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超神學院之異能者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1100章 好戲上演(求打卡)

第1100章 好戲上演(求打卡)

    
    ……
    李三道家裏,好好休息一晚的他剛剛吃過午餐,還沒等消化消化食兒就接到了小舞暗通訊。
    “哈哈...!
    看戲被容容抓包,你們也真是可以啊。
    服氣,真是服了你們。”聽到對面小舞話,老李笑的前仰後合,差點沒岔氣。
    被塗山雅雅抓到他可以理解,畢竟雅雅實力跟她們相差不大,勝負難料。
    一羣破五境,有神有極限封號鬥羅的強者被主動散開妖力的容容抓到,李三道都替她們丟人。
    “不是我們,我覺得是火舞她們氣息被發現了。”暗通訊,聽到李三道大笑,小舞姐果斷甩鍋。
    不過她說的也沒錯,作爲神,九十九級封號鬥羅在她面前根本就是弟弟級別。
    如果不是大家都已經破五境,將戰鬥力無限拉近,水冰兒幾個她們五個還真有資格不放在眼裏。
    當然,五境破開以後,單論戰鬥力,其實大家已經算是半斤八兩。
    只有防禦力,恢復力方面,水冰兒幾個還不行。
    就拿火影打個比方,小舞幾個是上忍,火舞幾個就是特別上忍。
    小舞幾個各方面都達標,火舞幾個則是隻有攻擊力勉強達標。
    “嘖嘖,小舞,鍋甩的不錯。
    說說,爲什麼聯繫我?”
    李三道院子建在山腳下,連接山體,按照他的要求,塗山賣給他這座山山腳下是有溫泉和溪流的地段。
    溪流穿過小院,潺潺流水聲讓人格外放鬆,於是老李就在小溪邊弄了一座涼亭。
    此時的他就坐在涼亭喝茶,焰鷹和朱竹雲則坐在涼亭邊,要麼看風景。
    這種事要是換做以前,她們絕對不會浪費時間欣賞風景。
    自打跟了李三道,開始明白心境對於修煉的重要性,她們也就嘗試着開始這麼做。
    時間久了,習慣也就養成。
    端起茶杯輕抿一口,聽對面小舞說容容邀請自己看戲,李三道撇撇嘴。
    看過劇情,黑狐和北山妖帝石寬要來塗山搞事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行...!既然小容容想讓咱們幫忙,咱們怎麼也要幫襯一把。
    告訴他,好戲開場我會自己過去,讓她安心。”
    望着黑掉的大平板,老李陷入思索。
    這次的劇情說實話,即使塗山容容不聯繫自己,他也打算插一手。
    梵雲飛和石寬先後都要來塗山,李三道想嘗試着拉攏兩人。
    雖然可能性不大,但嘗試一次終歸是好的。
    幾句話的問題,又不耽誤時間。
    “大人,需要我們做點什麼?”素手端起茶壺替李三道添水,朱竹雲動作端莊優雅,像極了古代大家閨秀。
    經過長久觀察,她發現李三道似乎特別喜歡這種氣質。
    纖長白嫩的小手很美,然而殺起人,這雙手又異常好用。
    等她放下茶壺,李三道順勢將其小手抓住放在掌心把玩。
    “黑狐娘娘,歡都擎天那個老怪物,北山妖帝毀滅天君石寬,現在的沙狐王梵雲飛,傲來國二小姐六耳,雅雅和容容加上隨時可能爆發的紅紅,算上一氣道盟那些傢伙還有一衆妖王齊聚塗山。
    這次塗山的熱鬧,足以媲美五百年前的沐天城。
    你們倆留着看家也好,看熱鬧也罷,全都隨你們,自己隨意。”
    拉着朱竹雲的手,讓她坐自己腿上,李三道用着平靜的語氣無所謂道。
    朱竹雲和焰鷹在一起,即使這些強者都在,李三道也不用擔心她們會出事,自然百無禁忌。
    “好,我聽大人的。”嬌軟的身子靠進李三道懷裏,朱竹雲輕輕點點頭,一雙美眸半眯着,享受主人輕撫。
    武魂是幽冥靈貓,她們三姐妹對於被擼很沒有抵抗力。
    見到兩人情況,焰鷹很識趣的假裝看不見。
    ……
    塗山,小舞掛斷暗通訊,見塗山容容眼睛睜開看着自己,對她笑了笑。
    “小容容,算計我們也就算了,算計我家大人,這次大人不跟你計較,我當不知道。
    要是再有下次,小心姐姐生氣抽你哦。”
    對着塗山容容比劃一下小拳頭,明明是在威脅,笑嘻嘻的模樣卻一點都不嚇人。
    小舞模樣,塗山容容只是摟住她胳膊嬌笑道:“小舞姐你兇我也沒用。
    事關塗山,三道大哥房子還有幾十年使用權,讓他看戲順便保護自己房子又怎麼能說算計?
    走吧,妹妹帶你們去看一場好戲。”
    拉着小舞,塗山容容很快將幾人帶到一處不高的斷崖邊。
    斷崖下,一座醫院大樓拔地而起,就孤零零坐落在下方。
    似乎怕幾人不明白,塗山容容還好心解釋道:“上次蘇蘇偷偷溜出去做梵雲飛的任務,正好碰到白月初。
    兩人在任務期間發生點意外,蘇蘇體內紅紅姐甦醒過一瞬間。
    雅雅姐不相信,所以我們今天想要將當天的情景複製一次,看看還能不能將姐姐再次喚醒。
    畢竟,五百年了,姐姐一次沒出現過,而且當時並沒有直接證據可以證明蘇蘇就一定是紅紅姐,雅雅姐現在已經變的沒耐心了。”
    聽到塗山容容解釋原因,小舞好笑看着她。
    “怎麼,小舞姐你不信?”
    “我信你個鬼,你個臭容容,別以爲我不知道,當初的平丘月初和南國公主歡都落蘭續緣,就是紅紅藉着蘇蘇身體同意的。
    跟我撒謊,麻煩你下次提前打個草稿。”
    手在塗山容容額頭敲一下,小舞姐還不忘白她一眼。
    “呀...!小舞姐,那時你們明明不在,又怎麼會知道姐姐短暫出現的事?”
    被敲一下,塗山容容並沒在意。
    可小舞的話,卻着實把她給嚇一跳。
    “哼...!姐姐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想到劇情,小舞晃動一下小拳頭,雖然語氣得意洋洋,到底沒把實話說出來。
    平丘月初的事發生的時間李三道正在閉關啃基因知識,小舞她們雖然有心到處玩,但大人都那麼努力,她們也沒好意思出去追劇。
    那段時間,除了偶爾去塗山逛街,她們幾乎都是宅在家裏,真就如同古代大官家的小妾一樣。
    深深看了得意洋洋的小舞一眼,再看看笑嘻嘻看戲的寧榮榮幾個,塗山容容到底沒多說什麼。
    一行人來到,王家老爺子和家主還有下面一衆眼員早已就位。
    見到小舞幾女,王老爺子詫異道:“二當家,這幾位姑娘是...?”
    雖然心裏有所猜測,但他還是抱拳問了一嘴。
    “這幾位是三道大哥家眷,你們一氣道盟應該有記載吧?”
    指着小舞幾人,容容沒有用侍妾,小妻,介紹幾女。
    實力在那擺着,哪怕在李三道面前沒什麼咖位,但塗山容容可不會小看幾女。
    聞言,王老爺子和王家家主兩人立即神情肅穆,恭恭敬敬上前行禮道:“見過幾位前輩。”
    他們父子敢調戲塗山雅雅和塗山容容,但面對李三道的一衆女人,他們卻不會有丁點不尊重。
    實力是一方面,主要是衆女都是人族強者,還是老前輩。
    雖然李三道從沒幫助過一氣道盟,甚至懶得關注。
    但人類有他這個至強者存在,各大妖皇無形中就不敢小窺人類,這就是一種貢獻。
    作爲一氣道盟盟主,兩人很清楚李三道存在的意義。
    哪怕他不是一氣道盟之人,兩人仍然給足尊敬。
    “呵呵...!起來吧,我們可不喜歡被別人叫前輩。”
    見兩人行禮後始終保持恭敬姿態,小舞笑了笑,一揮手就用神力輕鬆將兩人托起。
    “好厲害!
    侍妾尚且這麼厲害,李前輩本人又有多強?
    還有道盟記載中關於實力和長生的事情,難道都是真的?”
    小舞不知道,她輕描淡寫的一手,已經讓兩人心裏翻起驚濤駭浪。
    見識過在人類城市李三道與塗山雅雅的簡單交手,因爲心思都放在孫子身上,他還沒怎麼多想。
    現在孫子的問題已經解決,再見到五百年前的人物,王老爺子感覺自己心跳都快上幾分。
    “李三道,五百年前至強者,沐天城一戰響徹天下。
    更有甚者,獨自一人在圈外生活幾十年,迴歸之後容顏不變,被人發現其可能長生不老,後經證實。
    三百年前帶着一衆妻妾消失,昨天再次露面。”回憶起道盟記載資料,王老爺子越發覺得這次塗山之旅不虛此行。
    因爲不管李三道是不是一氣道盟的人,只要他是人,他還活着,對人類都有莫大的好處。
    王老爺子心裏還在考慮李三道活着的信息能給道盟帶來什麼好處,塗山容容編排的大戲已經正是拉開帷幕。
    “容容,白月初一眼就看出你們是在演戲,你確定自己做的有意義?
    要不,我幫你把他曾經經歷過這段劇情的記憶刪除,咱們再重新開始怎麼樣?”
    (求推薦,收藏,訂閱)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