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二十一章 強殺入道

第二十一章 強殺入道

    這小丫頭,思想太不純潔了。
    只饞人家的身子。
    雷鳴看了看小蝶嬌羞的臉龐。
    低了低頭,兩腿抖了抖。
    力量強了,真他狗太陽的不是好事兒。
    “回去睡吧,我去溜達溜達!”雷鳴無奈開口。
    “大半夜的,少爺你要出去溜達?”小蝶一怔,就是滿臉的難以置信,“少爺,莫非要去青樓?那可不是好地方,再說,再說家裏不是還有~~還有人家嗎?”
    聲音嬌滴滴婉轉。
    雷鳴以手扶額。
    念頭轉了轉,他就知道,以後行事要想瞞住這個小丫頭難了。
    也罷!
    他伸手給對方來了個公主抱,在低聲驚呼聲中,一躍而去,等停下來時,已經在千里開外的一座峯頭上了,就將小蝶放了下來。
    “少爺,這、這……!”小蝶滿臉的呆滯。
    “我虛弱九年,大部分時間躺在牀上,是在修煉一門祕法,如今玄功有成,放眼世間,也是巔峯強者了!”雷鳴簡單的解釋道,“以後不用擔心我的安全了!”
    “少爺,我有些迷糊!”
    “迷糊點好!記住了,你知我知,不許告訴他人。”
    “爲什麼?”
    “我太強了,年紀太小了,懂?”
    “不懂!”
    “不懂就牢牢的記着!”
    “好的少爺!”
    “乖!”
    “那、那少爺,以後您保護我吧!”
    “嗯?”
    “人家怕黑!”
    “噗……唉,我也想啊,可我太強了,懂?”
    “不懂!”
    “看好了!”
    雷鳴握拳,凌空打了出去,遠處的一座峯頭直接被轟碎。岩石滾落,驚起無數的飛禽野獸。
    他又撿起一塊石頭,輕輕一握,就粉碎成末:“懂?”
    小蝶一個哆嗦!
    吟吟吟!
    頭頂上,一頭飛禽疾馳而行,展開的翅膀足有十餘米長,看到他們兩個就俯衝而來。
    “呀,少爺,有妖獸!”
    小蝶回過神來,下意思的就擋在了雷鳴身前。
    “淡定!”雷鳴拍了拍她的肩頭,然後道,“看好了!”
    他屈指一彈,俯衝下來的鳥頭就怦然炸開,又隨手一揮,就是狂風呼嘯,將被殺的飛禽捲到了遠處。
    “少爺~~!”
    小蝶震驚,回頭看向雷鳴,一雙眸子,比星辰還要明亮。
    “今晚有事兒,先回去吧,改天帶你到天涯海角轉轉!”
    “真噠?”
    “假的!”
    “少爺騙人!”
    雷鳴又抱着他返回,速度稍微慢了慢。
    兩側的景色卻依然模糊不清。
    “若是帶着閃電,我這豈不是閃電俠了?”
    雷鳴古怪的想着。
    可想到修煉出的雷屬性真氣,腳下一頓,力量稍微泄露了幾分,就出現了一個深坑。
    “那個經常被普通人虐的閃電俠,我這一根指頭就能滅了!”
    搖了搖頭,就返回了家中,讓小蝶回屋睡覺。
    “我不!”小蝶搖頭,“我要修煉,努力修煉,日日修煉,夜夜修煉,爭取早日趕上少爺!”
    “隨你吧!”
    雷鳴望着深夜,神色古怪。
    那邊竟然才動手。
    噗……!
    悄無聲息間,玉王府別苑中的侍衛一個個倒下去。
    黑暗中的劍影,都是一擊必殺。
    很快,三道人影就殺到了主臥外面。
    “有刺客!”
    陳老率先察覺到了不對勁,來到外面大喝一聲。
    侍衛驚醒,紛紛趕來,卻只剩下十二位。
    對面三道人影一步步走來。
    陳老心沉谷底,等看清面容後,臉色大變:“馮剛,馮強,馮金,想不到你們三兄弟會出手,刺殺皇室血脈,此乃大忌,一旦消息傳出去,你們三個將自絕於炎國!”
    “不能呆在炎國,不是還有雪國,晉國,雲國嗎?更遠處,萬國林立,宗門遍地,又豈能沒有我們兄弟立錐之地?”馮剛笑道,“再說,我們三兄弟既然出手了,你以爲玉王還能活着?”
    “爲什麼?”陳老大皺眉頭,“以你們的身份,根本不必蹚渾水,那位也沒有資格命令你們。”
    “唉!”馮剛嘆息一聲,“我們三兄弟雖然也都入道了,可年歲卻也大了,沒有好的功法,沒有修煉資源,此生無望更進一步,就想着在這人間謀一場富貴,創建一個百年世家。陳良,你自斷一臂,立誓此去隱居,我可以做主放你一馬!”
    “我都這一把年紀了,還在乎生死?”陳老手握長劍,看到玉王出來,就喝道,“王爺,快走,我擋住他們!”
    “走?往哪裏走?在我們兄弟面前,小小縣城,就是千里坦途!既然你想死,那就成全你,先殺你,再殺玉王,出手!”
    馮剛冷笑一聲,就殺了過去。
    馮強和馮金兩人也瞬間出手,這一次沒有隱藏,頃刻間,劍氣就瀰漫整個庭院。
    “王爺,走、走、走,快走!”
    玉王的兩個貼身護衛還沒有全部恢復,只是此時卻也只能頂上。
    另外的護衛上前抵擋。
    可頃刻間,就全部被殺。
    “我又能去哪裏?”
    玉王苦笑一聲。
    這次出來,他帶的人本來就不多,而對手卻強的可怕。
    “王爺,求救!”
    陳老很強,卻也被馮剛纏住,根本沒有能力相助,看着一個個侍衛被殺,心中一痛,就大聲提醒!
    玉王一怔,回過神來,就衝高空抱拳急促道:“求前輩出手!”
    “跪下!”
    陳老逼退馮剛,橫空挪移,將馮強和馮金的劍氣阻擋住,卻也被轟退,同時怒喝一聲。
    玉王一顫,當場跪下,高聲道:“求前輩出手!”
    “強殺!”
    馮剛臉色一變,出手更加凌厲。
    三兄弟十分默契,頃刻間,不但將陳老轟退,還在他身上劃開了幾道口子,鮮血流出,染紅了衣衫。
    “叩頭啊!”
    陳老絕望叫道。
    “好、好!”
    玉王驚慌,連忙跪拜叩首,短短時間內額頭就見血了。
    馮剛心驚肉跳。
    能讓一國王爺跪下求救,隱藏的人物該有多強?
    一咬牙,就繼續出手。
    卻在這時,他的頭顱怦然炸開。
    馮強和馮金也是如此。
    三位入道強者,轉眼間被轟碎了頭顱,慘死當場。
    重傷的陳老鬆口氣,就跪下來大禮拜謝。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玉王再次道謝。
    死裏逃生,他不禁後怕,可心中的戾氣也滋生而出。
    一道聲音傳了過來,好似從極遠之處,滄桑之中有着帶着無盡的淡漠:“給我一個你們繼續留在縣城的藉口!”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