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重生世子爺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2776章 真相

第2776章 真相

    
    這個血池的來歷可以追蹤到黑水源的建立,可以說是先有的血池,這纔有了黑水源。
    血池裏的血水是怎麼出現的明宗主大致也能猜測出來。
    雖然黑水源沒有記載,想來參與黑水源建立的老牌成員是清楚滴,多少應該流傳下一些線索。
    這種流傳方式是口耳相傳。
    明宗主眼神掃過在場的長老,悲哀的發現在場的長老沒有一個是當年參與者留下的血脈。
    不僅眼前沒有,黑水源內也沒有,那些勞苦功高的功臣早就死在了歷史的淘汰之中。
    如今還知道血池來歷的也就只有他這個宗主了,他會知道不是因爲他是那些功臣之後,也不是因爲他參與了當年的建設。
    如果一定要說個原因,那就是明宗主繼承了宗主寶座,這個祕密是歷代宗主口耳相傳留傳下來的。
    明宗主陰沉的眸子掃過在場的諸位,深吸一口氣,緩緩道出了當年的歷史真、相。
    血池內的血水是怎麼出現的他不知道,只知道每殺一個人血池內的血水就會多一點,想要把血池積滿,至少要殺九萬多人。
    這個數字使的不少人變色,五喬更是握緊了拳頭,他沒想到黑水源的成立是建立在這麼血腥無情的真、相上。
    九萬多條生命啊,只是黑水源建立的頭名狀。
    爲什麼要這麼做?這個血池有什麼特殊之處,裏面的血水有什麼作用?
    五喬很好奇,紅着眼珠子讓明宗主繼續講。
    這個至少只是初步數字,在以後的日子裏,每個月都要用人命填補血池的血水,至少填上十幾條人命。
    明宗主講到這兒笑的更加淒涼,他的眼神看向禁地內的弟子,眼神帶着欠意。
    五喬等長老的眼神也落在了那些弟子身上,他們現在終於明白爲什麼修煉不達標會關禁地了。
    這哪是懲罰,這是讓他們來送命呢。
    “如果不補充、血池裏的能量會怎麼樣?”五喬沉着臉問道,雙拳握緊,青筋突突的跳。
    “會死,會連累的黑水源上上下下一塊死。”明宗主回道,眼睛裏的悲傷幾乎化成河。
    其實明宗主有時候也會想,爲什麼要成立黑水源呢?成立黑水源的目的真的是讓大家抱團修煉嗎?
    五喬等人被這個答案驚呆了,會死,會一起死,爲什麼?
    問號在腦海閃爍,他們緊緊盯着明宗主,請他繼續講。
    “你們知道嗎?如果補充的慢了,也會受到懲罰。”明宗主說到這兒長長的嘆了一聲,眼神裏的悲傷更濃。
    要問懲罰有多嚴重可以拿三年前的例子形容。
    三年前距此千里之外的一個大勢力望海涯一夜滅門,無一活口,他們是怎麼滅門的?
    明宗主提出這個問題時,衆老長與弟子均是一臉茫然,他們怎麼知道啊。
    只知道望海涯的弟子身體沒有外傷,有些人死時臉上還掛着笑容,是在夢中死去。
    其實明宗主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麼死的,他悄悄調查過一段時間,還沒查出真、相,就被那道聲音警告。
    嚇的明宗主立刻收手,再也不敢提望海涯的事情。
    今天會提出來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不把這事講明白,他過不了眼前這關。
    一個虎視眈眈的二長老,一個不管事的大長老,還有幾個各懷異心的長老,最後還有一個爆燥的太上長老五喬。
    這些人沒有一個好相與的,如果講不清楚他會死的很慘。
    別的不說,五喬就能第一個爆掉他的腦袋。
    當初五喬是有望成爲宗主,就是因爲五喬極立反對末位懲罰制度,這才取消了他的宗主資格。
    五喬認爲弟子修煉不達標並不全是他們的錯,也有可能是他們的資質不夠,既然沒有修煉的天賦,可以讓他們轉行。
    比如干灑掃的活,當個做飯的廚子,燒火的伙伕,沒道理逼着他們苦修,更沒道理把人關入禁地,從此過上不見天日的絕望生活。
    這個理念與黑水源的制度相背,而且那些隱藏在暗中的真、相更不能爆出來,所以五喬成了太上長老。
    明宗主把事情真、相從頭到尾講一遍,講完後只覺得渾身輕鬆,那座壓在他心頭的大山終於移開了。
    “那些修煉不達標的弟子送入禁地就是來送死對吧?”五喬咬着後槽牙問道。
    “是。”明宗主低下頭回道。
    “那些外出歷練失蹤的長老並不是意外,也是被人弄死的對吧?”五喬又問。
    李東陽看到這兒挑眉,直覺告訴他五喬應該是猜到了點什麼,這個老傢伙能成爲黑水源唯一的太上長老肯定是有原因滴。
    明宗主低下頭,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其他長老紛紛露出驚訝的表情,一副受驚過度的鬼樣子。
    莫長老更是連呼不可能,那些長老明明是去探險了,怎麼可能被人弄死呢,這不可能,他們都是出了意外。
    如果是被人刻意弄死,那他還修煉個錘子。
    五喬斜了一眼莫長老,不想理會那個二傻、子。
    “我沒有證據。”明宗主從牙縫裏擠出五個字,五個字透露出一個信息,那就是他也懷疑過,甚至調查過。
    五喬的眸子半眯,眼底閃過光芒,他知道明宗主不是個蠢的,他懷疑的事情明宗主沒道理不懷疑。
    “你是怎麼知道禁地出了問題?”五喬又問道。
    明宗主深吸一口氣,從懷裏拿出宗主令牌,閉閉眼睛,這才堅定的說道:“有一道蒼老的聲音通過宗主令牌傳音給我的。”
    看到五喬露出懷疑的神色,明宗主只好繼續解釋。
    這個宗主令牌並不是黑水源自制的,而是有人發放給他們的,這塊令牌誰都搶不走,只認宗主一人。
    而且就算是前任宗主身死,這塊令牌也會自動飛回,飛到現任宗主手裏。
    至於令牌的來歷明宗主說不上來,只知道這個令牌受制於某個強者,那個強者還會通過令牌發送命令給他們,讓他們辦事。
    有好幾次黑水源的行動沒頭沒尾,特別突然,那就是蒼老的聲音下達的任務。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