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國潮1980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二百九十七章 前店後廠

第二百九十七章 前店後廠

    說到重文門旅館的部門設置、人員安排,那就更具有國營特色了。
    也更能體現出當年體制內的優越性。
    首先從大面兒上講,單位裏幾乎就沒有臨時工。
    哪怕是裝卸工,哪怕是保潔,哪怕是刷碗的、掃地的、打掃廁所的,也一律是正式編制的職工。
    而重點在於再苦、再累的崗位,也能變得不苦不累。
    沒別的,祕訣唯有人多而已。
    明明一個人就能幹的活兒,用三個人來分擔,誰還能叫苦叫累?
    其次在職務上的叫法,我們國營旅館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飯店也有區別。
    雖然一樣劃分了前廳部、客房部、餐飲部、工程部、財務部、行政部這些部門。
    每個部門也都有經理。
    但再往下細分就不一樣了。
    國營旅館可沒有什麼主管、領班的。
    與主管、領班能夠進行對標的基層幹部就是組長和副組長。
    像寧衛民辦入職手續找過的政工組、後勤組,就統統隸屬行政部。
    前廳部也一樣,往下分爲接待組和經營組,也可以簡稱爲一組、二組。
    接待組的職能主要負責領導會議室日常佈置,以及配合主管部門視察工作,和記錄留言、信件、報紙傳遞。
    經營組的職能是辦理旅客的入住和離店手續,電話預約業務和火車票代購業務。
    如果不算當頭兒的和財務部派駐過來的收銀員。
    所有基層職工全都加在一起的話,足有十七個人。
    再加上這兩個組編組也沒那麼死板,除了組長、副組長不變,基層職工是可以互相替換的。
    那可想而知,人員如此富餘的情況下,這班兒上的會有多麼輕鬆。
    事實上,除了夜班是安排兩個人值班之外。
    無論早班兒還是中班兒,前廳部每個班兒都能至少排五個人。
    那一天最忙的時候,差不多就是十二個人一起分擔工作,工作量簡直微乎其微。
    所以對於前廳部的人來說,大部分的時間都無事可做。
    無論聊天、看報紙、看雜誌還是吃零食、甚至是串崗,跑到別的部門去遊蕩。
    只要別太過分,都任憑尊便。
    只是連寧衛民算在內,整個前廳部也只有三個男的,那兩位還幾乎長期“焊”在了夜班的崗位上。
    於是自然不須說,每天早上打開水的活兒,肯定就非寧衛民莫屬了。
    此外,他作爲新人,還得接手一些別人嫌瑣碎的雜事兒。
    比如說去庫房領點辦公用品和票據單。
    或是跟郵局的人打交道,每天給領導辦公室送送報紙和給各部門分發信件什麼。
    很有點像收發室老大爺乾的跑腿兒的事兒。
    但哪怕如此,也依舊擁有大把的空閒,寧衛民完全實現了來這兒的初衷——舒坦的混日子。
    只是世事終究不會那麼完美,現實和想象間多少存在些扭曲。
    有些小煩惱也是寧衛民始料未及的,那就是性別差異啊。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啊。
    他每天身邊連軸上演四臺大戲,湊齊了“十二金釵”,想想那得有多熱鬧吧。
    就這些大姑娘小媳婦,誰都把他當成調侃的目標,時不時的還“開開車”。
    是真把他當成什麼都不懂的小弟弟了。
    可問題他其實什麼都懂,這又是什麼滋味?
    不理不睬不行,一開口把人家說得臉紅不行,真逗出點非分之想更不行。
    這待在美人窩裏的福氣,也不是那麼好消受的。
    好在在經歷了長達多半拉月的工作洗禮後,由於一個上夜班兒女同事發燒打了點滴。
    寧衛民提前被調到了夜班,開始和另一個男同事做搭檔。
    這一下他就解脫了,真是徹底清淨了。
    他還真沒想到,當初自己最不樂意接的差事,如今竟然變成了救他於水火的契機。
    而且說實在的,只有上了夜班才知道夜班的好處。
    因爲這年頭可沒有誰會大晚上的要求住店,京城火車站最晚的火車也就是十點鐘。
    所以哪怕對於早班兒和中班兒而言,前廳部夜班兒的工作量都少得可憐。
    值夜班的人,連叫早服務都無須提供,不過是應對偶然突發事件而已。
    比如說客人得了急病需要聯繫救護車。
    比如說房間漏水、斷電,得通知工程部,及時給客人調配房間。
    又比如配合一下公安部門檢查和抓捕工作。
    再或者是有火情發生,配合政工組和消防員做疏散工作。
    除此之外,頂多也就是接一接外線電話,記錄一下給客人或者是單位領導的留言而已。
    那大可以用看書、看報、聊天、甚至是和其他部門的職工一起打牌,或者是趴着桌子上、躺在椅子上睡覺的方式,打發掉漫長而又無聊的夜晚。
    此外,單位還管夜宵和早飯,每天夜班補助五毛錢。
    完全是吃飽喝足,睡着覺就能掙錢的美差啊。
    恐怕整個京城,也沒有什麼工作,比干這個再省心的了。
    熬夜傷身體,當然有點。
    可年輕人,誰會怕爆肝到午夜啊?
    何況趴桌子上睡也是睡,無非晚一點睡,睡得沒那麼舒服罷了。
    與報酬相比,這點瑕疵真不算什麼。
    也就是大晚上上班,黑燈瞎火、交通不便,對女同志不太方便。
    男同胞才能攤上這個福氣。
    寧衛民甚至覺得,假如和新搭檔混熟了。
    他偶爾脫崗溜出去趟鬼市,也不是什麼問題。
    唯獨讓他有點顧慮的,就是他把一位姑娘的崗位給頂了,很有可能讓另一位男同事失望,繼而對他產生怨憤。
    不過他頭一天上夜班,就連這點擔心,也消散了。
    因爲當接待組組長,把他介紹給新的工作搭檔後。
    那個比他大不了幾歲,名叫張士慧年輕小夥子,不但用友善的微笑表示了由衷的歡迎。
    甚至在組長離開後,熱情洋溢,把他當成了救星一樣表示感謝。
    “哥們兒,真得謝謝你啊。你來了,算把我給徹底拯救了。”
    “哎呦,你千萬別這麼客氣。要把我嚇跑了,你就得一個人盯夜班了。”
    “哈哈,沒開玩笑,我一說你就明白了。你頂的崗啊,原先是我對象。我們倆就是上夜班談上的。可壞就壞在,從此之後,她就對我跟別人上夜班不放心了,非要陪着我。這不,就把自己陪進醫院去了。你這一來呢,咱倆搭檔,我對象也就能放心了。而且還能輪換了,我也有重見天日的一天了,難道我還不該謝你嗎?”
    寧衛民算聽明白了,合着這事兒背後還藏着一段夜班浪漫史,和常年當夜遊神的心酸。
    “應該應該,敢情我積了這麼大功德。那你光拿嘴謝可不行,怎麼也得送我一寫着‘助人爲樂’的錦旗啊。”
    這話一說,對話的兩人都被對方逗樂了。
    張士慧主動遞過來一根菸,嘴裏還貧呢。
    “嘿,哥們兒,錦旗就錦旗,不過你得容我慢慢繡着。至於現在,咱還是來點實惠的。來,冒一顆……”
    寧衛民道着謝接過來,卻不敢就這麼點上。
    “哥們兒,在這兒能抽嗎?”
    張士慧卻不吝那個,直接划着火柴給寧衛民遞火。
    “沒事兒,這又不是白班兒?只要小心點,彆着了就行……”
    噴雲吐霧間,他已經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大咧咧招呼着。
    “等着,我拿個菸灰缸去。對了,我這兒還有高碎呢。哪是你杯子?你先刷刷,一會兒咱倆都泡上一杯,再接着聊……”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