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我娘子天下第一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五百一十八章喪盡天良

第五百一十八章喪盡天良

    柳穎俏目一怔,望着神色有些低沉的柳大少緩緩地吐了一口氣。
    “應該不至於吧,小明明你輔佐了兩代帝王,又憑藉一己之力將陛下扶持上了皇位,姐姐覺得陛下應該不會做那漢宣帝劉詢。”
    “或許如姑姑所說,應該不會如此,可是陛下大肆封賞朝中官員的行事,與漢宣帝的行爲何其相似啊,孩兒這心裏如今也是一團亂麻。”
    “其實孩兒早知道會有今天的這副局面,只是想不到竟然會來的如此之快。”
    柳穎俏目之中閃露一抹淡淡的異色,回首望了一眼不遠不近跟在身後的夫君雲衝,緩緩地湊近了柳大少的耳邊。
    “如果真到了萬不得已的地步,姐姐想知道,小明明你是想當王莽呢?還是想當霍光呢?”
    柳明志虎軀一震,眼眸深邃了起來,被柳穎攬着的手臂也僵硬了起來。
    柳穎清晰的感覺到了柳明志手腕的變化,烈焰紅脣揚起一抹斜笑:“好了,咱們不聊這種大逆不道的問題了,但是小明明,姐姐希望你能明白,姐姐只希望你能夠好好的活着。”
    柳明志默默的點點頭:“孩兒知道了,謝謝姑姑的美意,只是孩兒不希望...........”
    馬蹄聲傳來,打斷了柳明志的話語,一騎飛速趕來勒緊馬繮聽到了雲衝的身邊輕聲說起了什麼。
    雲衝不時地點點頭,片刻之後揮手來人騎馬遠去。
    雲衝加快了腳步跟上了柳大少姑侄兩人。
    “小穎,志兒,老爺子找我回去有要事商議,你們姑侄倆先敘敘舊,我就先回府了。”
    柳穎沒好氣的看着雲衝,隨意的擺了擺玉手:“走吧走吧,省的耽擱老孃跟小明明纏纏綿綿。”
    柳明志無奈的看着柳穎,恭敬的對雲衝點點頭:“姑父慢走,路上小心。”
    雲沖淡笑着點點頭,擡手拍了拍柳穎的香肩。
    “你啊,有個當長輩的樣子,在家蹂躪自己的孩子也就算了,志兒如今位極人臣,身爲當朝王爺,你給人家留點面子。”
    “知道了知道了,你自己常年不在家,老孃還不能找別人排解一下空虛寂寞了?快走吧。”
    雲衝苦笑兩聲,眼眸中閃過些許愧疚,給了柳明志一個歉意的眼神,將馬繮遞給了柳大少疾步朝着雲府的方向趕去。
    柳明志望着雲衝遠去的背影:“姑姑啊,你就不能對姑父好點嗎?我看也就姑父,除了他沒有別的男人能忍受了你這種性格了。”
    柳穎輕輕一笑:“姐姐相信他,正如他相信姐姐一樣。不對啊,小明明你什麼意思?什麼叫除了爛木頭沒有別的人能忍受的了姐姐的性格,你是不是找死啊。”
    “不敢不敢,姑姑國色天香,想娶你的人從南城門排到北城門都排不完。”
    柳穎嬌媚的白了柳大少一眼:“這還差不多,姐姐累了,揹我回去。”
    “這不是有馬嗎?還是上等的汗血寶馬,騎馬不就行了。”
    “不要,姐姐就要騎你,騎你舒服,誰讓你年輕力壯呢!”
    柳穎不由分說的直接竄到了柳大少的背上,緊緊地攬着柳大少的脖子,不時地擡手拍着柳大少的肩膀口中喊着駕字。
    柳明志無奈的搖搖頭,只能將馬繮遞給柳穎,雙手托住了柳穎的腿彎。
    “姑姑,你這前衛的思想真不該生在這個時代。”
    “什麼意思?”
    “說了你也不懂!”
    柳明志揹着柳穎朝着柳府的方向緩緩走去:“姑姑,小溪生活的很好,衣食無憂的,你不用擔心!”
    “孩兒北征之前,曾經去了祕魯舊部一趟,我勸她跟我一起回來,她卻死活不聽,只願意待在祕魯舊部過着自己把酒話桑麻的小日子。說已經習慣了那裏的生活,不想在涉足繁華了,我那師弟沒事的時候也會去那裏看看她。”
    “我也沒有想到,因緣際會之下,小溪竟然會成了師弟唯一的朋友。”
    柳穎無力的將下巴墊在柳大少的肩膀之上輕輕地嘆息了一聲。
    “路是她自己選的,她不願進入後宮之中這種爾虞我詐的地方,姐姐只有盡力幫她一把,誰讓她是我唯一的女兒呢?”
    “事實證明她選對了,昔年她若是認命般的嫁給了先帝李白羽,只怕現在的生活會跟太后一樣苦不堪言。”
    “在深宮大院這看似威嚴富貴,實則冷清孤寂的地方孤獨終老。”
    “如此想來,還是便宜了小明明你這個小壞蛋更划算一些。”
    “姐姐跟你姑父還朝之前也去看了她一下,知道她生活的不錯,姐姐也就放心了。”
    “看着她牧羊放馬之時的歡樂模樣,姐姐之前還從來沒有看到過她如此輕鬆的模樣,或許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
    “生活方面姐姐倒是不擔心,可是姐姐擔心的是她的生活方面呢!”
    “年紀輕輕,剛剛享受了魚水之歡就守活寡了,這怎麼忍受的住嗎?”
    “話說小明明就算是變成了大明明,也不能厲害到一次就頂一年半載的吧,你說小溪溪平時就不想的嗎?”
    “要不是知道你那師弟是個女兒身,姐姐還真以爲小溪溪給小壞蛋你戴了一頂別具風格的帽子呢!”
    柳大少臉色絳紅起來,沒好氣的回頭望着耷拉着腦袋病懨懨的柳穎。
    “柳穎,請你正常點,這個話題不是咱們倆該聊得,你就饒了我行不行?”
    柳穎默默的搖搖頭,探着身子好奇的看着柳大少。
    “小明明,難道你真的厲害到一次頂一年?姐姐好想試試哦!”
    “媽呀,想想都刺激。”
    “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正好咱倆都有空,你就讓姐姐見識見識唄,好不好嘛?嚶嚶嚶嚶....”
    柳大少腳步猛頓,雙手直接掰開柳穎的手掌將其放了下去。
    “柳穎,你做人還有沒有底線?”
    “我,柳明志!柳家嫡長子!你的親侄子!”
    “你!柳穎,柳家長小姐,我的親姑姑!”
    “你就不覺得你這麼折磨我有些過分了嗎?請你做個人好嗎?”
    “那又怎麼了,小溪溪還是你的親表妹呢,你不折騰的比誰都歡實。”
    “俗話說要想睡表妹,先跟姑姑睡。”
    “我的天,這都哪個喪盡天良的傢伙傳下來的俗語啊。”
    “我家老頭子,你爺爺傳下來的!”
    “你在開什麼玩笑!”
    “不信你到下面問他去啊。”
    “我……我……”
    柳穎慵懶的舒展了一下腰肢。
    “再說了......”
    柳穎伸出纖纖玉指挑起了柳大少的下巴對其拋了個媚眼。
    “姐姐有沒有底線,你試試不就知道了,說不準比小溪溪要深不可測呢!”
    “倒是你,是騾子是...額....是小麻雀還是大鵬鳥,牽出來溜溜不就知道了!”
    “我丟,本少爺他喵的心態蹦了,我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攤上了你這麼一個妖孽姑姑,告辭,從此以後咱們誰都不認誰。”
    柳大少也不管柳穎反應如何,奪過馬繮牽着便疾步趕路。
    再跟柳穎聊下去,自己得少活十年,不對,起碼得少活二十年,乃至三十年。
    柳穎竊笑的望着柳大少落荒而逃的背影,提起裙襬急忙追了上去。
    “小明明,等等姐姐嘛,姐姐還沒騎夠呢!”
    柳府門前,柳大少沒好氣的看着追上來臉不紅心不跳的柳穎。
    “姑姑,你但凡是個女中豪傑,巾幗英雄,就把你方纔說的那些話當着老頭子的面再跟本少爺我說一次。”
    “你要是真有這個能耐,柳明志佩服你是當今世上第一女英雄。”
    柳穎俏臉一僵,看着柳大少戲虐的眼神眼神有些飄忽。
    “說就說,姐姐有什麼不敢的,當年你都敢都看姐姐沐浴,姐姐還怕說些難登大雅之堂的俗言!”
    柳穎語氣強硬,卻透露着一種底氣不足的樣子。
    柳大少也不管柳穎牽馬直接進門。
    “本少爺等着!”
    柳穎見狀,也寸步不離的跟了上去,櫻脣傳出兩聲嗤笑。
    姑奶奶當年拿炮竹獨闖男溫泉房揪出爛木頭的的時候,什麼破鳥沒見過!
    不就是回孃家嗎?多大點事!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