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永序之鱗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破碎之鱗 第732章 拉姆齊全面戰爭(5)(求推薦票!求月票!)

破碎之鱗 第732章 拉姆齊全面戰爭(5)(求推薦票!求月票!)

    閃電擊中了託普洛——正在慶祝自己三萬歲生日的底棲魔魚、七腮議會的議員、極怒之洋的法理上的統治者、海底舊民與魚魔怪的守護者——他被震得倒飛了出去,向滾燙的煤塊似地在海水之中拉出了一條白線。

    在場的所有異怪全都瞪大了眼睛(如果有的話),驚悚地看着慘遭雷劈的主人。震驚讓它們齊齊退縮,但那隻持續了一瞬間。它們之中最高大的魚魔怪吼了一聲,聲音聽起來像是在魚缸裏面敲擊破碎的大鐘。然後,半數的異怪全都撲騰海水,遊向傳送門所在的位置。另外一些具有天生施法能力的異怪,則全都解下自己的礁岩法杖,對着這個突然出現的異界之門施展法術。

    託普洛緩了過來。他先是向凍住了似地按兵不動,等到體內的雷霆全部消散才發出一聲怒吼。他裸露的胸膛上橫亙着錯從複雜的傷痕,一對眼窩空蕩蕩的已經失去了眼球,另外一個眼睛則燃燒着熊熊的怒火。“不管你是誰,我都要把你的靈魂囚禁在海淵深處一萬年!”

    四隻長長的觸鬚從這條三眼怪魚兩側不斷地扭動,他那綠色的身體因覆蓋着透明的黏液而閃閃發光。大量的氣泡包裹着法術符文像是歸巢的蜜蜂也似,一股腦地涌向了不遠處的異界之門。

    “好像出了一些問題,門關不上了,”站在實驗室裏的斯內德平淡地說道,情緒絲毫沒有任何波動。因爲察覺到了此間的異動,奎斯亦來到了這裏,他通過遙視法術看到了生活在島嶼世界的海底異怪正在涌入拉姆齊位面。“把這個開門的位置調換一下,給帝王的軍隊找找麻煩。他們最近太過順風順水,正好勻出一些時間來安頓我的士卒。”

    聽聞這個建議,和僱主一樣黑心的斯內德點了點頭。他掌心向上,朝天一抹,在傳送附近涌出的異怪有一半都變成了玻璃,連同剩下的那些異怪一起被從天上打了下來。變成玻璃的異怪掉到地面上摔成了齏粉,還活着的則重重砸在地上,能夠站起來的不足十個。

    斯內德左手握拳,往攤開的右掌上一敲。那些異怪之中立刻有兩個開始融化起來,血肉從它們的骨頭上被剝落下來,厲聲慘叫着跌倒在地面上,直到融解的血肉堵住它們正在腐朽的喉嚨。還剩六個。斯內德雙手往外一分,那些異怪的肢體被無形的手從軀幹上扯了下來,隨即發生了爆炸,它們甚至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就變成一團團蚊蚋、蒼蠅和黃蜂,飛進了森林之中。

    “先得處理一下那些看到原本位置的傢伙,”半巫妖向奎斯解釋了一下,然後便全神貫注地投入到修改魔法陣上面符文的工作之中。他輕輕地摳下來一枚符文,然後用符文筆在上面修修補補了一番,最後纔將其重新安放回魔法陣之中。“位置調整已經完成。”

    就這樣,一個本不應該出現的傳送門,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點。最終,促成了一件對於奎斯來說非常正確的結果——帝王是拉姆齊世界的一個隱患,底棲魔魚則是他所掌控島嶼世界的一個隱患,兩個隱患碰到了一起——“同歸於盡就最好了,”奎斯暗暗想道,“不過好像還差些什麼,我還得爲他們多製造些矛盾,那樣打起來纔會更加熱鬧。”

    ……

    馴犬者沒有作聲,只是向外眺望着漸濃的暮色。地平線那頭的某處,他的一支熾影獸羣似乎遭遇了什麼倒吸。那個方向的視野浸透升騰起一團團白色的煙氣,改變了此時天光的顏色,彷彿虛假的黎明。低矮的雲層不時折射出閃光,伴隨着一陣陣獸吼,宛如遙遠的雷霆。

    夜幕降臨,寒意漸長。嘴裏咀嚼着由熬乾的楓糖、碎裂的乾果和熏製的耗子肉共同組成行軍乾糧,一隊惡鴉人在艱難地跋涉。爲了保暖,他們不得不爲自己長有利爪的腳掌裹上一些棉布,但在被鹽水浸泡過後,他們的腳掌已經凍得開始麻木了。

    風越來越強,如同匕首一樣,刺穿了惡鴉人厚實的毛皮。他們打着哆嗦,奮力向前,只是因爲劫將命令他們前來探查這裏發生了什麼。此時,泥淖的地面上的血已經不再冒起熱氣,紅色的血跡經過一片像是被狂風掃過的平地,驀地失去了蹤跡。

    “有什麼東西把屍體拖到了這裏,然後……”帶隊的惡鴉人隊長把自己最後一塊行軍乾糧塞到嘴裏,又從身旁的一個同類手裏奪來了另外一塊,“……吃幹抹淨。”對方敢怒而不敢言,惡鴉人的社會向來如此,強者有肆意剝奪弱者的權力。

    大口咀嚼着食物,發出“嘎吱吱”的響聲。那名惡鴉人隊長還想要在說些什麼,但是他突然就警醒起來,“咕嚕”一聲把所有食物都嚥了下去,“注意警戒,我聞到了生物的氣味。”

    他重新端起長矛,用盾牌覆蓋住自己半邊身子,仔細地向四周踅摸着可能出現的敵人。而就在這時,他驀地感到有什麼東西攥住了自己的腳腕。來不及多想,惡鴉人隊長立刻拼命地向上躍起,他還用帶有利爪的腳掌用力向下蹬踏,想要擺脫這場危機。

    但並非所有惡鴉人都如他一般身手敏捷,十個人爲一小隊的惡鴉人小隊,有將近一半人的人手都中了招。他們被那些從爛泥裏面突然爬起的怪物弄倒在地,然後就帶有尖刺的手爪——和惡鴉人有些類似——捅穿了身體,或者被那些怪物從臉部射出來到三條中空的舌頭所刺穿。

    總而言之,這個小隊有一半的惡鴉人瞬間失去了戰鬥力。惡鴉人隊長緊張地盯視着那羣醜陋的怪物——雖然這種稱呼其實通常都是拉姆齊人對他們的稱呼。但是必須得承認,單單以外貌的獵奇程度而言,惡鴉人在無面潛伏者面前絕對是小巫見大巫——這皮革般的無毛二足生物的臉上沒有五官,渾身上下佈滿了怪誕而令人發毛的漩渦與豁口。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無面潛伏者的形態看似行屍走肉,但是它們卻有着絕對不低的智慧。作爲底棲魔魚衆多造物之中的一種,它們被創造出來,就是爲了混入陸地上呼吸空氣的種族,來從事間諜活動、收集情報。

    只要通過十分鐘的陣痛(對於無面潛伏者來說,變形很痛苦),它們就能完成皮膚的重塑,扭曲它們那橡皮一樣的身體,來獲得新的外形。這種易容惟妙惟肖,幾乎可以以假亂真。唯一有可能暴露的情況,就是在吃飯的時候——即使是在有嘴生物的外形下,無面潛行者也不能進食固體食物。它們只能依靠液體生存,包括受害者體內的血液,而進食的工具便是它們的舌頭。

    閱讀網址:n.


哦!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