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港綜世界大梟雄
隱藏 顯示工具欄

436 莊sir的地產都敢炸?

436 莊sir的地產都敢炸?

    “對啊,楊sir,我今天也是公事公辦。”曾向榮直起腰站在楊錦榮面前講道:”如果你有意見的話,可以去投訴科投訴我,還可以對我啓動內部調查科…”
    “現在投訴科和調查科是一家,陸sir會支持你的吧?”曾向榮整理整理西裝,皮笑肉不肉的看着楊錦榮。
    楊錦榮只是答道:“陸sir走了。”
    “你可以不給我車位,但是沒必要拿陸sir說事……”
    “哎呀,不好意思,忘記陸sir是你老闆了。”曾向榮一拍額頭,故作遺忘的說道。
    這時內務部的“阿濤”拿着一套衣服過來講道:“楊sir,你的衣服。”
    楊錦榮點點頭,曾向榮卻幫他接過衣服,再重新遞給楊錦榮道:“如果沒洗乾淨的話,歡迎向我投訴。”
    楊錦榮用手接過衣服,朝旁邊內務部警員投去一個笑容:“我不會的。”
    “夥計們做事不容易。”
    “我意思是……我已經調任投訴及調查科當負責人,你對警署上下有誰不滿意,都可以來找我投訴。”
    “包括關sir、袁sir、莊sir…”曾向榮環抱雙臂,露出手錶,臉龐原先還掛着假笑,此刻瞬間變得非常冷漠。
    楊錦榮愣了一下,眼神陰沉的看向曾向榮道:“原來你已經調走了。”
    “是啊。”
    “你不是也從保安部調走了嗎?”
    “調到福利組!”
    曾向榮盯着楊錦榮講道。
    楊錦榮冷冷一笑:“恭喜了。”
    旋即他提着衣服轉身離開,有關車位的事情自然不用再提,只能乖乖排隊或着坐小巴、打車上班了。
    而曾向榮卻站在辦公室裏拍拍手掌,大聲喊道:“來來來,大家一起恭喜下楊sir出院復職,調任福利組組長。”
    “福利組可是一個好部門。”
    “最適合楊sir這種人才了!”
    作爲內務部大佬的曾向榮主動調動氣氛,站起身朗聲喊聲喊話,夥計們也齊齊站起身,擡起手故障,沉默的看向楊錦榮背影。
    “啪,啪,啪。”曾向榮輕輕拍掌,轉身側頭看向離去的楊錦榮。
    “啪啪啪。”內務部裏響起一片掌聲。
    楊錦榮抓着制服衣架的手指扣進掌心,在皮肉裏掐出幾道血印,眼神冰冷的走進轉角電梯。
    毫無疑問。
    今天!
    他是一個掌聲裏的失敗者!
    ……
    “張郎。”
    “什麼案子?”
    辦公室裏。
    莊sir端起咖啡飲下一口,拿起電話靠在耳邊問道。
    電話是張郎打來的。
    這位臥虎行動的一期警員,一直負責潛伏在一位叫作“李雲飛”的大佬身邊,專門幫大佬跑腿做事,現在已經是大佬身邊最信任的頭馬。
    不過,由於張郎表現平平,從來沒爆過什麼大料。
    又由於李雲飛向來行事低調,一直犯下什麼大案。
    所以,這麼多年來張郎與李雲飛兩人都很沒存在感。
    而且當年老一輩四大莊家的頭馬裏,就李雲飛一個小頭馬混的最差,連帶着張郎混的也不行。
    同期裏混最好的關力已經是高級督察。
    總督察可期。
    社團中混最好大佬B已經是江湖前輩,知名扎職人。
    可李雲飛連四大莊家的位置都沒繼承,在警隊掃平四大莊家、四大社會以後,更是夾起尾巴做人。
    張郎也很划水。
    把臥底經費當養老津貼領。
    要是有人找莊sir說張郎結婚生子,打算靠臥底經費養個仔,莊sir都會信。
    現在張郎終於給到電話了。
    莊sir非常期待他的爆料。
    這時張郎坐在出租的木船龐,把一本美女雜誌放在腿上,一邊用手翻閱着美女雜誌,一邊拿着大哥大出聲講道:“我收到消息。”
    “有一夥猛人運來一大批軍火到港島,好像是想在港島鋪開軍火生意。”
    “他們主要是把貨運到東南亞…但是已經有些貨流到港島市場上了。”
    “嗯?”莊世楷收到消息,調整好坐姿,表情有些凝重道:“軍火莊家?”
    港島的軍火市場一直不旺。
    因爲旁邊有澳門一個大中轉站做市場。
    並且港島本地消耗軍火不多…
    軍火生意做不大。
    現在有人大批運輸軍火到港島,明顯是要和澳門搶生意,送到其他地區販賣。
    只不過,軍火販子把港島作爲中轉站,肯定會有許多軍火,在運輸過程中流入港島,影響到港島社會的穩定。
    那些社團、旗兵買軍火就會容易很多。
    甚至還可能出現火力升級。
    軍火價格也會便宜。
    從而導致更多人選擇軍火。
    何況,軍火生意要在初期打壓,否則軍火槍支一旦氾濫起來,只會越來越氾濫,最後形成光明正大持槍出街,民間氾濫成災的情況。
    絕不能讓社團、旗兵在港島玩起裝備競賽!首先就要把軍火販子給打掉!能夠大批大批進貨,逃過海關耳目的軍火販子,完全已經能稱得上“軍火莊家”了。
    “對!軍火莊家!”張郎在電話那頭講道:“我暫時不知道軍火莊家的真實身份。”
    “他們正拉着李雲飛入夥,想要讓李雲飛帶手下幫他們運貨。”
    “李雲飛好像也答應了。”
    “畢竟,他最近實在是太窮了。”
    張郎說話的語氣有些惆悵,好像貧窮的大哥,也令他沒有好日子過啊。
    旋即,張郎停頓一下又講道:“另外我收到消息,有些流入港島市場的貨,已經落到幾個屋村悍匪手上。”
    “他們計劃幹一票大的!”
    莊世楷冷聲笑道:“多大啊?”
    這種屋村仔小匪徒做的破事能有多大?
    在莊sir眼裏真的很難算大了。
    因此,莊sir一點都不慌。
    張郎卻出聲說道:“他們計劃炸掉一家新開的商場,位於九龍區的銀河中心,就是以前九龍城寨那塊地。”
    “夠不夠大?”
    “哇靠!”莊世楷拿着電話大罵一聲:“丟雷老母!連我的地產都敢炸?”
    九龍城寨去年推倒拆遷,經歷一年左右的時間加快施工,銀河中心上個月纔剛剛開業,而且設定好免稅區,人流量非常旺。
    港島區的人會開車過去買貨,各國遊客下飛機會買貨,而且由於城寨地塊法理上的特殊條件,開發時就已經和中港政府談妥,中方居民不需要簽證就可到免稅區購物。
    當然,沒簽證的情況下,不能通過走出免稅區的範圍。
    這種情況廣深兩地很多商販都來銀河中心採購,專門賣給內地剛有錢的土老闆,“銀河貨”也成爲廣深流行的一個熱詞。
    代表最高端、潮流的尖貨。
    開業時莊世楷、商業署長、內地代表等等都出席剪彩儀式…
    開業典禮可謂非常更大。
    目前每天人流量過十萬,平均峯值人數一萬左右……
    這一炸不知會炸死多少人!炸掉多少錢!真讓罪犯炸成功的話,死亡人數以千計,金錢損失以億計,真是一次大案子了!
    莊世楷真是沒想到現如今還有人敢炸他的物業?果然,越是沒見識的屋村仔,越是膽大妄爲。
    正所謂,天不怕地不怕!光腳不怕穿鞋的!
    而他們也不知道銀河中心背後站着怎樣的大老闆。除了莊sir以外,還有霍先生,邵先生等人…
    他們只知道銀河中心看起來很賺錢!那麼先用炸藥警告,再向地產公司勒索,定能勒索到鉅款!有軍火劫匪底氣就是足!
    “啊?莊sir,銀河中心是你的物業啊?”張郎在電話對面蹭的一下合上雜誌,語氣有些驚訝的叫道。顯然,他也不知道這件事兒。
    畢竟消息是有壁壘的。
    不是每個人消息都那麼靈通。
    “對!”莊世楷點點頭道:“這件事情我知道了。”
    “你跟緊李雲飛那條線,儘快把幕後的軍火莊家挖出來!我不想見到港島的古惑仔抗起AK,雙花紅棍扛起RPG的畫面!”
    “你懂嗎?”
    張郎點點頭道:“懂懂懂!”
    “一定完成任務!”
    張郎站在出租屋裏,立正敬禮,非常正式。
    而他作爲李雲飛的頭馬,跟着李雲飛那麼多年,在團伙裏也是個大哥級人物。現在做臥底做的非常瀟灑,根本不用怕人監視跟蹤,敢坐在牀上給長官打電話,站在出租屋裏敬禮,可見其有多舒服。
    “那個……”張郎在敬禮完,隨後含蓄的講道:“莊sir……”
    “我最近有點缺錢……”
    “您那麼有錢……”
    “看來我爆出一個大料的份上,您是不是該意思意思給點獎金啊……”張郎說話時還不禁搓着手指,表情有些興奮。
    “揩油揩到我身上了?”莊世楷卻冷笑道:“先把案子辦好!”
    “打掉軍火莊家。”
    “不會少你的獎金!”
    “thankyou,sir!”張郎再度敬禮道謝,旋即“嘟嘟嘟”,便把電話掛斷。
    “嘿嘿。”
    “有錢花了。”張郎把大哥大放在桌面,拿起旁邊的夾克外套穿上,扯起拉鍊,站在出租屋裏暗自偷笑。
    至於迴歸警隊的事情…
    他是臥底中唯一沒談過的一個。
    一是沒什麼建樹,二是臥底日子好舒服,一點都不想回警隊!
    “噠,噠。”這時莊世楷在辦公室裏剛放下電話,標叔便穿着白制服輕叩房門,等到莊sir擡起頭看他一眼,輕輕頷首以後,標叔才推開玻璃門,摘下警帽,出聲講道:“莊sir,家駒來找你。”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