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位面成神之虛空戒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50章 鳴玉坊中是非多

第50章 鳴玉坊中是非多

    
    麼麼收了銀子心中歡喜,看出辛寒是個金主,自然不敢怠慢了,說話的功夫就把酒席弄好,擺了滿滿一桌子,到是沒有爲辛寒省錢的打算。
    “公子爺,您看要不要點幾個姑娘陪着說話?”麼麼不忘本行媚笑着問道。
    辛寒剛要拒絕,一旁的韋小寶卻道:“這位大哥,您請我吃飯不知道可不可以叫上我娘,我娘唱曲兒可好聽了。”
    辛寒聽了心中暗道,韋小寶在這般環境長大,人品油滑卻對老孃孝順,對朋友也算義氣,當真難得是值得交的朋友,當即對他點點頭。
    然後對麼麼說道:“就叫上小寶的娘,其他人就不必了。”
    麼麼狠狠瞪了一眼韋小寶,認爲是他攪合了自己生意,要不然憑着這公子出手之闊綽,怎麼不叫上十個八個姑娘作陪。
    韋小寶卻不憷她,也狠狠瞪了回去。
    辛寒呵呵一笑:“好了,就這樣吧,還不快去。”
    麼麼見金主發話,自然不敢忤逆賠笑着退了出去。
    韋小寶見辛寒夠意思,有沒有瞧不起的意思,心裏倒先拿辛寒當成朋友了,見麼麼退了出去當即笑道:“我娘也不知道多久沒吃過這上等酒席了,我叫她來到不是真的唱曲,大哥不會怪我吧。”
    辛寒正色道:“當然不會,英雄不問出處,你這樣的孝子正是我輩敬重的人,雖然出身不好,但以後必定會有大出息。”
    韋小寶平日裏就愛聽些《水滸傳》《大明英烈傳》這樣的英雄故事,常常幻想自己就是那故事中快意恩仇的主角。
    此時聽辛寒一說正中下懷,心中就認爲眼前這貴公子便是最懂自己之人,當下一拍大腿:“辣塊媽媽,大哥果然夠義氣,我見大哥也是英雄了得,以後你就是我韋小寶的大哥了。”
    辛寒哈哈一笑:“英雄確不敢當,只要你心裏別把我認作一隻又肥又大的羊牯便好了。”
    韋小寶聽辛寒說出‘羊牯’二字心中一顫,他平日裏把有錢還好騙的人稱作‘羊牯’剛纔確實將辛寒看成羊牯來的,此時被點破不禁心中一虛。
    訕訕笑道:“不會,不會,大哥一看就是豪爽之人,怎麼能和那些羊牯一樣,還未請教大哥貴姓。”
    辛寒見韋小寶岔開話題自然也不會說下去,他這次來就是來和這位未來的‘韋爵爺’搭上關係的,當下說道:“我姓辛,單字一個寒,你叫我辛大哥就行。”
    韋小寶嘴上應承心中想道:“管你新大哥還是舊大哥,只要對我好就是我大哥。”
    兩人正說着話,房門敲響,韋小寶趕緊跑過去將門打開,門前站着一名三十許的婦人,姿色一般,有些風韻猶存的意思。
    辛寒知道這就是韋春花了,果然韋小寶嬉皮笑臉的對這女子說道:“娘,你看我夠意思吧,知道你許久沒吃過上等酒席,今天辛大哥請我吃飯,我可是特意叫你過來解解饞的。”
    女子被他說得臉上一紅,開口罵道:“你這小兔崽子胡說些什麼。”卻擡眼看見辛寒正似笑非笑看着兩人,心中一跳,轉而又擺出一副淑女的姿態微微萬福。
    怕叫客人瞧低了又說道:“老孃生意不知道多好,這酒席都吃膩了,要不是媽媽說來了貴客我還想再小睡一會呢。”
    辛寒站起還了一禮:“我與小寶兄弟一見如故,伯母切勿多禮。”
    “伯...伯母...”韋春花本以爲是客人點了自己的名,以爲生意上門,又見辛寒生的脣紅齒白一派富貴公子的打扮,心中極願接下這生意,沒想到辛寒卻以伯母相稱,不禁有些傻眼,難道那臭小子說的是真的,叫老孃來就是爲了讓我解解饞,這可真丟死人了。
    辛寒讓兩人入席,並讓多福兩人也坐下相陪,兩人知道辛寒脾氣既然開口必然不是假意當下推辭兩聲便也坐了下來。
    辛寒有後世的知識打底,古今中外,天南海北的軼事,民俗風情,歷史典故,信手拈來,讓幾人大開眼界,夾雜韋小寶的插科打諢一頓飯吃下來賓主盡歡,吃的興起這位未來的韋爵爺站起身來唱起那最拿手的十八摸。
    “一摸呀,摸到呀,大姐的頭上邊呀,一頭青絲如墨染,好似那烏雲遮滿天...”換來辛寒大笑和韋春花的叫罵聲。
    辛寒此行的目的也達到了,這次來主要就是與韋小寶這位鹿鼎世界裏的主角搭上關係,如今韋小寶一口一個大哥喊着,就差拿他當自己親哥了。
    辛寒見衆人都酒足飯飽正打算提出告辭,忽然前院傳來一陣喧譁之聲。
    接着就聽有四五人高聲吆喝:“各家院子生意上的朋友,姑娘們,來花錢玩兒的朋友們,大夥兒聽着:我們來找一個人,跟旁人並不相干,誰都不許亂叫亂動。不聽吩咐的,可別怪我們不客氣!”
    一陣吆喝之後,鳴玉坊中立時靜了片刻,跟着各處院子中喧聲四起,女子驚呼聲、男子叫嚷聲,亂成一團。
    麗春院中此時生意正好,院子裏也擺滿了宴席十餘名大鹽商坐了三桌每人身邊都坐着一名**,一聽到這呼聲,人人臉色大變。齊問:“是誰”,“什麼事?”,“是官府查案嗎?”
    突然間大門上擂鼓也似的打門聲響了起來,龜奴嚇得沒了主意,不知是否該去開門。
    辛寒幾人也從窗子裏探頭出去觀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有辛寒暗暗猜測莫非今天就是鹿鼎劇情開始的時候?
    砰的一聲,大門撞開,涌進十七八名大漢。
    這些大漢短裝結束,白布包頭,青帶纏腰,手中拿着明晃晃的鋼刀,或是鐵尺鐵棍。
    衆鹽商一見,便認出是販私鹽的鹽梟。
    當時鹽稅甚重,倘若逃漏鹽稅,販賣私鹽,獲利頗豐。揚州一帶是江北淮鹽的集散之地,一般亡命之徒成羣結隊,逃稅販鹽。這些鹽梟極是兇悍,遇到大隊官兵時一鬨而散,逢上小隊官兵,一言不合,抽出兵刃,便與對壘。是以官府往往眼開眼閉,不加干預。
    衆鹽商知道鹽梟向來只是販賣私鹽,並不搶劫行商或做其他歹事,平時與百姓買賣鹽斤,也公平誠實,並不仗勢欺人,今日忽然這般強兇霸道的闖進鳴玉坊來,無不又是驚惶,又是詫異。
    鹽梟中一個五十餘歲的老者說道:“各位朋友,打擾莫怪,在下陪禮。”說着抱拳自左至右、又自右至左的拱了拱手,跟着朗聲道:“天地會姓賈的朋友,賈老六賈老兄,在不在這裏?”
    說着眼光向衆鹽商臉上逐一掃去。
    衆鹽商遇上他的眼光,都是神色惶恐,連連搖頭,心下卻也坦然:“他們江湖上幫會自夥裏鬧事尋仇,跟旁人可不相干。”
    看到這辛寒哪裏還不明白這不正是鹿鼎記韋小寶剛出場時的場景嗎,不出意外的話,那茅十八此時應該就在這麗春院中養傷。
    那鹽梟老者提高聲音叫道:“賈老六,今兒下午,你在瘦西湖旁酒館中胡說八道,說什麼揚州販私鹽的人沒種,不敢殺官造反,就只會走私漏稅,做些沒膽子的小生意。你喝飽了黃湯,大叫大嚷,說道揚州販私鹽的倘若不服,儘管到鳴玉坊來找你便是。我們這可不是來了嗎?賈老六,你是天地會的好漢子,怎地做了縮頭烏龜啦?”
    其餘十幾名鹽梟跟着叫嚷:“天地會的好漢子,怎麼做了縮頭烏龜?”“辣塊媽媽,你們到底是天地會,還是縮頭會哪?”
    那老者道:“這是賈老六一個人胡說八道,可別牽扯上天地會旁的好朋友們。咱們販私鹽的,原只掙一口苦飯吃,哪及得上天地會的英雄好漢?可是咱們縮頭烏龜倒是不做的。”
    老者這話顯然說自己等人針對的是賈老六自己,而非天地會。
    販私鹽的在江南還算有些實力,但比起天地會確實大大不如,更何況天地會反清復明江湖上的漢子哪個不敬重,所以話說的明明白白不找天地會就找你口沒遮攔的賈老六。
    等了好一會,始終不聽得那天地會的賈老六搭腔。
    那老者喝道:“各處屋子都去瞧瞧,見到那姓賈的縮頭老兄,便把他請出來。這人臉上有個大刀疤,好認得很。”
    衆鹽梟轟然答應,便一間間屋子去搜查。
    辛寒幾人所在的房間自然也沒放過,一個精瘦的漢子拿着鋼刀連門都沒敲擡腳便踹門進來,見房中一個貴公子帶着兩個僕人,還有一個陪酒的女人和一個半大孩子,當即咧了咧嘴。
    “你們這裏有沒有叫賈老六的。”他這話也就走個過場,眼見這幾人沒有賈老六,他只不過看不過這有錢的公子哥罷了,簡單說就是仇富。
    憑什麼你年紀輕輕就能安享富貴,還來喝花酒,自己爲了弄錢就把腦袋別到褲腰帶上?
    “我們這裏沒有你要找的人,出去吧。”辛寒看着這人笑了一下淡淡的說道。
    那漢子以爲辛寒怕了,嘿嘿一笑伸手在韋春花身上抓了一下惹得韋春花高聲尖叫這才吐了口吐沫轉身要走。
    “你敢欺負我媽!你這死烏龜、爛王八,你出門便給天打雷劈,你手背手掌上馬上便生爛疔瘡,爛穿你手,爛穿舌頭,膿血吞下肚去,爛斷你肚腸。”
    韋小寶見他欺負自己老孃當即破口大罵,花樣之多讓辛寒暗自咋舌。
    那漢子大怒,伸手便來抓韋小寶。
    韋小寶那滑不留手的性子豈能讓他抓住,他罵完便閃到了辛寒身後,倒不是他有意害辛寒,而是辛寒衣着華貴,量那漢子動手之前也要掂量掂量,卻不想這江湖上的漢子哪來的什麼心眼,惱羞成怒之下想都未想便超他抓來。
    見辛寒擋路也不在乎他什麼富家公子或是官家少爺,擡手就要將辛寒撥到一邊,卻不曾想這看似手無縛雞之力的富家公子輕輕探出手一把叨住了自己的手腕,接着便覺得自己一條胳膊如被鐵鉗鎖住毫無反抗之力。
    “小子,滾開,看你細皮嫩肉的別傷了自家大好的性命。”他這話一出,辛寒身後的多福多壽二人又是生氣又是不屑。
    他們知道辛寒會武而且很高,高到什麼程度他們幾個不通武藝不知道,至少眼前這人萬萬不是對手,他們只是生氣這人對自家公子的冒犯。
    就在這時東面廂房忽然有人喊道:“是誰在這裏大呼小叫,打擾老子尋快活?”
    外面的衆鹽梟紛紛喝道:“賈老六在這裏了!”“賈老六,快滾出來!”“他孃的,這狗賊好大膽子!”
    被辛寒拿住手臂的漢子知道點子出現頓時急了,練撤了幾把都被辛寒拿的死死的紋絲不動,當即罵道:“小兔崽子,趕緊把手放開,要不然老子要你的命。”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