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禁區獵人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六百六十二章 蜘蛛跳

第六百六十二章 蜘蛛跳

    攝像機取境框裏的異種天蝶,越來越近了。
    到了這個時候,林朔心裏不由得暗自佩服起了魏行山。
    攝影師這活兒可不好乾,尤其是在生命受到直接威脅的情況下,有膽子擡着攝像機繼續拍,而且還要控制鏡頭的穩定度,那是很難的。
    老魏這個半路出家的攝影師,居然能把頭一天的拍攝任務盯下來了,不容易。
    像林朔這會兒,就惦記着把肩膀上的這臺攝像機給扔了,把追爺抄上手這才合適。
    可他心裏也清楚,哪怕是把追爺請到手上來,也於事無補。
    追爺本身的材質強度很高,韌性也足,但它畢竟是把反曲弓,得考慮到弓身的彎曲功能。
    跟異種天蠶絲比硬度,那是不行的。蘇家人的畫牢追爺就破不了。
    同理,異種天蝶的吐絲攻擊,追爺也沒什麼辦法。
    而且此時異種天蝶數量衆多,追爺也就三根箭矢,杯水車薪,改變不了目前的局勢。
    在這種情況下,要是苗姨娘在就好了。
    對苗家陽八卦借物而言,這兒有地熱,乃離火旺盛之地,多少異種天蝶都不夠苗姨娘一把火燒的。
    這就是獵門三道修行,各有所長的地方。
    林朔之前在婆羅洲的仙本那,也用過類似的手段,離火龍息術,目前這個情況也適用。
    不過當時林朔能使出這個手段,一是福至心靈,是生死關頭的一種臨場頓悟,二是當時炸彈剛剛燃爆,周圍的離火特別旺盛。
    如今這山頂上,離火是埋在石頭底下的,感悟起來隔着一層,以林朔如今陽八卦的造詣,聚集不了像婆羅洲那次這麼大的規模。
    這樣的遠距離攻擊手段,拼得無非就是兩樣東西,一是攻擊面積,二是攻擊距離。
    林朔自問在目前的情況下,自己一道離火龍息吐出去,噴不了多遠,有個三十米開外,離火就衰減成熱浪了。
    而且能涵蓋的範圍,也罩不住那麼多異種天蝶。
    射程和攻擊涵蓋面積都不佔優,所以林朔覺得目前這個局面,除了拉着大姨子跑路之外,幾乎無解。
    只是聽大姨子的言下之意,好像事情會有變數,讓自己再等等看。
    而林朔心裏頭,多少也是有譜的。
    他知道異種天蠶絲,長度可以參考蘇鼕鼕的十方羅剎攻擊範圍,一百米左右。
    這還是蘇家獵人上千年不斷培育的結果。
    野生的天蝶,絲線長度應該還到不了一百米。
    所以在落入天蝶百米範圍之前,自己跟大姨子還是有機會跑路的,這種東西反正飛不快。
    而今天晚上,林朔跟蘇鼕鼕兩人之所以站在山頂不下去躲避,就是爲了多收集這些異種的情報。
    所以能多看一會兒是一會兒,林朔並不着急走。
    扛着攝像機繼續盯着這羣遠處的蝴蝶,比起之前,這會兒好在蘇鼕鼕是老實了,林朔心思反而比之前更穩定一些。
    頭腦一旦冷靜下來,林朔心裏也就有猜測了。
    今天晚上這一出,應該就是蘇鼕鼕有意無意間促成的,她瞞下了不少東西。
    從那頭蜘蛛出現開始,這女人就反常。
    斥候位獵人向狩獵隊彙報情況,確實需要言簡意賅,可她之前也太簡短了。
    就報個方位,其他什麼都不管了,相應的分析預測一概沒有。
    這頭蜘蛛,到底是怎麼完成那麼快速的動作的,它幾乎是瞬移了。
    這種情報賀永昌的眼睛捕捉不到,蘇鼕鼕的耳朵應該是能聽出端倪的。
    至少她得說明一點,這東西動輒十公里的移動範圍,到底是從地面上跑過去的,還是從地底下鑽過去,或者乾脆是從天上蹦躂過去的。
    這個情報將直接決定狩獵隊的狩獵方案,很重要,結果她壓根沒提。
    爲什麼不提,當然不是她能力不夠沒意識到,也應該不是憋着想害狩獵隊。
    而是她心裏有譜。
    類似於今晚的這種情況,異種天蝶和異種蜘蛛同時出現,她昨晚就經歷過,並且倖存下來了。
    所以她就認爲,目前局面仍在她掌控中。
    於是她不僅瞞下了情報,還有心思順便吃了自己一次豆腐。
    由此林朔可以推斷,那種能瞬移的蜘蛛,應該是異種天蝶的天敵。
    異種天蝶晚上從裂谷裏飛出來,到地面上狩獵。
    蜘蛛先一步埋伏在地面上,等着狩獵異種天蝶。
    最後蜘蛛狩獵成功,吃飽了回去了。
    只有在這種情況下,蘇鼕鼕才能在昨晚倖存下來。
    想到這兒,林朔剛要對蘇鼕鼕開口求證,他就忽然發現,夜空中一道綠光掠過。
    那羣在天上不斷撲騰的異種天蝶,忽然少了幾隻。
    這些異種天蝶在攝像機的取境框裏,原本就是一片正在忽上忽下運動的綠色光斑。
    就這一下,那道綠光就橡皮擦似的,把最上頭的幾個光斑給擦掉了。
    這道綠光到底是什麼,林朔沒看清,不過他知道就是那頭蜘蛛。
    那頭蜘蛛,應該就是蹦着走的,這一蹦躂速度快距離遠,所以在黑夜中就能造成瞬移的效果。
    同時這種遠距離的快速跳躍,也是這種蜘蛛的捕獵手段。
    這是一頭異種跳蛛。
    林朔又想了想,發現沒錯,這種跳躍式捕獵的手段,正好是異種天蝶的剋星。
    異種天蝶的對敵手段,就是吐絲。
    可是無論是野生天蝶的吐絲,還是蘇家豢靈的天蠶絲,要起到攻擊的效果,必須要有前提,那就是兩端固定。
    一根絲線兩端固定了,加上絲線本身的強度,這就形成了鋒銳,能切割敵人。
    要是沒固定,那就沒用了,不過是一些隨風飄蕩的絲線而已。
    所以異種天蝶的攻擊手段,就是針對地面獵物的,絲線吐下去,花樣層出不窮。
    要麼絲線一頭粘在地上一頭叼在嘴裏,這就算兩端有固定了,能去切割獵物。
    要麼乾脆大量吐絲結成細密的針織結構,把獵物給困住。
    這看起來很厲害,但有個缺陷,對付天上的敵人,它們沒招。
    絲線往天上吐,沒用,另一頭沒法固定。
    要是擱在地底環境,這個不叫缺陷,因爲地底空間是封閉式的,上面有穹頂。
    地面上,腦袋上方就是大氣層了,沒東西能固定絲線,這就要命了。
    而這頭異種跳蛛捕獵,那是有講究的,林朔第一下就看出來了。
    它是從異種天蝶羣的最上方掠過去的,先朝飛在最上面的異種天蝶下手,這樣就根本不給異種天蝶用絲線反抗的機會。
    很快,這頭異種跳蛛的第二次攻擊來了。
    又是一道綠光閃過,天蝶羣的最上方,又有五隻天蝶消失了。
    有過這麼兩回攻擊,異種天蝶就算神經系統再不發達,也知道出事了。
    綠油油的一大片撲棱蛾子,開始掉頭往回飛,看樣子是放棄了林朔和蘇鼕鼕這兩個獵物。
    可它們這種令人着急的飛行速度,就成了生存的絆腳石。
    異種跳蛛速度快,追着殺。
    林朔就看到夜空中不斷有綠色光芒掠過,隨着異種天蝶的撤退越來越遠,然後鏡頭裏的天蝶羣,數目也就越來越少。
    看到這裏,林朔知道今晚的事情,應該是暫時告一段落了。
    兩種東西那就是神仙打架,跟地面上的人沒太大關係。
    結果就是異種天蝶被屠殺殆盡,然後異種跳蛛跟昨晚似的,吃飽了就回裂谷了。
    蘇鼕鼕這時候說道:“你也看到了,在地面上,獵人要對付這種大規模的異種天蝶羣,是非常困難的。
    不過從這頭跳蛛身上,我們應該能夠受到足夠的啓發。
    我們人類雖然不可能跳那麼高,也跳不了那麼快,可是我們對地形的理解,肯定不會輸給這種行動只憑本能的東西。
    所以對付異種天蝶羣最好的戰場,不是在地面上,反而是在地底。
    地面是平面的,地底是立體的,要複雜得多。
    尤其是我的十方羅剎,在地底才能發揮更大的威力。
    在這種山頂上,我拿天蝶羣沒什麼辦法,可要是在地底,它們遇上我就死定了。”
    林朔到這會兒,也就沒什麼好拍的了,天蝶都被吃乾淨了,跳蛛也走了。
    獵門總魁首把攝像機拎在手裏,說道:“這麼看起來的話,異種天蝶倒是不難對付。
    這無非是一道幾何題而已,只要利用好地形,哪怕我們不是蘇家獵人,至少也能做到自保無虞。
    現在的問題,是這種跳蛛。”
    蘇鼕鼕搖頭道:“跳蛛應該也不足爲慮,現在是在地面上,它騰躍的空間大,所以就能大範圍瞬移。可要是在地底,它的活動空間就受限了,至少移動能力沒現在這麼嚇人。”
    林朔沉聲說道:“你只是憑聽力感覺,所以你沒我剛纔看得那麼清楚。
    這隻跳蛛,讓人頭疼的地方並不是它的移動能力,而是它的狩獵智慧。
    一般來說,像蜘蛛蝴蝶這樣的東西,神經系統跟我們人類比,是極不發達的,它們沒有大腦,沒有後天學習能力,一切行動只憑先天本能。
    所以這種跳蛛,就顯得極爲可怕了。
    這種東西不見任何資料記載,幾乎可以斷定它是地底生物。
    作爲一頭地底生物,它來到地面上,很快就掌握了這種捕獵異種天蝶的技巧。
    地面對它來說,應該是全新的環境,它居然這麼快就適應了。
    這就說明它有後天學習能力,甚至會思考。
    要對付這種東西,可沒你想象得那麼簡單。”
    蘇鼕鼕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嗯,你說得對,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林朔看了看錶,發現這會兒不知不覺,已經快凌晨兩點了。
    山底下,魏行山的鼾聲都傳上來了。
    林朔嘆了口氣,說道:“大家都累了,今晚就歇了吧。”
    “不如,我們就在山頂上過夜算了?”蘇鼕鼕建議道。
    林朔沒搭理她,頭也不回地往山底下走。
    ……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