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大唐再起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987章 永遠的王

第987章 永遠的王

    經過數日海上顛簸,戰艦回到鈦國港口,一幫軍官隨同林陽前往王宮,向鈦王堀布彙報戰果。
    金碧輝煌的大殿內,鈦王堀布穿着金色長袍坐在寶座上,不苟言笑,氣勢威嚴。
    聽聞地妖母的那對雙胞胎兒子被擊斃,魂王殿和神魄宮勢力被徹底剿滅,堀佈滿心歡喜,當即做出嘉獎,所有軍官提升一級,至於艦長等傷亡人員,也會給予很高的榮譽,向家屬發放撫卹金。
    當天晚上,鈦王舉辦宴會爲林陽接風洗塵,尼莎、還有官琪和夏淑媛作爲特約嘉賓,陪伴林陽出席宴會。
    三位美女盛裝出現,爭奇鬥豔。
    其中尼莎曼妙身軀上裹着魚尾裙,曲線優美,宛若一條美人魚。
    夏淑媛穿着漢服長裙,有種古典美,好像仙女下凡。
    官琪更是換上了格格服,彷彿公主降臨,別具特色。
    看到三位女子伴隨林陽左右,堀布以及王后和貴妃都是暗地裏稱奇,覺得這小子真是豔福不淺啊!宴席持續了很長時間,堀布和林陽彼此作爲合作伙伴暢談到深夜,對於未來自然是信心滿滿,一切水到渠成,定會財源廣進,日進斗金。
    夜裏,王后特意安排林陽等人入住在宮內,完全就是至尊級別貴賓的待遇,而且很善解人意的把她們安排在一個房間內。
    女孩們都很興奮,看到酒櫃裏擺放着價值不菲的洋酒,覺得還沒盡興,畢竟與鈦王等人用餐,要表現的賢淑優雅,怎能過多飲酒呢。
    此刻房門關上了,室內成了與世隔絕的小天地,沒有了外人,官琪提議大夥喝酒,再找點樂子。
    尼莎和夏淑媛開心的表示贊同,林陽更是饒有興致,便把那些珍藏多年的洋酒取出來,與美女們開懷暢飲,樂在其中。
    爲了活躍氣氛開始划拳,然後,官琪又有鬼主意,誰輸了脫衣服,不許耍賴,心想反正自己都讓林陽看過了,即便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尼莎和夏淑媛臉色發紅,不過,她們也與林陽關係密切,況且都是爭強好勝的女子,都沒有反對。
    林陽樂不得的,想要看到美女們待會究竟什麼樣子,便奉陪到底。
    過不多時,房間裏充斥着歡聲笑語,熱鬧非凡。
    再看林陽身邊的女孩們,都只剩下貼身衣物,顯露着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白的發光,彷彿來到了海邊,太養眼了。
    此刻,林陽什麼都不想了,人生得須盡歡,多好的感覺啊!……接下來的幾天,林陽視察了鈦國的所有產業,眼見一切步入正軌,每天的盈利都是三千萬美元以上,讓他倍感欣慰,對於尼莎的能力沒有任何質疑,便決定回國了。
    臨行的前一天,在鈦國集團公司寬敞的辦公室內,隨着尼莎按了下遙控器,電動窗簾遮掩了落地窗,她讓林陽坐在老闆椅上,自己跪在了前方,宛若被帝王召見的妃子。
    林陽覺得好玩,眼看着鈦國第一美女如此卑躬屈膝,臣服於腳下,心裏多少有些成就感,畢竟這是能讓舉國瘋狂的女神,在他面前這樣的乖巧聽話,如同奴婢。
    對於這個帥氣的男人,尼莎充滿着崇拜之情,滿眼都是喜愛,極盡溫柔的道:“我一生一世的王,尼莎整個人的身心全部屬於您,向着四面佛發誓,對您永遠忠誠,永遠熱愛,永遠癡情!”
    林陽難免爲之動容,連忙拉起千嬌百媚的尼莎,摟在了懷中,柔聲道:“不用這樣子,我會一直喜歡你的。”
    夜裏,林陽就留在了這裏,與美女總裁親熱纏綿,快活賽神仙。
    到了第二天,林陽與尼莎告別,包機帶着官琪和淑媛等人回到了國內,降落在雲海機場。
    終於回來了,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緻,林陽覺得倍感親切,哪怕鈦國首都無比繁華,到處都是燈紅酒綠,風景優美如畫,宮殿氣勢巍峨,也比不得這座城市,在他眼裏猶如初戀,無論去哪都不能忘懷。
    夏淑媛遭受毀容的臉盤已經徹底恢復,因爲突然失蹤,引起很大反響,趕緊去警署解釋事情經過,準備繼續工作。
    官琪來到郊外的海青山莊,想要徹底把這裏修繕了,蓋一棟現代風格的小樓,以後準備在此長期居住,此生不再回去北方故土,免得祖父逼婚。
    而且,雲海有她的心上人,肯定不會離開這座城市了。
    勞斯萊斯豪車載着林陽行駛在街頭,後面跟着長長的車隊,既然回來雲海,他很迫切的想要見到一個人,那就是前妻江婉菱。
    撥了熟悉的號碼出去,接通以後,聽筒裏傳來婉菱的聲音,“林陽,你回來了?”
    無論離開多遠,對於林陽來說,自己好像風箏似的,總有一根線拴在婉菱手裏,好比一縷相思,刻骨銘心。
    “對啊,你在哪呢,我想見到你。”
    江婉菱略有遲疑,低聲道:“我在第三醫院呢,現在沒有時間,等有空的時候,我給你打電話吧。”
    林陽心裏咯噔一下,還以爲婉菱身體發生了什麼狀況,忙不迭的問道:“你怎麼啦,沒事吧?”
    “我一切都好,就是我媽出車禍了,很嚴重,在這邊治療呢。
    而且,還查出來別的病,她得了宮頸癌,用已經是晚期,時日無多了。”
    江婉菱聲音裏有着掩飾不住的哀愁,縱然母親有着千錯萬錯,犯下不可饒恕的罪過,然而,畢竟生養了她,如今得了絕症,怎能不傷心呢。
    林陽怔住了,沒想到是馮蘭那個潑婦患上重病,先是出車禍,然後檢查出來宮頸癌,真夠倒黴的,難道是報應嗎?
    按理說,他應該高興纔對,畢竟那惡女人毀了他的婚姻,曾經百般羞辱他,甚至把他當成了一隻狗看待,罪不可恕。
    然而,這潑婦畢竟是婉菱的親生母親,林陽考慮的則是前妻的心情,便安慰道:“你也彆着急上火了,看開點吧。
    注意別太傷心了,也別累着,花高價僱護工侍候你母親吧,免得自己累出病來。”
    “嗯……”短暫的沉默之後,江婉菱試探着問道:“林陽,你能幫幫她嗎?
    我知道你醫術高明,膽識無人能及,求求你了,別再怪罪她了行嗎?
    無論她以前放下什麼過錯,終究是我的母親,我不能眼睜睜的看她死去,你就別計較了,救他一命吧?”
    對於婉菱的請求,林陽沒有任何意外,畢竟前妻心地善良,絕對不會置之不理的,哪怕之前與馮蘭斷絕了母女關係,也會竭盡全力的爲其治病。
    林陽終究還是答應了,“那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試一試吧,不過,未必有效果。”
    電話那頭的江婉菱喜極而泣,哽咽出聲,“好的,我謝謝你了!”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