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諸天普渡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839章 太乙之數 (二合一章)

第839章 太乙之數 (二合一章)

    “趙寒”這般詭異恐怖的模樣,將老漢等三人都嚇了一跳。
    首當其衝的洪易也不由皺起眉頭,心中卻警鈴大作。
    “夜叉王!”
    一尊青面獠牙紅髮的鬼神從天而降。
    張開巨口,吐出黑色火焰,竟先將自己遍身點燃。
    “大黑天劫火!”
    念頭所化神明的夜叉王,手舉鋼叉,攪動遍身劫火,如同一團天火,砸向“趙寒”。
    夜叉王,又稱夜叉明王、金剛焰口明神、大黑明神、金剛啖食明神。
    因其能啖食一切惡業之衆生,能吞盡惡有情,遍身漆黑,有惡業劫火燃燒。
    這劫火本爲惡業所化,能燒盡世間諸惡。
    降魔誅邪最是強大。
    洪易見“趙寒”詭異,不明真相,也不敢輕易去觸碰。
    夜叉明王劫火,不愧如經中所言,是一切惡業的剋星。
    那“趙寒”被老漢刺入心口,被壯漢一棒打得半邊塌陷,都沒有皺半點眉頭,恍若無事,甚至還保持着詭異的笑容。
    大黑天劫火當頭兜落,他卻是面色微變,立時想要閃避。
    洪易哪裏能容得他閃躲?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張弓如滿月,又是四箭齊射。
    四支箭矢之上,浩然正氣噴薄,華光奪目,瑩如明月。
    卻是殺氣陣陣,直衝鬥牛。
    這次洪易沒有給對方機會施展邪術相阻。
    四支箭矢瞬息即至,盡沒“趙寒”軀幹、雙足。
    巨大的力道將“趙寒”整個人帶得倒仰,箭矢直入地上。
    將他整個人釘在地上。
    與此同時,夜叉明王已經兵黑色劫火當空砸落。
    “熊!”
    巨大的力道將“趙寒”整個人砸得支離破碎。
    殘破的身軀更是燃燒起來黑火。
    不到片刻,便已形銷骨立。
    血肉盡去,只剩下白骨一具。
    如此境遇,除非是武聖,強行將靈肉分離,神魂逃離。
    否則即便是他是巔峯大宗師,也要死得不能再死。
    但事實卻是令人不寒而慄。
    只剩下一具白骨的“趙寒”,竟然又晃晃悠悠地從燃燒的黑火之中站立起來。
    “嘎、嘎、嘎……”
    白骨兩頷上下張合,發出一陣陣刺耳的摩擦聲:
    “想不到,你竟然已經成長到這種程度了,還好來得及時,再晚些,還真是對你無計可施了,不愧是紀元之子……”
    “妖邪之輩,你究竟是什麼人?”
    洪易雙眉倒豎,大聲喝斥:“在玉京城中使如此邪術,你就不怕被抽魂戮靈,不得好死?”
    “玉京城?”
    “你想讓我不得好死?那可能要讓你失望了。”
    “這地方是有那麼幾位能讓我有些忌憚,不過……要不是沒那必要,我倒真想會會那幾個傢伙,看看他們是不是真有那麼厲害……”
    “如果能將這幾個傢伙都變成我的黑暗傀儡,倒是不錯……”
    一具白骨,頷骨張合,發出尖銳的女子聲音,詭異得令人從心底發寒。
    其口氣也大得令人駭然。
    洪易冷哼:“大言不慚!”
    “你不信?要不了多久,我自會去會一會這些人,不過,你是沒有機會見到了,”
    “不過,你想見識見識倒也不是沒辦法,交出彌陀經,我留你一命,如何?”
    “這位小兄弟說的不錯,果真是大言不慚。”
    “不如你先來會我一會,看看我有沒有資格讓你忌憚忌憚。”
    就在這時,有一個聲音悠悠傳來。
    “踏。”
    洪易和老漢等人一驚,回頭看去。
    只見一個一身白衣如雪,頭系儒巾,長髮半挽,飄然如神仙中人的男子走了進來。
    洪易一怔:“太白學兄!”
    來人正是儒門六首之一,詩劍雙絕的李太白。
    “易學弟。”
    李太白對洪易抱拳一禮,很是客氣。
    除了是儒門學子之間的禮儀外,似乎還有些別的東西。
    只是洪易此時也沒有細察,意外道:“太白學兄怎會在此?”
    李太白灑然一笑:“實不相瞞,奉夫子之命,我自貢院之時,就一直暗隨易學弟。”
    洪易更是意外:“夫子?夫子怎會……”
    李太白點頭道:“夫子早已算出,學弟近日當遭劫難,故命我暗中相隨。”
    “原來如此……”
    洪易微微怔然。
    夫子竟能知曉未來之事,雖是令人驚異,以夫子神通,倒不意外。
    只是他竟會命李太白來保護自己……
    “喂,我說你們,是不是太過分了?”
    “能不能尊重一下你們的敵人,也就是本姑娘我啊?”
    一個充滿着骨頭摩擦聲的怪異女聲插了進來。
    只見那趙寒的白骨在幽幽黑火之中,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
    竟全然不懼洪易念頭化出的劫火。
    “哈哈哈。”
    李太白長笑幾聲:“妖女,在我面前也敢這般放肆?”
    “嘎嘎嘎……”
    骷髏發出刺耳嬌笑:“儒門?真是好大的名頭,就因爲你們這突然冒出來的儒門,可是壞了我們許多好事,別急,早晚要去找你們那個什麼狗屁夫子,好好清算這筆賬。”
    “你既然來了,也別走了,正好算一算利息。”
    “看來你自恃真身不在,左右不過是損了這具傀儡,如此口無遮攔,大放厥詞。”
    李太白目光微冷:“今日便讓你見識見識我儒門華威。”
    “渾天球!”
    李太白伸出一臂,掌心向上,一顆滿布橫豎黑白卦爻的玉質小球,從他手掌心中浮了出來。
    李太白不等白骨有所反應,便神色一肅,口誦浩然之聲。
    “列星隨旋,日月遞照!”
    “四時代御,陰陽大化!”
    渾天球上密佈的黑白卦爻開始如同游魚一般緩緩遊弋。
    鏤空的球體之中,星珠星軌緩緩轉動。
    一種浩瀚之氣傾刻間瀰漫開來。
    大家好,我們公衆.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後一次福利,請大家抓住機會。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充塞天地!
    衆人只沉周圍究竟一暗。
    深邃如星空,浩瀚如宇宙。
    點點星光遍佈上下四方。
    星斗繁密,星河燦爛。
    “封天!”
    “鎖地!”
    李太白又是一聲大喝。
    便見無數星斗綻放出一道道、一縷縷星光,彼此相連。
    如同一張涵蓋寰宇的星辰羅網。
    莫說是他們區區幾人,便是這天地,似乎都被網羅其中。
    “嗄嗄嗄……”
    “沒用的,你便是把這方天地都禁絕了又如何?我又……”
    “嗯!怎麼可能!?”
    趙寒的白骨發出刺耳尖銳的驚叫。
    “寶劍雙蛟龍,雪花照芙蓉。”
    “劍來!”
    李太白已經動手。
    伸手一招,雙劍如龍,握於掌中。
    下一刻,已經一劍撩出,劍氣如瀾,倒卷青天。
    “大道如青天!”
    “啊——!”
    白骨似乎陷入了某種不妙的境地,被李太白再度逼迫,如拼命一般,發出尖銳的厲嘯。
    白骨雙手擡起,與先前趙寒所拿的武技一般無二。
    只剩下一具白骨,其拳意如潮,竟絲毫不亞於先前。
    只是一改陽剛血氣,充滿了黑暗陰冷,鬼氣森森。
    “轟!”
    劍氣、拳意碰撞,勁氣倒卷。
    衆人所處的雜貨鋪在這餘勁之下,脆弱不堪,拉朽摧枯一般破碎。
    漫天的粉屑飛揚。
    那趙寒原先不過是巔峯大宗師,即便是被那背後之人操控,變得詭異無比。
    看似強大,其實力卻沒有本質的提升。
    反而因爲失去了肉身,減弱了不少。
    李太白乃是儒門六首之一,肉身與精神同修。
    皆達武聖、鬼仙之境。
    一具白骨又怎會是他對手?
    一劍之下,趙寒僅剩的一具白骨,便轟然碎裂四散。
    傾刻間便成了一團骨粉漫天飛揚。
    連一截骨頭都沒有剩下,徹徹底底的挫骨揚灰。
    洪易看得暗自心驚。
    沒想到這個讓他使盡手段,幾人合力,才勉強傷到的“趙寒”,竟然在這位學兄面前,完全沒有一絲還手之力。
    真不愧是儒門六首之名。
    “嗯?那是什麼!”
    洪易心驚之餘,忽然發現那團骨塵之中,有一點幽黑的烏光。
    若不是神魂警覺,一般人便是仔細察看,也未必能見。
    那點幽黑烏光本已十分難察覺,在其上還有一縷比髮絲都要細,幾乎透明的絲線。
    一端連接着這點烏光,另一端延伸出去,在這羅天星網之中,鑽出了一絲縫隙,沒在虛空之中。
    烏光便順着這條絲線,像是被人扯動一樣,慢慢被扯進虛空。
    “想跑?”
    李太白朗笑一聲,念出夫子傳下的口訣:“星移斗轉,乾坤在握,過去未來,入我掌中,太乙之數,唯我不易。”
    半空中懸浮的渾天球發出濛濛的微光。
    一種偉岸浩瀚的氣息似乎從天而降一般。
    洪易此時只覺整個天地似乎都落入了一隻大得無法形容的無形巨掌中。
    山川湖海,天地乾坤,萬類衆生,似乎都難逃這巨掌一握。
    甚至連過去未來,都被握在掌中。
    浩瀚的時間長河,被從那不可知的無盡之處,被扯了出來。
    於巨掌之中流轉、洶涌。
    這隻巨掌只需要輕輕一翻,天地便會傾覆,乾坤便會顛倒,過去與未來在現在匯流。
    彷彿一尊偉岸高遠到極點,不可測度的存在,獨坐在不可知之處。
    世界,時間,衆生,都在顛倒錯亂,瞬息萬變。
    唯獨“祂”亙古永恆,不可知,不可測,不可改。
    其中意境,有幾分像他觀想的過去彌陀大佛。
    但過去彌陀大佛,卻遠遠不及這尊偉岸存在。
    哪怕洪易極力觀想過去彌陀,想要抵禦這種令人渺小到絕望、如同心魔一般的空虛感。
    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抵抗。
    他尚且如此。
    冠軍府之中,那幾個怪異之人,更是陷入了極度的恐懼之中。
    “碧碧!”
    本是一臉陽光,如同鄰家男孩一般的王志豪,此時滿臉猙獰。
    陽光俊朗的臉龐上,一雙幽綠的眸子泛着詭異兇狠的光芒。
    嘴裏兩顆長長的尖利牙齒伸出。
    喉嚨中不時發出如野獸般的悶吼。
    身上散發出充滿血腥、恐怖之極的氣息,扭曲着虛空。
    顯化出一幅如同地獄般的恐怖惡景。
    其中似乎有着無數渾身浴血,形貌極慘、可怖的人在哀嚎。
    有一尊尊如同鮮血凝聚的魔神,探出野獸般的手爪,一抓就抓起無數人,往嘴裏塞去。
    鮮血迸射,骨屑四濺,咔咔之聲竟如真實。
    若是此時有人能發覺他們,定會驚駭之極。
    因爲這種景象,是意志凝聚如實。
    如同人仙,拳意實質,通天達地一般的境界。
    這人竟有着至少人仙的修爲。
    但如此強大之人,此時卻也只能徒勞地在一旁暴怒。
    看着那個溫婉乖巧,相貌秀麗的女孩,此時卻滿臉浮現出一道道如網一般的黑色血管。
    詭異,可怖,令人毛骨悚然。
    那個穿着暴露,漫不經心的女子,此時也緊張地看着神色十分痛苦的乖巧女孩。
    此時只有那個穿着中山裝的男子,周身環繞着一卷金色的書卷。
    一頁頁展開如一條金色的長龍在他身周舞動。
    散發出玄祕無比的氣息。
    將這裏的一切牢牢封鎖,不露出一絲一毫的氣息。
    他們誰都知道,若是此處的異常泄露,必定會驚動那些在虛空沉睡的存在,甚至是過去久遠時的絕頂高手的不朽意志。
    此時四人都無比後悔。
    紀元之子,果然不是可以輕易觸碰的。
    哪怕他此時弱得看似他們吹口氣都能殺掉。
    萬萬不該去招惹。
    他們也想不到,那個在這世界原本的軌跡中,根本不應該存在、或者根本不聞其名的文聖公,會這樣厲害。
    手裏還有着這等至寶。
    顛倒時空,掌御世界,這樣的手段,幾乎能與那些六品大佬相提並論。
    這個世界,除了那些早已經寂滅,只有不配意志沉睡的陽神,怎麼可能還會有這樣的存在?
    中山裝男子展開金色書卷,繚繞諸人周身,神色冷然道:“不能再拖了,這是六品的神通手段,我們不可能抵抗,再不走,就一個都別想離開了。”
    滿臉猙獰的王志豪怒吼一聲:“何有求!你想幹什麼!?”
    被稱爲何有求的男子神色未變,朝那衣着暴露的女子淡然道:“杜秋霞,你來決定吧。”
    “事先聲明,無論如何,我是不會陪你們一起找死的。”
    杜秋霞看了那乖巧女孩一眼,咬牙道:“阿豪,走吧!”
    “你!”
    王志豪暴怒不已,一聲怒吼,身後竟展開了一雙血紅的肉翅。
    那幅如地獄般的景象更加清晰凝實。
    就在這時,只見虛空忽然洞開。
    一隻彌天大手,從其中探了出來……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