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我的姐姐是天尊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804章 見過峯主

第804章 見過峯主

    穀道人的天器府在大荒仙城很有名,老一輩府主越樑毫是城中三大煉器府邸當中技藝最爲精湛的一位,也是三個煉器府邸之中唯一一個對所出法器有品階要求的一個。
    時至今日,天器府的宗旨也沒有變。府中弟子器師,無論是誰,所出的法器必須達到天階纔可打上天器府的名號。
    老府主散道歸天之後,穀道人繼任府主,府中規矩也從未有過改變。
    “小友,請坐。煉製丹藥的丹材我已經準備好,今日咱們不需動手,明日再煉丹。”穀道人說。
    陳澤看了看四周,低聲說道:“前輩還是爲我尋一處僻靜之地,我煉丹之前需要精心養神,這是成丹的關鍵。”
    穀道人其實心裏還有不少話要問陳澤,可這小子來時說要好好聊聊,怎麼轉眼就要養神了呢。
    不過想想自己還要求人煉丹,對紀初白的詢問還是先忍着吧。
    “好,我這就安排。”
    穀道人深吸一口,看得出他很難受。徒兒的消息近在眼前卻不能問,心裏怎麼能舒服。
    陳澤暗笑,卻沒說什麼。一個弟子引着兩人到了一處別院,從外面看很大,四周也很空曠。
    “恩,就是這裏了。”陳澤說:“谷前輩,休息前咱們聊聊?”
    穀道人聽後當然樂意,畢竟他心裏有太多關於紀初白的問題要問陳澤。
    兩人進了院子,穀道人揮揮手:“都下去吧,我與江小友有要事相談。”
    府中的下人離去,兩人進了別院的正堂,穀道人來到正首坐定,招呼陳澤:“小友還請座。”
    陳澤搖搖頭,走到堂中鄭重向穀道人行禮:“靈清仙門鑄器峯弟子陳澤,見過峯主。”
    這一句話讓穀道人一怔,震驚站了起來:“你說……你是靈清門人?這……怎麼可能,你不是中洲王族江氏弟子麼。”
    陳澤道:“現在的確算是中洲王族江氏中人,不過我是江王親自冊封的異姓王脈。入王族而不姓江,我原本便出自咱們靈清仙門,是紀初白師姐帶我入門,引我煉器。”
    穀道人聽後瞭然,這世上怎麼會巧到這種地步。遇到個人,不僅僅認識自己的弟子,竟然還是靈清仙門的門人。
    可是靈清仙門只是修仙界中最小的勢力,即便偶然有身份出衆的弟子行走大勢,入大荒後也多半不會自報家門,所以穀道人這麼多年實際上根本沒有在這裏碰見過門人。
    “想不到你的天資竟然強悍如此,讓江王冊封。”穀道人打量了陳澤,道:“初白那丫頭平日裏大咧咧的,怎麼就發現了你這麼個天才。”
    陳澤笑道:“說來也湊巧,她代表仙門參加十門大比,可煉器峯只她一人無法參賽。爲了湊數,就把我拉入門中。我的煉器基礎,就是在那時系統學習,有了長足進步。”
    “真是苦了這孩子。我當初不告而別,就是不想她因爲煉器耽誤了修行,想不到她竟然還是一門心思紮在這上面。”穀道人嘆息。
    “紀師姐現在在天璇道門,也是小有名氣的煉器師,出手至少也得是天階級的法器,並未辱沒峯主門庭。”陳澤說。
    穀道人苦笑:“可我當初真的不想她煉器。罷了,她現在過的好就行,我這輩子也只正式收了她這麼一位弟子,既然她在煉器這一面有建樹,我也不能再阻止。”
    陳澤說:“峯主,其實我來這裏就是想跟您相認。師姐那邊地位不錯不缺資源,而且我與她分別時爲她留下了修煉所需的丹藥,所以這些年她可不缺什麼。”
    “你有心了。”穀道人說:“我峯門之下能有這般的俊楚,實在意外。對了,你剛剛說你叫陳澤?我怎麼聽着這名字這麼熟悉。”
    陳澤點頭,“峯主熟悉,大概是因爲前段時間的道石吧。”
    穀道人當即眼睛一亮:“不錯,就是那枚白印道石。你用計讓新星榜前十高手互相爭鬥,死了不少人。可到最後,他們都白忙活一場,道石竟然還在你的手裏。”
    “峯主,這你可願望我了。道石根本不在我的手裏,當日大家征戰,我以爲自己能渾水摸魚。沒曾想有人比我還快,我是替那人背了鍋。”陳澤老大的委屈。
    “還有這事兒?”穀道人好奇了,“那些強奪征戰的人不注意也就罷了,你躲在暗處竟然也沒發現?”
    “那人出手的時候我的確沒發現,不過現在我已經知道是誰了。只可惜時間過了這麼久,縱然找到他恐怕那道石也已經用了。”陳澤說。
    穀道人認可陳澤的話,“的確如此。不過你以江別封的身份入了新星榜,可以參加這次的資源發放。我有確切消息,這次的資源裏最重頭的寶物便是一枚藍印道石,比白印道石要高一個等級。以你的實力,有機會拿下。”
    陳澤說:“我入榜可不是爲了什麼道石。我與羅千師的恩怨想必您也清楚,這個人絕不會輕易放過我。只有進入新星榜前十,我才能讓他斷了針對我的念頭。”
    “此人的確陰狠,你傷了羅刃。雖然後續全力幫其煉丹,可失敗了難免讓他猜忌。不過既然你是我門人,便會全力護你周全。況且你與華家的關係很近,以華老的威望。至少在大荒仙城之中,你還是安全的。”穀道人說。
    “但我來大荒可不是爲了躲在城中不出去的,所以我必須拿到新星榜前十。”陳澤說。
    “那你可有挑戰的對象?”穀道人說:“榜內之人互相挑戰不能拒絕,不過也有時間間隔,同一人十年內只能挑戰一次。所以不做好準備挑戰者是不可能發起挑戰契約。”
    “挑戰誰無所謂,我只希望能儘快挑戰,最好一個月內便能付諸行動。”陳澤說。
    穀道人略微思考,說:“這個有些困難。現在十大新星榜中,在大荒城中的只有羅刃一人,還被你打傷無法接受挑戰。之後靠近仙城的就只有第八的邰暘。羅刃現在放棄挑戰,按照規定邰暘半年之內不能再被挑戰。”
    “其他人呢?”陳澤問。
    “其他人都已建立了自己的勢力,爲渡渾河的做準備。排名前三的人都在渾河附近落腳,已經多年不見其人。這次若非出現道石,怕是很難看到他們活躍的跡象。
    第四名的秦逐倒是一直有消息,可這人到處遊蕩,很難找到其行蹤。剩下的人五到七名的人都很低調,幾乎沒人知道他們居住的地方。你現在最有把握找到的,恐怕就是第十名的柴時,不過近期是否有人挑戰過他不得而知。”
    穀道人逐一分析,他張口說出的是華月煙許久才能打聽到的事。
    “那就麻煩了。拖得越久羅千師準備的越充分,我怕自己沒法招架他的算計。”陳澤說。
    穀道人想了想,說:“其實你還有一種方法,或許可以主動讓他們來找你。”
    陳澤眼睛一亮:“峯主的意思,讓我公開身份?”
    他陳澤的身份可是得罪了新星榜前十高手,一旦知道他想消息恐怕會直接衝過來。
    “雖然危險,但這麼做是塊找到挑戰對象的方法。”穀道人說。
    陳澤思索許久,道:“就這麼做。面對同代之人,好過面對羅千師那個老陰貨。”
    穀道人點頭,剛要開口說話,卻聽見有人急促扣響莊園的門。他還未問出口是誰時,門卻被直接撞開,先前引着他們過來的弟子神色匆匆:“府主,出事了!”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