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大楚懷王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1336章 緩兵之計

第1336章 緩兵之計

    
    而另一邊,屈原聽到楚王詢問,沒有立即回答,因爲此刻他心中也正在爲難。
    孫昀的背叛,將新法派與守舊派一直避免的問題,直接暴露在滿朝文武面前,讓兩派一直勉力維持的祥和氣象徹底破產,從此,兩派恐怕再也不能和平相處了。
    之前,屈原之所以穩中求進,不願徹底撕破臉,是因爲新法實力不足,貴族實力強大。可是,現在,新法施行四年,變法派不僅控制力國中絕大多數的郡縣,而且新法也在一定上削弱了貴族的實力,並極大的壯大了朝廷的力量,新法派的力量。
    如果現在與守舊派徹底決裂,只要楚王能繼續鼎力支持,有大義在手,那新法派就有六層勝算。甚至,如果各國不干預不插手,那新法派的勝算就達到了八成。
    而他之所以維持與守舊派和平共處的局面,是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儘可能的壯大新法派的力量,以保全楚國的元氣,能讓楚國在變法成功之後儘快投入到對外征戰之中。而不是如令尹子西輔佐先王昭王以及吳起變法那樣,國家與貴族的實力同時大爲衰弱,以致楚國需要花費數十年來恢復元氣。
    而另一個原因,則是爲了攻打齊國,現在正處在楚國伐齊之前,還需要整個國家的力量來攻打齊國,一舉滅亡齊國,或者儘可能的重創齊國,消除楚國在東北方的威脅,就跟當年商鞅重創魏國一樣,讓齊國從此不再是楚國的威脅。
    可是現在,這樣的穩步推進步步爲營的計劃,因爲孫昀的一句話,就毀於一旦。
    這個口子開了,那就再也回不到之前的狀態了。
    他基本可以預料,接下來,守舊貴族一定不會再將希望放在楚王的年紀上了,而是一定會竭盡全力阻礙新法的。有可能,守舊貴族會像商鞅變法時鼓動秦孝公太子一樣鼓動太子橫,讓太子橫站在新法的對立面。
    甚至,還有可能,實力異常強大的楚國貴族,會再次效法吳起變法之時,像鼓動先王肅王一樣,鼓動太子橫謀反。
    此時,屈原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他知道,既然已經與守舊貴族撕破臉了,那此時此刻,就再也不能退縮妥協,因爲退縮妥協不僅不能繼續穩住那些貴族,而且還會讓自己這邊的人離心。
    不過,同樣現在也不能立即與守舊大臣徹底撕破臉,更不能當場與羣臣辯論是否因爲收回國中傳承超過三代貴族的封地,避免進一步激化矛盾。
    因爲現在新法派還沒有準備好,而且新法派的另一個主持者柱國唐昧還在城外軍營,並未在此議事。還有,支持變法的大司農陳相,太府尹金君同,還有司敗司馬翦都不在朝中。
    再加上孫昀的背叛···
    這個時候去與人數衆多的守舊大臣辯論,會給別有用心的人機會的。
    想着,屈原沉吟了一下,然後一臉正色地拱手應道:“大王,先王曾與諸君約,君子之澤,三世而斬,這本是我楚國之法。
    可是,這一條法律從一開始就沒有執行過,國中貴族傳承三百年,少有因爲這條法律而失去封地的。
    所以,臣以爲法律應該得到執行,但是,這一條法律如何執行,還得廣泛的聽去意見。最起碼,關於這條法律的執行,不僅需要大王與朝中諸公商議,也得聽一聽與這條法律密切相關的各地貴族的意見。”
    說罷,屈原拱手道:“臣請大王立即下詔請各地封君來壽郢議事,一同商議如何執行君子之澤三世而斬的這一條法律。”
    “緩兵之計!”屈原話音一落,屈署等依附屈原的大臣立即反應過來。
    請各地封君入朝,目的不是爲了跟各地封君商議,而是爲了爭取時間,查明這次是誰在暗中算計新法,並且試圖挑起新法派與守舊大臣的矛盾。
    至於與各地貴族的商議,這也完全不成問題。瓏瓏小說網 www.lonbook.com
    只要有楚王的支持,即便各地貴族人多勢衆,那也沒有意義。
    無論是魏國的李悝變法,還是秦國的商鞅變法,甚至是楚國的吳起變法,全都是在反對浪潮之中,在君王的支持下,強行推動的。
    所以,只要壽郢不失,只要楚王還在,那新法派就無懼任何挑戰。
    想着,屈署在屈原話音落下後,立即開口道:“大王,臣以爲左徒所言極是,執行一條之前從未執行的法律,比將廣泛的聽去各方意見,如此才能確保法律不會有失偏頗。”
    屈署一開口,其他新法派大臣紛紛附和道:“大王,左徒言之有理,應請各地封君前來壽郢共同商議。”
    此時,景缺見新法派人士紛紛開口,他也擔心屈原等人會鼓動楚王強制推行這條法律,在各國無暇顧及楚國的情況下,一旦楚王下詔強行推動此事,那他們十有八九會成爲新法的魚肉。
    而如果請各地封君入朝商議,或許,在大量封君的反對浪潮中,說不定楚王也會顧及一二。
    當然,屈原的言論,以及之前新法派大臣北羣臣噴得潰不成軍的景象,也在提醒景缺,剛剛孫昀的言論,或許並非出自新法派的本意。
    孫昀的言論,極有可能有人在算計楚國,這個人可能是楚國內部的某人,也有可能是逐漸走入困境的齊國,甚至,也不排除是楚國內部的人與齊國相互勾結。
    一念及此,景缺心中一定,立即拱手道:“大王,左徒言之有理,理應請各地封君入朝商議。”
    景缺一開口,守舊大臣紛紛附和:“大王,左徒言之有理···”
    守舊大臣附和後,中立派大臣立即跟進:“大王,左徒言之有理···”
    隨着殿中大臣紛紛開口,這一次,屈原的建議前所未有的得到了極大多數大臣的贊同。
    熊槐見此,面無表情的應道:“善,既然諸卿皆有此意,那麼···”
    “傳詔,請各地封君入朝議事,限期兩月,各地封君必需抵達壽郢,逾期不到者,以謀反罪論處。”
    ······
    散朝後,今日朝議的內容傳到壽春城中,頓時引起了壽春城的轟動。
    緊接着,下朝後的羣臣,還有沒有資格參加的貴族大臣,紛紛向各自的領袖府中聚集。
    一時間,太子府中、令尹昭雎府上、柱國唐昧府上、左徒屈原府上、司馬景缺府上、鹹尹範環府上,全都門庭若市,都在議論君子之澤三世而斬。
    當日下午,太子橫向羣臣發出邀請,準備在夜間設宴宴請羣臣。
    當夜,壽郢之中,超過一半的中高層大臣齊聚太子府。
    這一夜,太子橫的影響力瞬間膨脹,其勢力也超過了令尹昭雎以及左徒屈原,甚至比二者勢力相加還要強大。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