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超神妖孽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2771章 全文完【新書,萬古最強宗】

第2771章 全文完【新書,萬古最強宗】

    
    一扇巨大的門出現在鴻蒙之境,瞬間吸引了所有大能的目光,但不包括在戰場交手的強者們。
    那刻,無論在潛修,還是在閉關的大道之巔都飛了出來,懸在半空,雙手顫抖着望着那扇氣勢磅礴的大門,目光泛着激動。
    只要跨入武道巔峯層次的強者,在修煉的歲月中,總能感覺到,好像有一扇門擋在面前阻住了前進。
    他們想去推開,但每每站在面前,就猶如螻蟻一樣渺小,甚至沒勇氣去伸出手。
    這本是一種存在於心中的感覺,很不真實,很飄渺。
    但現在呢?
    那扇似真似幻的門,竟然如此真實的出現了!
    “刷!刷!”
    頃刻間,鴻蒙之境的所有大道之巔全部飛了過去。
    他們站在門前,所透發的氣息和那威嚴之勢比起來,同樣渺小的猶如螞蟻。
    “盤古。”
    奧利匹克神殿的主神宙斯,愕然道:“這門怎麼出現的?”
    盤古皺眉道:“或許是被某種力量牽引的。”
    某種力量?
    衆人面面相覷,表示難以理解。
    太武始終低着頭,好似在掐算什麼,稍許,驀然擡頭,看向上空戰場,呢喃道:“那小子牽引出來的?”
    那小子?誰?
    諸多大能更是一臉呆滯。
    盤古似乎也推算到了什麼,道:“嘖嘖,你徒兒可不得了呀,竟然將我等心中始終存在的永恆之門給牽引出來了!”
    “咻!”
    太武起身飛上去。
    盤古和釋迦摩尼跟進。
    宙斯和其他大能雖然不解,但也飛了上去。
    他們其中也有人知道,戰場上有三清道人和亞瑟王這樣的大能在交手,想看看打成什麼樣了。
    身在東大岸的雅典娜和波洛斯也飛向了戰場。
    整個鴻蒙之境所有大道之巔全去了。
    而在三清大陣前的多方陣營,也看到了那扇門,也看到了諸多大能,但也沒去理會,繼續廝殺着。
    一,上面沒停戰命令。
    二,他們也不是大道之巔,難以明白,那扇猶如永恆的門,對頂尖強者有多麼大的誘惑。
    “殺!”
    “殺!”
    在諸葛錦的指揮下,五百萬大軍猶如潮水般席捲而去,與西南兩岸大軍展開最爲震天動地的廝殺。
    這一戰,可以稱之爲鴻蒙之境最強的交戰。
    無論勝負如何,都將名傳萬古,成爲難以被遺忘的戰役。
    “殺!”
    “殺!”
    縮在三清大陣的東方陣營武者,被援軍的強勢震撼,最後在花洛璃等人帶領下殺出來。
    靈族士兵人數少,有東方陣營的幾百萬加持,兵力上也做到了旗鼓相當。
    轟!轟!
    能量閃爍,光芒萬丈。
    那天、那地,在廝殺中顫抖,那血雨噴濺,彷彿將一切渲染成赤紅色!
    ……
    上空的戰場。
    諸多大能紛紛飛了上來,驚愕發現,存在於四周的道意,正在向同一個位置匯聚。
    “刷!”
    太武和盤古先一步飛去,諸多大能急忙跟進,很快就看到置身於那片區域的雲飛揚。
    “呼呼!”
    他周身有着磅礴道意加持,整個人透發出和永恆之門一樣厚重的氣息。
    “這……”
    衆人瞪大了眼睛。
    “哈哈哈!”
    太武大笑起來,道:“吾徒兒在匯聚道意,下面的永恆之門,便是他牽引出來的!”
    盤古驚歎道:“竟然可以將別人的道拿來借鑑,這實在匪夷所思!”
    釋迦摩尼凝重道:“此子的道意在瘋狂提升,似乎有推開那扇門的可能。”
    本來還很迷茫的各路大能,聽到三人所言,頓時明白了什麼,目光中的震驚愈發強烈。
    武道、武技什麼的,可以拿來借鑑,但去借鑑別人的道,這絕對駭人聽聞啊!
    諸多大道之巔就那麼站在遠處,靜靜看着雲飛揚攝取道意。
    但是,也不知過了多久,雲飛揚周身道意提升的強度開始減緩,呢喃道:“到極限了嗎?”
    徐徐睜開眸子,道意從眸瞳釋放,整個人好似明白很多,但又好像什麼也不懂。
    “師尊。”
    雲飛揚道:“徒兒窺探到了什麼,將存在心中的門給召喚出來了,但對道的領悟還不夠。”
    “還不夠?”太武嘴角抽搐。
    這戰場上有數百名大道之巔,供他參悟道意,竟然還不夠,那就有點崩潰了。
    外界。
    隨着雲飛揚停止攝取道意,那扇恢宏無比的大門,開始輕微顫抖起來,並漸漸虛化,好似又要消失。
    “不好!”
    盤古察覺到了,道:“永恆之門要消失了!”
    雲飛揚道:“一定是我對道意的理解還不夠深刻,請諸位將道意釋放出來,供我窺探,以便能更好的穩住那扇門!”
    這要換做以前,知道此子可以竊取自己的道意,大傢伙肯定會防備。
    現在不同了,因爲那扇門快消失了!
    這種存在心中的永恆之門,今天好不容易出現在鴻蒙之境,或許和大道永恆有聯繫,怎麼能讓它再走掉。
    “呼呼!”
    思考之際,太武已將自身道意釋放出來,瞬間充斥在戰場內,盤古和釋迦摩尼也沒猶豫,將自身道意釋放出來。
    宙斯等人在稍作猶豫後,也將道意激發出來,只是片刻,戰場內再次出現數百種不同威勢的道!
    有了更多道意,雲飛揚再次瘋狂攝取起來,並對衆人的道進行舉一反三,自身對道的理解也在不斷提升。
    那本來要泯滅於虛空的門,好似有了巨大能量加持後,再次變得實質化,並堅挺立在天地間。
    不過。
    這需要足夠時間來穩固。
    所以雲飛揚始終堅持不懈的參悟。
    諸多大能在窺探到大門又實質化,也開始提供大量的道意供他吸收。
    來自鴻蒙之境,所有頂尖大能的道意,讓其借鑑,畫面堪稱驚世壯觀!
    正在戰鬥的三清道人和亞瑟王等人也意識到了,紛紛停止戰鬥靠過來,滿心的不解。
    “別傻站着,快把道意釋放出來,供我徒兒借鑑,來穩住外面的永恆之門!”太武催促道。
    借鑑?
    永恆之門?
    三清道人和亞瑟王他們一臉茫然,但將仙念瀰漫下去,看到氣勢如虹的大門,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是……永恆之門!”
    “我的天,怎麼會突然出現在蒼穹間?”
    “難道是和此子攝取道意有關?”
    恩克斯和撒旦等人驚道。
    稍許後,他們齊齊釋放道意,希望助雲飛揚能夠穩固下來那扇始終在追求的永恆之門!
    時間流逝。
    一年,兩年……
    雲飛揚始終在攝取諸多大能的氣息,對道的理解也愈發深刻。
    但是!
    並沒有突破大道永恆的絲毫跡象。
    “奇怪。”
    “這麼多道意供我參悟,供我去領悟,爲何最後一個層次還是難以觸摸到?”
    雲飛揚將這個疑惑,傳音告訴師尊。
    太武考慮稍許以後,道:“徒兒,如果爲師沒猜錯的話,你攝取衆人的道意,雖不能突破大道永恆,但可以推開那扇通往永恆的門?”
    “師尊。”
    雲飛揚道:“那扇門,我能推開?”
    太武道:“繼續攝取道意,當攝取到極致,將永恆之門穩固下來,試着去推開它。”
    “嗯。”
    有了師尊的解惑,雲飛揚繼續開始參悟道意,雖然始終無法邁入大道永恆,但實力卻再慢慢提升。
    這時候的他,甩開了很多老資格大道之巔,已經可以和師尊、盤古他們齊肩了。
    可惜。
    之後無論如何攝取,都再難提升。
    只能一門心思的去穩固那扇永恆之門,讓他徹底立在天地間而不會消散。
    這需要時間。
    但是,在場大能可以等,哪怕等個十年、百年、千年都無所謂!
    ……
    三年後。
    東方陣營的戰爭停止。
    西南兩岸八百多萬士兵死了七七八八,最後只能無奈退守海岸線。
    諸葛錦豈會就此罷休,在短暫休整後,率軍殺來,並將他們凝聚的防線一步步攻破,最後都追殺到海上了。
    西南兩岸的潰敗,代表着這場持續十多年的戰爭宣佈結束。
    東方陣營雖然損失慘重,但還是保住了三清大陣。
    當東大岸勝利的消息,在鴻蒙之境傳開,諸多武者震驚不已,畢竟那是大逆境,竟然也能翻盤!
    而突然出現,表現非常強悍的靈族士兵,更是成爲衆人議論的焦點。
    “娘!”
    “碧謠!”
    某日,雲無憂來到了三清大陣外的山峯上,看着幾萬年沒見的母親和妻子,情緒再難控制的哭了起來。
    林芷溪看到兒子後,冰冷的臉上終於浮現出微笑。
    李冠儒沒跟着,因爲經過艱難的尋找終於在南大岸找到了自己的父母。
    ……
    戰爭結束的第二年,諸葛錦等人對鴻蒙之境有了足夠認知後,在東方陣營強烈建議下,出動二百萬靈族士兵,向東方海域行去。
    這是要去日出之國。
    先前戰爭,是他們挑起的,如今安頓下來,自然要給他們一點教訓。
    幾年前被抹殺的士兵,是日出之國精銳,島上的士兵數量雖然有不少,但當靈族士兵和東方陣營殺上岸後,頓時被虐的土崩瓦解。
    “呼呼——”
    生存在日出之國的島嶼,被無情地火焰焚燒。
    不出幾個月,有關這個盛產海盜,又野心勃勃的陣營被滅後,整個鴻蒙之境無不拍手稱快。
    然而。
    戰爭還沒有結束!
    滅掉了日出之國後,諸葛錦馬不停蹄前往北大岸,並在一年後,全滅冥王剩餘大軍,然後轉道前往西大岸滅掉了惡魔軍團。
    解決掉這些趁火打劫的勢力後,她將目標放在西大岸上,有攻破天堂的打算,但尚未動手的時候,雲飛揚從戰場飛掠下來,最後停在永恆之門上。
    “刷!刷!”
    太武等人也跟了出來。
    頃刻間,幾百名大道之巔齊聚在門前。
    這其中有沈昊、也有沈天行,也有云氏先祖,只要是大道之巔的強者全在場。
    整個鴻蒙之境的武者紛紛擡頭看去,驚愕的發現,站在門前的年輕人,周身透發的氣息,竟然和大門有着不分伯仲之感。
    “徒兒。”
    太武道:“去試着推開它吧。”
    “呼!”
    雲飛揚深呼一口氣,然後邁步走上前,最終站在大氣磅礴的門前,並舉手貼過去。
    太武等人秉住了呼吸。
    “啪!”
    雲飛揚的手貼在門上,整個人頓時進入一種奇妙的境界中,呈現視野內的,是一個個凡塵、一個個界、一個個域。
    那一刻,他好像成爲了天地主宰,可以窺探遙遠宇宙,哪怕一顆不起眼的沙粒。
    “這……莫非就是大道永恆?”雲飛揚呢喃道。
    “呼呼!”
    就在此時,他憑空站在一處直入雲霄的山峯上,寒風吹來,讓他感受到無比的冰冷。
    低頭看向山峯下,能捕捉到很多正在攀爬的武者。
    那一刻,雲飛揚感覺自己像是登頂了永恆之點,以神的視角在俯視蒼生,也體會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孤獨感。
    “如果這就是永恆的話,自己站在上面,沒有親人的陪伴,又有什麼意義呢?”
    他呢喃道。
    這,不是我追求的永恆!
    “咻————”
    眼前景象再次轉變,雲飛揚出現在一個普通的庭院內,裏面有自己的妻子、父母、子女,兄弟,他們正衝着自己揮手。
    前所未有的幸福感涌上心頭,驅使他邁步走入庭院,並道:“這,纔是我追求的永恆。”
    也許是受到心境的影像,造化之戒內被永久封印的一縷殘魂自行飛到鴻蒙之境,並漸漸實質化,最後化作一個人。
    這人威武不凡,透發一股久經上位者的氣息,那雙眸子更是深邃無比,相貌上和雲飛揚有幾分相似之處!
    身在下面的破古仙帝和琉璃仙帝等人見到,齊聲驚道:“震天仙帝!”
    不錯。
    這就是當年在真武神域,有着最強仙帝稱號的震天仙帝,雲上青!
    他的肉身早已腐朽,只剩下殘缺靈魂,復活本來沒任何希望,但當兒子觸摸到那扇門,並決定了自己想要的永恆,肉身重塑,再次復活過來。
    雲上青慈愛的看了一眼兒子,然後飛向下面,落在聖瑤仙子面前,柔聲道:“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
    “夫君……”
    聖瑤現在掩口,淚如雨下。
    雲無憂激動道:“這就是我的祖父嗎?”
    ……
    嘎吱!
    就在此時,緊閉的大門突然打開,一汩汩蘊含無上道意的氣息瀰漫而來,瞬間充斥在整個鴻蒙之境,所有人感受到,精神無不爲之一振。
    “永恆之門開啓。”
    “一年後,大道之巔可進入,窺探永恆之謎!”
    一股厚重而又滄桑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甚至傳出鴻蒙之境,在所有宇宙盪漾,震撼着生靈的心神。
    “呼!”
    雲飛揚收回手,轉身笑道:“師尊,門打開了。”
    “好!好!”太武大笑道。
    盤古和釋迦摩尼等人則是目光炙熱的看向那好似漩渦的永恆之門,恨不得現在就進去,去探尋永恆之謎。
    當然。
    他們知道,聲音既然說是一年後,現在肯定難以進去,只能立在原地焦急等待起來。
    雲飛揚飛了下來,跪在了從未謀面的父親面前,道:“爹,孩兒不孝,現在纔將您復活!”
    雲上青將兒子扶起來,道:“沒了肉身,靈魂殘缺,沒有天大的機緣和造化,是難以復活父親的。”
    “無憂。”
    雲飛揚道:“快來拜見祖父。”
    “噗通!”
    雲無憂急忙跪在雲上青面前,恭恭敬敬道:“無憂見過祖父!”
    雲上青將孫兒扶起,笑容滿面。
    ……
    雲飛揚在東大岸選了一個風景極佳的地方,建造一個大院子,將父母和妻子安置在此。
    山上也開闢出一個規模宏大的宗門,懸掛着‘狂宗’的牌匾。
    至此,東大岸又多出了一個宗門,宗主爲雲飛揚,宗門長老爲羅牧和芸歷等人,並在無盡歲月後,成爲凌駕於三十六道宗的最強存在。
    太武和盤古等人始終在等。
    直至一年後,呈漩渦狀的門停止,便是一窩蜂涌進去。
    短短時間,鴻蒙之境的所有大道之巔全部進入門內,去追尋他們苦苦探索的大道永恆。
    雲飛揚立在山峯上,目送師尊和沈前輩等人離開,並沒進入永恆之門的打算。
    林芷溪走來,道:“你怎麼不去?”
    雲飛揚笑了笑,道:“我心已永恆,何必再去探索永恆之謎。”
    我心已永恆?
    這話讓林芷溪聽不懂。
    “刷!”
    雲飛揚跳過來,將她抱了起來,笑道:“其實我覺着,永恆不永恆沒什麼意義,還不如開開心心陪着你們。”
    說話間,磅礴海浪的道意爆發而出,籠罩在蒼穹的永恆之門,並將其慢慢關上,就好像這扇門,可以被他隨意支配。
    這一天。
    幾百名大道之巔進入永恆之門,唯獨雲飛揚留下,他的任務就是用接下來永恆壽元,來陪伴自己親人和兄弟。
    這一天。
    超神妖孽的故事徹底結束,送給跟到現在的讀者,三個字。
    ——全文完——
    ※※※※※※※※※※※※
    PS,完本感言。
    其實在滅掉血祖後,就已經是結局了。
    如今鴻蒙之境番外篇結束,也算讓雲大賤神更加的功德圓滿吧。
    至於有讀者建議繼續寫個神界番外篇,抱歉,因爲新書緣故,精力實在有限,一天一更讀者又炸毛,所以肯定不會再繼續寫下去。
    而且,本書遲早要結束,結束後讀者會離開,我的寫作生涯也會繼續,所以經營新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從13年寫書到如今,已經5年,超神妖孽無疑是我寫最長的玄幻文,總字數多達576W,當敲出全文完三個字,代表賤神雲飛揚的故事終結,心中也不免惆悵。
    畢竟兩年多的時間,每天起來想的是他故事,睡覺前想的是明天他的故事,猶如看着一個孩子在慢慢成長。
    花洛璃和天若琪等女,沒給個圓滿結局,其實也沒什麼必要,以雲飛揚性格,肯定會在慢慢交往中培養感情,給她們一個名分。
    再談談新書。
    這本書前幾天上架了,成績還算不錯。
    文風上繼承了超神妖孽的幽默詼諧,而且用一個地球人身份,寫起來也比較輕鬆。
    性格上君常笑和雲飛揚有相似之處,但比之更爲穩住。
    因爲從一開始就揹負了必須壯大宗門的使命,爲人處事上冷靜、果決,不像雲大賤神剛剛重生,一副遊戲人間心態。
    君常笑這個門派,有點熱鬧,匯聚了天才淪爲廢材流,大帝重生流等性格迥異的弟子,他們本來有着主角命,卻只能以配角身份,在君掌門逗比調教下一步步變強。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系統+養成門派的模式,而且更偏向於動漫風格,嚴肅中有着歡樂,歡樂中也有着熱血。
    新書名叫《萬古最強宗》QQ閱讀、手Q可直接搜索書名,或搜索筆名江湖再見。
    對。
    就是打廣告,愛看不看!
    最後,感謝大家的支持和陪伴,我們——江湖再見!
    2018年9月20日。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