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傳奇1997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三百零三章 雲計算競爭

第三百零三章 雲計算競爭

    “去IOE”這個說法,
    是在王堅博士加盟百度研究院、原“大中臺”事業羣改組爲易趣雲。
    隋波提出了公司系統平臺的“自主研發”道路和“雲計算”戰略之後。
    在去年初的長城會議上,正式確定的。
    星河系旗下的電商、搜索、社交業務,都是平臺級的應用。
    隨着業務發展,
    無論是海量暴增的數據,還是大規模高併發的互聯網行爲、對計算能力的巨大需求……
    現有的傳統服務器架構和集中式Oracle數據庫架構,已經越來越不適應業務擴展的需要。
    不僅成本高,維護費用高。
    甚至可能會導致,系統被主機和硬件廠商所“綁架”,不得不持續增加投入成本。
    而隨着星河系的盤子越來越大。
    所需要付出的升級硬件和維護的代價,也會越來越驚人……
    在這兩年易趣618大促、淘寶雙11促銷活動,電商業務量暴增;百度全球化擴張步伐導致的數據存儲和檢索量激增;易迅在社交和遊戲業務上的快速增長等情況下……
    “去IOE”,就更加變得勢在必行了!
    所謂“去IOE”。
    其核心是低成本、線性可控、去中心化(分佈式):
    “PC Sever替代IBM小型機;MySQL+自研數據庫替代Oracle;去EMC,用中低端存儲”。
    簡單來說,
    傳統的IOE代表的是集中式架構,而“去IOE”,就是推動分佈式架構代替集中式架構。
    其實質,與“雲計算”戰略是緊密相連的。
    在今天的合夥人會議上,
    王堅博士第一次向所有合夥人,詳細闡述了目前“去IOE”和雲計算的進度。
    “像我們星河集團這樣大規模的互聯網應用,採用開源、開放的系統架構,這其實並不是什麼新的發明。
    國外的Google、亞馬遜這些公司,都是採用的類似系統架構。
    只不過,它們幾乎一開始就沒有采用IT商業公司的架構,所以他們不用“去IOE”。
    而我們在前期,由於沒有足夠的技術實力來開發自有系統。
    爲了系統的穩定性和高性能的運算存儲,採用了高端的IT商業公司架構。
    現在基於集團業務發展的需要,同時也積聚了一定的技術實力。
    是時機可以開展自主研發了。”
    王堅顯得頗有感觸: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困難是非常大的……
    多虧了波總、龐總的支持,和所有團隊的認同和協作。
    如果沒有技術、產品和業務等各團隊的相互協同,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根據他的介紹,去IOE的困難,主要是技術層面的……
    比如,“去I”,技術架構是關鍵:
    小型機作爲IT系統的主要計算設備承載了大部分的業務,但從擴展性、性價比、核心能力掌控等角度而言,不適宜集團目前業務發展。
    而X86單個CPU處理能力一直在提升,應用了分佈架構和雲計算技術,可以用一個數據中心去替代某一臺大機。
    不過,應用採用分佈式架構,提升處理能力,必須對應用代碼進行改造。
    所以,應用層可以直接替換成廉價的X86服務器,難點在涉及到部分代碼重構;
    數據層(易趣)也可以採用X86服務器或者是數據庫雲平臺,分析型業務(百度)則主要遷移到大數據平臺。
    “去E”的主要難點,僅限於技術架構,對應用基本無影響。
    但同時,“去E”也需要在存儲性能、可靠性和容災方面考慮對策。
    實際上,“去I”和“去E”,在技術上難度和複雜程度都不算太大……
    “去IOE”真正的難點和重點,
    是“去O”!
    因爲數據庫非常難被替換。
    它處在整個產品或者產業鏈最底層的位置,替換風險很大,但收益相比起來卻小得多。
    這也是爲什麼像IBM、微軟這樣的後來者,也無法取代Oracle。
    而對於星河集團而言,“去O”的主要難點在於:
    傳統關係數據庫都是通過外部硬件來保證可用性,在用便宜的PC機替換高端服務器之後,硬件更容易出故障了,如何保證數據庫高可用?
    高可用和數據一致性如何同時保證?
    分佈式系統怎麼同時實現CAP的要求?(CAP指:一致性(Consistency, C)、可用性(Availability, A)、分區容錯性(Partition Tolerance, P))
    幾十年來,這麼多做數據庫的廠商,國內國外基本沒有人成功過……
    而且從公司的業務發展的角度,也不可能等你幾年把數據庫做出來,再去發展業務。
    更可行的做法,是先基於開源做出一些東西,讓業務先往前走。
    所以,目前王堅爲首的技術團隊,採用的是數據切分(sharding)的策略。
    將部分海量數據應用,先從集中式Oracle切換到分佈式MySQL集羣,從縱向擴展到水平擴展,解決了數據庫擴展性的問題。
    同時,目前百度研究院正在研發自有的分佈式關係數據庫——OceanBase。
    這裏不得不提到一個人,陽振坤博士。
    這也是一位“超級大牛”:
    84級帝大數學系,碩士師從本系的張恭慶院士,後又轉向計算機領域,博士師從計算機系的王選院士。
    大學只用了3年,碩士1年多,24歲成爲王選院士博士……
    95 年其所在團隊研究成果獲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排名第四),1997 年, 32 歲被破格晉升爲教授、99年成爲帝大首批“長江學者獎勵計劃”特聘教授。
    他是跟隨王堅博士,從微軟亞洲研究院“跳槽”,來到百度研究院的十幾名科學家之一。
    目前擔任百度研究院系統數據庫項目組組長、高級技術專家(P9)。
    陽振坤博士一直都是研究分佈式技術和分佈式系統的。
    他十分看好雲計算系統的發展機會,在加入百度研究院後,就主動請纓,開始擔綱支持分佈式關係數據庫OceanBase的研發。
    而王堅對於他的研發項目,也非常支持。
    認爲OceanBase數據庫,將會是未來星河雲計算戰略中,最重要的一環!
    隋波聽到這裏,也不禁有些慶幸。
    正是他提前請來了王堅博士,並且全力支持“雲計算”戰略。
    纔能有這麼多前世的技術大牛,彙集到星河旗下,並且能夠提前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最後,王堅博士也向大家彙報了目前集團“去IOE”計劃的工作進度:
    易趣商品庫已在去年6月,完成去“I”,計劃於今年年中,完成去“OE”;
    百度搜索數據庫,將在今年3月完成去“I”,10月完成去“OE”;
    易迅社交及遊戲數據庫,將於今年年10月,一次性完成“去IOE”;
    目前集團數據量最大的易趣交易庫、現金流結算系統;易付寶交易系統和賬戶系統,則預計要到明年底,才能完成去“IOE”。
    之所以各公司的進度不同,主要也是因爲不同業務對系統的需求不同。
    比如,
    易迅是即時通訊和社交、遊戲業務,注重實時和可靠的在線服務。
    服務要“永不中斷”,對系統的要求是健壯、容災、負載能力強;
    百度是搜索業務,注重分佈式計算能力。
    對系統的要求上,不論是扒取海量內容還是響應併發請求都需要高效迅速;
    而易趣是電商業務,最重視的是併發事務的處理,對事務狀態的控制、交易安全的控制……
    儘管平臺系統複雜,技術開發難度大。
    但王堅博士依然稱:
    “預計到2008年,集團所有業務,都將完成去IOE!”
    隋波第一個用力的鼓起掌來!
    他心中興奮莫名。
    雖然“去IOE”,只是星河集團自研系統,邁出的第一步。
    但這一步,卻是最關鍵的!
    因爲它實現了星河系在技術領域,“自主”的開始。
    從此之後,
    星河系就可以脫離IBM、Oracle等國外硬件巨頭的“控制”,擁有更多的話語權……
    而且,“去IOE”還是雲計算戰略,實現的前提和基礎。
    “去IOE“的本質是分佈化,讓隨處可以買到的Commodity PC架構成爲可能,這就是使雲計算能夠落地的首要條件。
    超大規模的數據中心建設、高速互聯網絡、計算資源虛擬化(Hypervisor)和軟件定義網絡(SDN)技術的發展和成熟,是構成雲計算髮展的技術條件。
    現在已經是2006年了。
    就在今年3月,亞馬遜AWS將會發布S3存儲服務、SQS消息隊列及EC2虛擬機服務。
    這將是現代雲計算時代開啓的標誌!
    在前世,亞馬遜在雲計算的先發優勢,是其成爲未來的全球雲計算服務市場第一的關鍵。
    阿里前世要到09年才成立阿里雲……,起步晚了很多。
    而從全球市場來看,
    2008年也是真正的雲計算元年。
    2008年,Google推出GAE(Google App Engine)雲服務;
    2009年,微軟推出Azure雲服務;
    隨後,IBM、VMWare、AT&T等巨頭都陸續入局,推出了各自的雲服務。
    如果星河集團能夠在08年,就完全實現“去IOE”。
    也就是說,
    到那時,星河也可以推出自己的雲服務了!
    雖然早期的雲服務,由於技術和網絡的原因,還不太穩定,產品服務還比較單薄。
    但是這個時候,大家都差不多。
    可以先推出免費服務,然後不斷的進行技術積累和改進。
    等到雲計算進入爆發期和大發展的階段……
    以星河系龐大的業務生態,數據中心的分佈規模。
    能夠一較高下的,估計也就是亞馬遜和微軟兩家了!
    這可是一個千億美元的巨大市場啊……
    而且,在巨頭之間的競爭中,
    雲服務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戰略作用:
    鞏固生態和高建護城河!
    對於巨頭而言,雲服務是鞏固生態、連接合作夥伴的重要利器。
    因爲對於企業客戶而言,一旦使用了某家的企業服務,就意味着將企業重要的運營數據放在該平臺上,因此很可能會與這家公司深度綁定在一起。
    換言之,
    巨頭們可以能夠通過服務自己生態體系中的上下游企業,鞏固自己的原有業務和生態帝國。
    此外,雲計算的價值,還遠遠不止在商業層面。
    未來,當人口紅利期結束,消費互聯網進入到瓶頸時……
    TO B端業務,就是所有巨頭競爭的主要領域。
    而B端的產業互聯網,核心就是雲服務!
    政府採購、智慧城市、物聯網……
    到那時,巨頭們將會轉型“新基建”。
    5G網絡、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網絡基礎、人工智能等運算基礎,都將成爲必要而普遍的新型基礎設施。
    而云計算和雲服務將是其中重要的基礎服務之一。
    可以說,這將是星河系未來二十年,能夠始終屹立於巨頭行列的真正根基所在啊!
    隋波這時看着王堅和龐勇這兩個“雲計算”戰略的負責人,
    感覺就像看兩個金娃娃。
    ………………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