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乾坤爭渡
隱藏 顯示工具欄

1178 青年聚會

1178 青年聚會

    哭聲漸漸消失,整片大軍都很安靜了,黑壓壓,無聲的向着帝關方向走去g。
    就連那些強大的兇獸都不咆哮了,沉默而歸,一些巨禽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陰影,朝着前方而去。
    這種無聲,這種沉默,顯得壓抑。
    每一次從關外回來都會如此,成片的修士凋零、逝去,戰死關外,這是一種無可迴避的殤與痛。
    大軍走進混沌霧靄中,來到浩瀚第一雄關前,人們依舊沉默着,靜靜等待進城。
    哧!
    一道仙光灑落,籠罩了衆人。
    當即就有個別生靈慘叫,直接化成了灰燼,連抗爭一下都不能。
    那是異域的生靈,藉着這次大戰混到大軍中,想要入關,但很可惜跟歷次一樣,不能過關,被城中的一口古鏡照中後現出原形,灰飛煙滅。
    接着,莫錚等人覺得自身被瓦解,進入一條奇異的通道內,還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就陷入通道深處。
    在此過程中,他覺得血液轟鳴,神魂印記在劇震,像是在跟帝關共鳴。
    他知道,這是探查,任何一個進入帝關的生靈都會被嚴格審視,只有不久前從這裏出關的人才能允許進入。
    在他們踏上征程時,就已經在這裏留下各自獨自的氣機。
    帝關古老而神祕,能夠屹立萬古而不倒,自有其道理。
    不久後,他們進入城中,結果發現到處都是身影,全都緊張的盯着這個方向,都是各大族的人,翹首盼望族人迴歸。
    很明顯,在這個過程中註定會充滿傷悲。
    在莫錚離去時,聽到了身後撕心裂肺的哭嚎聲,有婦孺、有老弱病殘,在這裏等待親人迴歸,結果卻迎來噩耗。
    莫錚遠去,這裏沒有人等他,因爲莫族太弱小,沒有資格來這裏。
    “嗖!”
    一個金色的身影衝來,落在莫錚的肩頭,跟他一起迴歸。
    “痛快,殺了很多敵人,只是沒有遇到什麼大魚,而且一個老頭始終站在我身後,生怕我跑丟,晦氣!”通天蟻說道。
    莫錚啞然,他知道,一定是城中的超級高手在保護小通天蟻,怕它還爲成年就戰死在關外,那損失太大了。
    因爲。十兇的後代等,若無意外,將來註定要成長爲無敵者。
    異域大軍,先一步歸回。
    好戰種族都很鐵血,哪怕戰死了,也只是當時悲慟,事後依舊會很快冷酷起來。
    異域,廣袤無疆,領地太過浩瀚了,比之九天十地還要大很多倍。
    各族迴歸後。都是通過超級傳送陣前往各自族羣的領地。
    但是也有極少的一部分,直接呼朋引伴,前去聚會,這一次年輕一代的相聚,更是非同小可。
    “去請人,將我輩最強天才都請來,若不能除掉古牧,實在是一種恥辱,我界年輕一代豈能不如他人!”
    大漠一戰,武天王都敗了,讓很多年輕的異域生靈心中震撼,同時無比憂慮,被一個人族戰敗。令他們不服不甘。
    尤其是武天王的一句話,古牧已然在年輕一代不可敵,這驚動了很多人,讓同輩者都紛紛關注這件事。
    “能不能前往傳說中的那幾個古地。請帝族的人出世?”
    這句話一出,年輕一代不少奇才震驚,古牧有這麼可怕嗎。需要驚動帝族?
    “慎重,帝族塵封,不出世,而一旦有人走出古地,肯定要霸尊世間,十方皆拜,再也無我輩的機會了!”
    不管怎樣說,莫錚在異域年輕一代成爲了名人!
    在大漠一戰中擊敗武天王,吸引了異域各族年輕強者的目光,已視他爲一座攔路大山,必須要拔掉。
    “師傅,你……活着回來了!”部落村口,阿年遙望到遠處走來的一道身影,忍不住驚喜大叫。
    一羣孩子聞聲,全都飛快跑來,吃驚而又高興的看着他。
    “大哥哥,你真厲害,聽說這次大戰很慘烈,你卻安然無恙,一點傷都沒有,好開心!”一個小女孩叫道,紅撲撲的小臉上露出純真的笑容,但緊接着又哭了,因爲不久前她才失去父親,想到了他。
    部落中的人都出現了,看到莫錚都很高興,露出淳樸的笑容,有人過來拍他的肩頭,有人送上一大碗烈酒,還有人遞上一塊毛巾,讓他擦去塵沙。
    “回來就好,活着就好……”老人聲音有些發抖,他最怕的就是迎接戰士迴歸的時候,因爲每次都要聽到噩耗,族中的強者大多都是殞落而歸的。
    “孩子,快吃一些肉脯,恢復些體力吧。”也有一些中年女子走來,帶着和藹而親切的笑容。
    莫錚謝過他們,在這裏感覺到了一種溫馨,有種回到了家的感覺。
    他在這裏住了下來,沒有離開的打算,準備將這裏當做唯一的落腳地。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莫錚沒有出去,在部落中教導孩子們修行,並且自己也在揣摩大道之路,半閉關。
    他在等待,再次出關時,他的目標就將不止是戰場了!
    又過了數日,這個地處山脈間、很少有人關顧的小部落,有人拜訪,送來一封書信。
    “古牧在這裏嗎?住的真偏僻,居然在這片古牧山中。”來人小聲嘀咕。
    “你是什麼人,有何事?”少年阿年迎了上去。
    “我找古牧,爲他送來一封請柬,三日後,帝關中有一個聚會,被請的人都是年輕一代的絕頂人物,皆是各族的精英。”
    “什麼聚會?”嗖的一聲,一個金色的身影衝來,直接落在信封上,嚇了送信者一大跳。
    “如今都在忙着修行,哪有什麼時間聚會。”通天蟻撇嘴。
    “這次聚會很不一般,是當世年輕一代中的領軍人物,一個個都超凡入聖,相聚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來人說道,按照他的說法,未來將是這批人主掌人世沉浮。
    “在九天上時又不是沒有見過!”小螞蟻不耐煩。
    “這次可不僅是九天上的修士,還有帝關中各族的最強傳人,更有無敵者的後代,以及真仙的後裔,他們從未去過九天。”來人解釋,很明顯,非常希望莫錚能前往。
    “無敵者的後代,那是什麼人?”通天蟻咕噥,並不是很在意。
    尤其是,它都直接將真仙的後裔忽略掉了,問都沒問。
    送信的修士臉上掛不住,在那裏提醒,道:“還有真仙后裔!”
    “真仙后裔很了不起嗎,我又不是沒有見過,什麼許如清、韓君這些不都是來自長生家族、也就是真仙的後人嗎?”通天蟻撇嘴。
    “呃,那些人你們沒有見過,屬於帝關中三個長生世家。”來人擦汗,第一次遇上這麼大咧咧的螞蟻,連長生世家的傳人都不放在眼中。
    “後裔?又不是真仙親子,我連許印這個真正的仙娃都見到過,對那些後裔自然沒有什麼興趣。記得一年多前,我們還去許家戰過一場,許印神神叨叨的,的確比他那些子孫可怕!”
    送信的人聽到這些話後頓時無語了,遇上一個什麼妖怪?就這麼不待見長生世家嗎,連帶着將許印都給損了一頓,還仙娃,有誰敢這麼稱呼一個活了無盡歲月的老怪物?
    “噤聲,小聲點,不然的話,你將大禍臨頭!”送信者一邊擦冷汗一邊勸道。
    “你不認識我?”通天蟻詫異。
    遠處,莫錚走來,他真是一陣無言。送信的人拿真仙后裔在小通天蟻面前顯擺,那還真是有些差距。
    除非真仙親子,不然怎麼能跟這隻金色的小螞蟻比高低?這可是十兇的親子!
    當年,十兇中的通天蟻雖然不是仙王,未得那一道果,但是真實戰力絕對不弱,近乎到了那股層次。
    “你……是誰?”送信的人狐疑,看向信封上的金色小螞蟻。
    這信封還被他持在手中呢,結果突然蹦上來一隻螞蟻,現在又這樣一副口氣。讓他有點摸不着頭腦。
    小螞蟻斜睨他,道:“你這娃不厚道,故意忽視與擠對我,對不?”
    來人擦汗,不久前這螞蟻還稱許印爲仙娃呢,結果現在又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稱呼他爲娃,他還真是要暈了。
    “我剛出關,最近幾年一直在修行……”送信的人說道。
    莫錚走來,一聽就笑了。道:“這是通天蟻,十兇的親子。”
    “這……啊,我……走了!”送信的人落古牧而逃,其實他還真想好好觀察一下傳說中的通天蟻,但是想到它將許印都稱呼爲娃,立即如火燒屁股,不敢跟它深談下去了,實在被嚇住了,生怕它到時候再說出什麼驚世駭俗的話。爲他惹來大禍。
    跑到村口時,他又停下,將信交給了部落中的孩子,而後扭頭就逃。實在是有點慌神了。
    “三天後,碧落湖……”莫錚看過請柬,輕聲自語,將它隨手丟在了一張木桌上。
    “我出關了,聽聞你去大漠中幹了一場,所獲甚豐。又殺了兩個王族強者?”布凡跑來。
    他跟莫錚所在的部落只有一條大河之隔,在另一族中,是離莫錚最近的一位熟人。
    聽到他的喊聲,莫錚滿腦門子黑線。。。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