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美女總裁的龍血保鏢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3290章 誰更陰險

第3290章 誰更陰險

    
    宋玉嬋雖然洗刷不了聖人法寶上面的精神烙印,但是把這法寶套住還是綽綽有餘。
    似是秦燴這些非法寶主人的弟子,僅僅是知道催動法寶的法紋。
    用的時候簡單,但是被人套去法寶的機率也大。
    當初宋玉嬋的師母憑藉一尊混元金斗,不知道套去了多少仙家的法寶。
    宋玉嬋的混沌青蓮捕捉一個打神磚,一點都不是問題。
    崑崙四個弟子眼見宋玉嬋連打神磚也能困住,一時嚇得往後直退。
    他們是來幫忙的,不是來送命的。
    這個忙,顯然超出了他們的能力。
    丟失打神磚可是大罪,秦燴急的上火,臉上卻故作平靜,與宋玉嬋商量道,“罷了,冤家宜解不宜結。我放了你家師兄,你把打神磚還我。”
    他把陰陽圖裹在身上,怕宋玉嬋突然對他出手,完全不顧身邊四個師弟的安全。
    宋玉嬋故意揭穿他道,“你這麼怕死?怎麼不擔心你師弟的生死?你這陰陽二氣圖完全可以護住他們四個人,可是你怎麼只披在自己身上?”
    四個崑崙弟子怔了下,紛紛看向秦燴。
    秦燴臉一紅,與宋玉嬋強辯道,“你休要挑撥離間,我與師弟情同手足,怎能不顧他們的生死?我這樣做,無非是想單獨會你!我大哥站在這裏,我不照樣沒有庇佑他嗎?”
    他這樣解釋也合理,不過卻讓四個師弟心中留下了芥蒂。
    秦成在一旁苦笑了下,暗道二弟啊二弟,別人不知道你,大哥可瞭解你。
    關鍵時候,你是真的只會考慮自己啊!
    許仙在城牆上看的直樂,心道對付秦燴這種不講道義的小人,還是得宋玉嬋這個丫頭來做。
    宋玉嬋答應了秦燴道,“行吧!你先放了我師兄,我馬上把打神磚還你。”
    秦燴陰着臉道,“笑話,我要放了你師兄,你不還我怎麼辦?”
    宋玉嬋道,“那我還擔心,我還你打神磚,你不放我師兄怎麼辦?”
    兩人僵持了下,各自說的都有道理。
    宋玉嬋與秦燴提議道,“這樣吧!我出個主意。你讓你的四個師弟過來當個人質,我把打神磚給你,你把我師兄放了,我再把你的四個師弟放了。”
    秦燴本來還想着陰宋玉嬋一把,馬上否決道,“你休想,我怎會讓師弟去冒險?”
    四個師弟一陣點頭,暗道師兄大義。
    宋玉嬋坐了下來,與他淡笑,“即是如此,那我就不勉強了。你的打神磚也是有規律可循,不過是按照一些法紋便能催動。我坐在這裏參悟一會,這打神磚以後就歸我使喚了。”
    “聖人法紋,豈是你能參悟的?”
    秦燴臉色動容,明顯着急。
    他嘴上強硬,心裏卻對宋玉嬋的手段頗有忌憚。
    她都能困住打神磚,想來也可能參悟打神磚。
    可是這法寶,師傅臨走前分明是讓他滴血認主的。
    若無裏面的精神烙印,法寶是不會認可其他人的啊?
    宋玉嬋不理他,頭頂的混沌青蓮不斷放出青光,把打神磚在裏面翻來轉去。
    秦燴着了急,這要是真的讓宋玉嬋把法寶給奪了去,他在崑崙以後就別想翻身了。
    他與宋玉嬋主動開口道,“你能保證,說話算話,不傷我師弟性命?”
    四個師弟同時瞪眼看向秦燴,暗道這就把我們給賣了?
    宋玉嬋淡笑,“這是自然,我與他們無冤無仇。只要他們乖乖的不招惹我,我幹嘛要結下這因果?”
    秦燴吸了口氣,與四個師弟抱拳懇切道,“師弟,師兄沒辦法了。丟失師門法寶,可是大罪。只要你們幫師兄一次,回到師門,你們要什麼師兄就給你們什麼。”
    四個師弟在心裏盤算了下,到了這一步,不幫也不是,幫也不是。
    秦燴乾脆直接亮出了好處道,“性命有關,師兄也知道你們爲難。這樣,我這裏有一千萬靈石,先交給你們分了。你們若是幫忙,待會再給你們一千萬!”
    他把納戒取出,交給了四人。
    四人看到了靈石,這才痛快的下了決心道,“師兄,都是同門師兄弟,何須這麼客氣,我們幫你就是了。”
    “是啊,師兄,給靈石多見外。”
    “師兄,你這就是見外了。”
    他們嘴上說的好聽,手裏卻把靈石收了起來。
    一人帶頭走了過去,紛紛小心的站在了宋玉嬋的身邊道,“我們來了。”
    宋玉嬋指着秦成道,“他也過來。”
    “怎麼把我也帶上了?”
    秦成心裏直罵,與秦燴直叫,“二弟,不要相信這個妖女,她可是殺人如麻的。”
    秦燴頭冒冷汗,這要是不讓大哥過去,四個師弟定然離心。
    都這會了,他也沒有選擇,與大哥相求道,“大哥,我不會讓你有事的,相信我。”
    秦成無奈,悶着腦袋走了過去。
    “那就開始吧!”
    宋玉嬋嘴角上揚,頭頂的混沌青蓮,荷花綻放,從裏面閃出一道金光,咻的往秦燴的手裏飛了過去。
    秦燴施展法門,急忙把打神磚收回。
    他與四個師弟和大哥使了個顏色,示意他們快走。
    四個師弟和秦成一瞪眼,正要遁空離開,四周卻被一道青光罩住。
    砰的一聲,把他們的腦袋都撞了回去。
    要不是宋玉嬋留情,他們都被這混沌之氣絞成渣滓了。
    她與秦燴平靜自若道,“不要耍小聰明,本姑娘的劍可是能殺仙的。”
    她手裏的誅天劍一亮,隔着一層混沌之氣做成的劍鞘,還是能感覺到裏面滾滾的殺氣。
    四個師弟和秦成被混沌之氣困住,急的與秦燴直叫,“師兄,救我們!”
    “二弟,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啊!”
    “師兄,你快放了她師兄啊!”
    “……”
    五人急的一陣大喊。
    秦燴心裏是一百個不願意,但還是沒辦法的擡手,把武松身上的黃金軟繩收走。
    這黃金軟繩,乃是他祖師爺元始天尊的腰帶。
    此物要是纏人,一旦用力便能把人的身子和元神勒成齏粉。
    他本想借此殺了武松,奈何對手如此狡詐,竟然用他的師弟和大哥當人質。
    武松恢復了自由後,氣的提刀與秦燴直罵,“卑鄙小人,有膽子與老子光明正大的打一場!”
    秦燴知道武松厲害,若不憑藉法寶,他與武松的勝負在五五之間。
    他可沒有與武松戰鬥的意思,只是擡眉與宋玉嬋直喝,“現在能放了我的師弟和大哥了嗎?”
    宋玉嬋看着他露出了人畜無害的笑容,很是乾脆道,“不能!”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