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雪狼出擊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1907章 一起旅遊

第1907章 一起旅遊

    林松無奈的笑了笑,這女人根本就不知道雪狼的神奇,它可不是普通的狼狗,他是純種的白毛狼王后代。
    他懶得跟蘇梅解釋,擡頭髮出一聲嗷的狼吼聲音。
    吼聲震天響徹叢林,雪狼也發出一聲狼吼,朝着野狼羣走去。
    而此時野狼羣的狼王站起來,走向雪狼。
    “大哥,雪狼有危險。”蘇梅一臉擔心的說道。
    林松衝着她虛了一聲說道:“別說話,看着就行了。”林松對雪狼充滿了信心,這對於雪狼來說,只是很小的一場戰鬥。
    忽然雪狼發出嗷的一聲狼吼朝着前方衝了出去。
    隨着雪狼的出擊,野狼也衝了過來,一黑一白,相對而行,很快衝到一起。
    雪狼和野狼幾乎同時竄起來,撞擊再一次,接着一聲慘叫,當兩頭狼落在地上的時候,黑狼肚子劃開一條血口,五臟掉落在地是。
    雪狼衝上去,一口咬住野狼的脖子,用力的甩動,直到野狼徹底的死掉。
    林松一臉的平靜,發出嗷的一聲狼吼。
    雪狼會意也發出一聲狼吼,趴在地上的野狼羣,匍匐跪拜,同時發出狼吼聲音,猛然轉身,衝進了叢林。
    轉眼間狼羣消失不見,只剩下慘死的野狼王。
    雪狼回到林松的身邊,蘇梅一臉的好奇,想要身手去摸它。
    雪狼齜牙咧嘴,渾身白毛直立。
    蘇梅嚇了一跳,連忙躲在林松的身後,小聲的說道:“大哥,它也太兇了吧。”
    林松無奈的搖搖頭說道:“它叫雪狼,好了,你回去吧,別再跟着我們了。”
    他說完衝着雪狼揮手,朝着前方走去。
    蘇梅追上來,大聲的說道:“你這個男人太狠心了,荒郊野外的,還有狼羣,你忍心讓我一個人留下。”
    林松可沒空陪她玩,擺擺手說道:“我要去鄰國,你不會也跟着我去吧。”
    “跟你去怎麼了,反正在國內不好玩。”蘇梅一臉無所謂的樣子。
    林松有些意外,本來想嚇唬一下這個女人,想不到她居然不怕,他回頭看了看大山叢林,把一個女人丟在這裏,確實不太好。
    算了到了鄰國有人的地方在想辦法把她甩了。
    林松點點頭說道:“隨你吧,跟緊點,別走丟了。”他說完帶着雪狼大步的往前走。
    蘇梅一臉的高興,被綁架的事情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她蹦跳着跟着林松的身後,無拘無束的樣子。
    大山叢林可不好走,各種野獸很多,蘇梅時不時發出一聲尖叫,林松很是無語。
    他裝出很神祕的樣子說道:“別出聲,一旦被發現,會被亂槍打死。”
    蘇梅吐了吐舌頭,老實了很多。
    不知不覺中,天已經黑了下來。
    林松跟蘇梅,加上雪狼已經到了鄰國境地。
    這裏是一片很典型的闊葉林,按照林松的計劃,穿過闊葉林,一直王南,走海路,去南海無名島。
    經過兩個小時的行軍,蘇梅累的夠嗆,一直嚷着腳疼,直接坐在地上,大聲的說道:“峯哥,太累了,休息會吧,這地方看起來不錯,前邊還有人家。”
    林松也確實累了,點點頭,坐在一個木樁上,此時夜色漆黑,肚子餓的咕嚕嚕的叫。
    他從揹包裏拿出幾塊壓縮餅乾,遞給蘇梅,一臉嚴肅的說道:“吃點食物,到了有人家的地方,我們就各走各的。”
    蘇梅接過壓縮餅乾咬了一口,小眼睛轉個不停,笑着說道:“峯哥,你不是去海上嗎,想去海上,沒有船票可不行,你不會是偷票吧,南國,管理很嚴格的。”
    林松一怔,他要想上船,有一百種方法,但是要能合法上船,他也求之不得,林松從上到下看了看蘇梅,很平靜的說道:“你有錢,拿出來吧。”
    蘇梅挺了挺腰板說道:“我當然有錢了,但是得去南國銀行才能取出來。”
    林松現在是去救人,他可沒空去城市裏閒逛,這女人在耍心眼。
    他擺擺手說道:“不用了,我有辦法上船。”
    “不遠,不遠,我一個人不敢去,這周圍有黑索武裝的人”蘇梅連忙擺着手說道。
    林松一怔,黑索武裝,他蹭的一下站起來,一把抓住蘇梅的胳膊,冷冷的說道:“黑索武裝,他們在哪,帶我去見他們。”
    既然這裏發現了黑索武裝的人,那就沒有必要再去無名島。
    蘇梅被嚇了一跳,看到林松一臉恐怖的樣子,很是害怕,聲音顫抖着說道:“黑索武裝,很厲害,他們很神祕,我也不知道他們在哪。”
    林松眼睛裏閃過一抹狠色,大手抓着蘇梅的胳膊,冷冷的說道:“你剛纔說黑索武裝在附近,怎麼回事。”
    “我以前出來遊玩,曾經碰到過他們,差點被他們抓了。”蘇梅聲音顫抖着說道。
    林松一臉的失望,原來只是一個巧合,但是有巧合就有希望,他拉着蘇梅的胳膊說道:“我們現在就去,希望碰到黑索武裝。”他說完也不管蘇梅願不願意,拽着她往前走。
    蘇梅本來要掙扎,但是他還沒有反應過來,就隨着林松往前奔跑,飛了起來,現在的她就跟一片樹葉一樣。
    林松故意製造出一些動靜,試圖引出黑索武裝的人,但是當林松帶着蘇梅衝到一個城市的邊緣,連個人毛都沒有出現。
    這讓他一陣無語,他站在一處高地上,低頭看向遠處的萬家燈火。也不知道秦雪現在怎麼樣了。
    他猛然轉身,盯着蘇梅說道:“你對黑索武裝瞭解多少,他們總部在哪。”
    蘇梅被林松兇狠的眼神嚇得差點沒有叫出來,聲音顫抖着說道:“不知道,就碰上過一次,”
    蘇梅咳嗽一聲繼續說道:“你找他們幹啥,他們殺人不眨眼,很危險的。”
    “我要救人,他們抓了我女人。”林松冷冷的說道,眼睛裏閃過一絲狠色,恨不得現在就找到他們拼命。
    蘇梅忍不住啊了一聲,她對眼前這個男人充滿了欽佩,獨身一人帶着一條狗要從黑索武裝手裏救人,儘管很難,但是很男人。
    她挺了挺腰板說道:“我認識一個人,或許知道黑索武裝的下落。”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