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十八章 誅心:這幫子惡鬼

第十八章 誅心:這幫子惡鬼

    城北五十里,有兩山夾一溝,這是通往唐河縣的近路。
    在右側山峯上,住着一窩匪徒,專門劫掠過往商客。
    夜幕降臨,篝火熊熊。
    鐵架子上的烤羊滴答着油脂,濃郁的香氣勾引着饞蟲,旁邊圍坐着一位位赤膊漢子,在中間卻坐着一位滿臉鬍鬚的中年人。
    喝了一碗酒,一人詢問:“大哥,這次爲啥要趕盡殺絕?雷家每年給我們上供不少,這樣一錘子買賣,很不划算啊!”
    “是啊大哥,劫了也就劫了,爲什麼還將人全都殺了,這不是逼雷家以後不走這條路了嗎?”
    又有人詢問。
    中年老大將酒碗扔到遠處摔成了粉碎,又拿起匕首割了一塊肉吃了下去,這才道:“我也不想,可雷家暴露的財富太驚人了,建造奢華酒樓,打造煙雨樓湖心島,源源不斷的金磚,耀眼啊!平安縣城內外,本已經被收颳了三層地皮,誰曾想還隱藏這樣的驚天財富?那就搶過來,奪過來,在這裏的任務也就基本結束了!再留下來,也沒有了任何意義。”
    “終於要離開了嗎?在這裏雖然自由,可整天窩在山裏面,太過憋屈了!老大,既然要走,那兄弟們就去搶些女人,臨走前好好的樂呵樂呵!”
    “對啊老大,這纔是我們山匪本來要做的事情!哈哈,多搶一些,每個兄弟分配幾個怎麼樣?”
    衆人紛紛激動的嚷嚷道。
    “好!”老大當即贊同,“這兩天就盡情的樂呵,然後滅了雷家,帶走他們的財富!”
    “果然啊,匪徒沒人性,都該殺!”
    一道聲音突兀的響起,讓圍坐着的一羣人一怔,紛紛率掉酒碗,抓起了身邊的斬馬刀,警惕的看向了一旁。
    在幾米開外,不知何時出現了一人。
    正是趕來的雷鳴。
    他從父親口中得知家族生意被劫,人員被殺,就心中暴怒,趁着夜色趕了過來,正好聽到他們所言。
    心中殺意,不自覺的沸騰。
    “那幾個孬貨,被人摸到了山上竟然沒有發現,等一會非抽他們不可!”匪首哼了一聲,就看着雷鳴道,“兄弟,哪個道上的?要不要坐下來喝一杯?”
    “聽你們剛纔所言,應該不是真正的匪徒?又和侯縣令勾結,你們究竟是什麼身份?”雷鳴不急着動手,而是問道。
    “出手!”匪首眼睛一眯,毫不猶豫的下令。
    唰……!
    頃刻間,就有四人就圍攏上來,刀光斬下,十分兇狠。可下一刻,就見雷鳴屈指一彈,壓縮空氣形成了無堅不摧的可怕攻擊。
    好似在同一時間,四人一顫,眉心之中,全出現了一個窟窿,前後通透,然後就是紅的白的流了出來。
    雷鳴手指彈動,包括匪首在內的另外十幾位匪徒,四肢紛紛被洞穿,倒地不起,慘叫連連。
    其它各處的匪徒紛紛趕來,也步了後塵。
    他來到一人身前,一腳踩住了胸口,輕聲問道:“告訴我你們的真實身份?”
    “要殺要剮爺不皺一下眉頭!”
    聽到這樣的回答,雷鳴腳下使勁,直接將胸口踩碎,然後來到了第二人身前,同樣踩了下去。
    在他腳上,還沾着鮮血:“告訴我你們的身份?千萬不要說,你也不皺一下眉頭!”
    “殺了我們,你也活不成,必死無疑!”
    這位的骨頭不但硬,反而威脅了起來。
    雷鳴笑笑,一腳踩死。
    目光一掃,他發現掙扎的匪徒,有些視死如歸,有的目光躲躲閃閃。
    最終,他踩住了匪首:“說不說?”
    “你究竟是什麼人?殺了我們對你有什麼好處?只要饒過我們,這些年積攢的財富全部都給您!”匪首連忙說道。
    “不說嗎?”雷鳴輕笑,低頭道,“你現在只是一個人人喊打的匪徒,你若死了,誰會在乎?你背後人爲了名聲會不會割裂和你的所有關係?你相信他們還會眷顧着你的親人?你死了,你爹孃白髮人送黑髮人,老無所依,最終孤苦而死;你的老婆會躺在別的男人的懷裏,對了,那個人很可能是你的死對頭,住着你的房子,躺在你精心準備的牀上,然後睡着你的老婆,花着你的錢,打着你兒女,嘖嘖嘖,你的這些堅持,值嗎?”
    “你、你、你是惡魔!”匪首眼睛紅了,渾身顫抖。
    “你現在是匪徒,人人喊打,一旦暴露出去,就是親朋都會和你割裂關係,更別說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了,不斬盡殺絕,就已經算他們有良心了!”雷鳴又道,“你說出來,至少有可能我把他們全部殺了,你的家人不受牽連!”
    匪首咬碎了牙齒,卻不發一言。
    “好言難勸該死鬼!”雷鳴毫不在意道,“你的家人生活的肯定會很好,畢竟你在這裏做無本買賣,到處劫掠殺人,享受了你帶來的好處,等你死後,自然會受到你的牽連,受苦受難。這就叫做,享受了,就要承受!”
    咔嚓!
    雷鳴不再給他機會,一腳踩死。
    沒了首領,也見他手段兇殘,說的又讓人毛骨悚然,又踩死幾個之後,終於有人承受不住道出了實情。
    得到想要的答案,就全部踩死。
    留命?
    想的太多了!
    在草上蹭了蹭鮮血,擡起頭看了看,明月纔剛剛露頭。
    轉了一圈,雷鳴發現山上關着很多蓬頭垢面的女人,心中一嘆,並沒有出現她們面前,而是找到了幾封書信,打開看了看就放在了大廳中。
    一躍而去,消失在夜色中。
    不久,另外兩波匪徒也被他盡數打殺。
    縣衙內。
    忙碌了一天的雷虎剛剛又巡視一圈返回。
    “今天都給我打起精神來,輪班巡視,那個地方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雷虎交代一聲,就揉了揉眉心,暗罵:狗屁的王爺,吃飽了撐的,竟然來到了縣城遊玩,還大張旗鼓的宣揚出來,狗太陽的,沒事找事!
    對他而言,做好了沒功勞,做不好就可能掉腦袋。
    這時,他耳朵一動,聽到了細若蚊吟的聲音,先是一怔,繼而激動的微微躬身。
    片刻後,他閉上了眼睛,睜開之後,臉上閃過果決之色,就低沉道:“王六,賈科,杜磊,帶着我們的人,走!”
    “老大,這麼晚了,還有事兒?”王六湊過來小聲問道。
    “帶着我們的老兄弟,就說是繼續巡查!”雷虎的聲音更低。
    王六眼睛一亮,點了點頭。
    幾人出去,片刻後,就集合了十餘人悄然沒入了黑暗中。
    城北山上。
    雷虎看到一地的屍體,頭皮發麻。
    又在大廳中找到了幾封書信,心頭狂跳。
    “那位前輩,肯定就是老三的師父了,沒想到聽說我雷家的商隊被劫,就主動出手,橫掃了這幫匪類!”
    “還讓我帶着書信找玉王!”
    “這是讓我賭!”
    “應該也是看玉王的態度!”
    雷虎眸光閃爍。
    “老大,發現了很多錢糧,非常非常多!”王六走了過來,低聲道,“還有被關押的女人!太慘了,真的太慘了,這幫子惡鬼,真該下地獄,我艹他大爺的!”
    “金銀錢票,都給我帶走,是咱們兄弟的了!”雷虎交代,“其它的都放着,上交!你們將頭砍了帶回去,還有那些女人,也都帶走,先暗中安排,不要大張旗鼓,否則她們以後不尋短見也會一生受人指指點點!”
    “唉,老大,聽你的!”
    “嗯,去吧!我有事先返回,你們安排妥當之後,記住,千萬記住,不要返回縣衙,直接來玉王府!”
    “老大,這……!”
    “聽我的!”
    “好!”
    雷虎安排之後,就匆匆而去。
    如今他修煉的是太虛真功,已經達到了練氣八層,實力不俗,沒多久就返回了縣城,來到了如今被大肆宣揚的玉王府別苑門前。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