭還不是來找我的麻煩麼?”趙夫人卻覺得趙泠是個麻煩,怎麼處理都落不得好。
    “不若將她送到庵堂,待出嫁前再接回來。”
    趙夫人不禁白了趙逸明一眼,“這算什麼法子?還不得被外面的人戳着我脊樑骨說我虐待庶女,這樣還不如放在跟前養着算了。”
    “勞夫人費心了。”趙逸明笑了笑,伸手去牽了趙夫人的手,“快些回去吧,也好躺一躺,閉閉眼養養神。”
    昨夜趙貞心事重重,並沒有睡好。第二日,趙貞心裏惦記着趙夫人,便仍打起精神,一早來給趙夫人請安。進門時見趙夫人坐在妝臺前,而身後站着的喜兒正忙着給趙夫人梳頭。趙夫人聽得腳步聲,轉了頭,側身看着趙貞進來,見她手上還拿着一個梨子,便笑問:“可是碰着你爹了?”
    雖沒睡多少個時辰,但昨日已沒有回官署辦事,今天是如何也得出門的,只出門前被趙夫人塞了幾個梨子。
    “阿爹還哄騙我,說是一早讓人摘下來的梨子呢!真是了不得,這明明是前天吃了朝飯後,我與谷芹在院子裏摘了送來給孃親的,我一看便知。”
    趙夫人笑着摟了摟她,又摸摸她的丫髻,“就你聰明。呀,似乎長高了一點。”
    說起來,趙家三個孩子都是未足月的。趙泠自是有水分在,未足月怕是假的。而趙貞只在趙夫人肚子裏呆了七個多月,小時候也似如今的趙陽羽,成天病怏怏的,趙夫人那時候終日憂心養不活她。如今雖看着如常人無疑,但個頭較她身邊幾個同齡的丫頭要小些,要是與趙泠站在一起,那就更是沒法比了,像是比趙泠小了好幾歲一般。
    “真的嗎?”趙貞自是對自己短小的身量不滿的,摸摸自己的頭,又拉了身後的穀雨來比劃,扁了扁嘴,不滿道:“孃親也哄騙我,哪裏有長高?”
    趙夫人聽了只是笑。趙貞見趙夫人精神頭不太足,便看了一眼牀榻,挪了小步子走過去,拉住了正在收拾牀的平兒,脫了外衫,爬上牀鑽進了被子裏,又側身拍了拍一旁的位置,“也無甚大事,不若孃親陪着女兒再睡一會兒吧。”
    喜兒也知道趙夫人昨夜睡得少,且還是強撐着起來送趙逸明出門的。見趙貞如此行徑,便也知道是她要體貼自己母親呢,當即便拆下趙夫人頭上的髮簪和釵子,道:“小姐有令,夫人該是莫敢不從纔是。”
    “你這鬼靈精。”趙夫人自是應下,脫了外衫躺到趙貞身旁去。
    趙貞側着身子摟着趙夫人的胳膊:“孃親,我聽說方姨娘走了,那她還會再回來嗎?”她一大早就聽說昨夜方洪生來過,料想昨夜定是發生不少事,便跟趙夫人打聽一二。
    “你又知道了?”
    “我是這府上的小姐,自是什麼都知道纔是。”趙貞卻傲氣得很。
    趙夫人出嫁前在家中也是如此,家裏的事沒有不知道,故聽趙貞如此說,也很吃這一套,果然不計較,“不會回來了。”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