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巨星從影視學院開始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四百九十八章:全書完。

第四百九十八章:全書完。

    說實話,拿到這個獎項,韓飛還是很激動的,拿到華表獎影帝有些運氣成分,當時要不是沈一鳴上屆剛好拿到了華表獎,那個影帝應該是他的。
    這也是爲什麼,很多觀衆不太認可韓飛影帝稱號的主要原因,而這次金雞獎就不一樣了,在同一部影片當中,面對另外兩位影帝,拿到這個獎項,含金量不言而喻。
    頒獎典禮結束後,韓飛自然成了媒體圍追堵截的目標,而拿到了影帝,韓飛也難得心情大好,回答了不少記者的問題。
    “韓飛,這次拿到金雞獎影帝,加上之前的華表獎影帝,你就成了內地最年輕的雙料影帝,有什麼感想?”
    韓飛玩笑道:“感想?不敢想,之前做夢都沒想過。”
    現場記者都被他逗笑了,不過立馬有記者又問道:“之前一直有傳聞,你將會逐步退出電影製作一線,這次拿到雙料影帝,會不會加速這個過程?”
    “再重申一次,我並沒有離開電影製作一線的打算,只不過往後會更加註重劇本的創作,我一直認爲劇本是影視製作當中最基礎的一環,這個環節沒有做好,也就談不上影片質量。”韓飛正色道。
    “那你以後還會出現在大銀幕上嗎?還有你會接其他影視公司的角色嗎?”記者追問。
    韓飛點點頭:“當然,只要角色適合,劇本、劇組各方面都合格。”
    這話基本上將一大批影視公司都拒之門外了,要是按照韓飛之前電影的規格,整個華語電影一年也沒有幾部片子符合要求。
    結束掉採訪,韓飛回到酒店,自然要跟大家慶祝一下,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韓飛竟然奇蹟的把蔣輕侯他們給喝倒了。
    當然,韓飛自己也沒好到哪去,直接就斷片了。
    轉過天,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牀上,身邊還睡着一個人,是李亞男,韓飛鬆了一口氣,還好。
    “噗,怎麼了?是不是怕自己喝多了幹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李亞男用一種戲謔的眼神看着韓飛。
    “不,我是怕自己幹了什麼對不起自己的事情。”韓飛矢口否認。
    李亞男再也憋不住,笑得在牀上打滾,然而,牀單滑落......
    一番親切、深入又艱苦的交流之後,李亞男枕着韓飛的胳膊,沉沉睡去,昨晚韓飛喝得實在是太多了,吐了好多次,李亞男也爲他忙碌了一整夜,直到天快亮才睡了一會兒。
    韓飛在李亞男額頭上親了一下,不免感動,心中某個念頭也就越發明確了。
    回到京城,韓飛意外在機場見到了章悅,章悅也看到了他,跟李亞男手牽着手,雙方就這樣看了好一陣子,直到記者將他們各自圍住。
    如今的章悅已然是華人女星當中少數能夠在好萊塢有一定票房號召力的演員,這些年但凡是在北美上映的華語電影,她都是首選的女主角。
    然而,光鮮背後,章悅跟韓飛已經有兩年時間沒有見過面了,之前的幾年就算是見面,能夠待在一起的時間也很有限。
    章悅自問是個獨立的女性,但是在看到韓飛跟李亞男牽手的那一刻,她還是莫名一陣心痛。
    然後,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一幕出現了,章悅徑直走向李亞男,伸出手:“你好,我叫章悅,請多多指教。”
    “好啊。”李亞男面色如常,面前這個女人她也有所耳聞,這是宣戰嗎?這次她不會再放手了。
    記者們見到這一幕都高興瘋了,這可是世紀大新聞啊,之前就有記者拍到韓飛跟章悅舉起親密,只不過雙方一直都沒有迴應,後來章悅一直在各地拍戲,跟韓飛見面的時間也少了,記者們這纔不了了之。
    然而,沒想到多年之後,在機場,雙方就這樣湊巧碰到了一起,而且章悅還主動跟“情敵”宣戰,簡直太勁爆了有沒有?
    韓飛一陣頭疼,他知道此時無數相機已經對準他,就等着他做出選擇了。
    “有什麼事情,私下聊吧。”
    章悅笑了笑:“好啊。”說完很瀟灑的轉身離開。
    還沒等韓飛回到家,網上就已經出現了相關新聞,熱度甚至已經蓋過了韓飛拿到金雞獎影帝,網友們的八卦心理得到了極大滿足。
    當然,頭疼歸頭疼,韓飛心裏其實已經做了決定,回到家之後,也沒有避着李亞男,撥通了章悅的號碼:“下午有空嗎?出來聊聊?”
    “好啊。”章悅的回答毫不拖泥帶水。
    跟章悅約在了一家咖啡廳見面,當然,事先韓飛已經把咖啡廳包了下來,還特意幫章悅點了一杯冰咖啡。
    章悅如約而至,喝了一口咖啡,就忍不住笑了:“怎麼?怕我拿咖啡潑你?”
    好吧,這妞還是一如既往的直爽,韓飛苦笑:“冰的潑在臉上其實也不是什麼愉快的體驗。”
    “你試過?”
    “你要是想,可以試試看。”
    章悅語氣突然有些幽怨:“這麼說,你已經確定了要跟她在一起?你那個青梅竹馬?”
    “嗯,我準備跟她求婚了。”韓飛肯定道。
    章悅突然落淚:“如果,我願意放棄事業,一直陪在你身邊呢?”
    “那就不是你了。”韓飛遞過紙巾道。
    章悅聞言愣了一下,是啊,那就不是她了,不管韓飛身價多少,她都沒有想過有一天當全職太太,或許是從小父母離異,讓她對婚姻一直沒有安全感。
    “如果,早些年,我不顧一切提出跟你結婚,你會同意嗎?”
    “會。”韓飛沒有絲毫猶豫,事實上,曾經一度,韓飛甚至以爲自己會跟章悅走到最後,但是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他動搖了,爺爺的去世,章悅在外地拍戲沒有出席,而李亞男卻一直陪着他。
    特備是疫情期間,他結束隔離之後,李亞男不顧自身安危來接他,算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有的東西,錯過,就是錯過了。
    或許,茫茫人海中,遇到你,沒有早一秒,也沒有晚一秒,纔是最好的愛情吧。
    “那,你結婚,我就不來了。”
    “另外,我再也不相信愛情了!”
    章悅離開了,沒有哀求、也沒有糾纏,踏着她那獨特而又驕傲的腳步,從韓飛視野中消失。
    當天,韓飛還接到了一個電話,是楊可欣的電話。
    電話那頭,楊可欣說:“祝你幸福。”然後就掛斷了。
    韓飛在家裏緩了好幾天,李亞男也沒有打擾他,不過看她做菜時還哼着歌,顯然還是有點小得意的。
    這一天,李亞男百無聊賴的在辦公室裏戳着一個不倒翁,嘴裏嘟嘟囔囔的唸叨着:“都這麼久了,還沒緩過來?過分了啊,今天可是本小姐的生日,你要是忘記了,那就死定了,知道嗎?”
    然而,一直等到下班,李亞男也沒有收到想象中的禮物,倒是來了幾個快遞,結果打開之後,全都是工作的東西。
    員工一看李亞男的臉色就知道大事不妙,趕緊離得遠遠的。
    下班後,李亞男罕見的沒有去買菜,她要讓某些不自覺的人知道,自己生氣了,而生氣的代價就是沒飯吃,嗯。
    回到家,卻正當李亞男換鞋順手打開燈,卻發現房間四周開始閃爍着五彩的燈光,整個家都透着一種迷幻般的色彩。
    而且她還發現地上居然有箭頭圖標,上面還有字:往前有驚喜。
    “搞什麼鬼?神神祕祕的。”嘴上是這麼嘟囔,身體還是很誠實的踮着腳尖跟了上去。
    一路上了二樓的開放式大陽臺,四周一片漆黑,李亞男想去開燈,卻發現燈似乎壞了。
    正不知所措時,突然面前亮起火光,是一個愛心的形狀,而韓飛正捧着一束滿天星笑盈盈的看着她。
    然而就在李亞男以爲韓飛這是給自己慶祝生日時,卻見他突然單膝下跪,從兜裏逃出一個禮盒,打開之後是一枚鑽戒:“親愛的李亞男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
    李亞男捂着嘴,驚喜的眼淚都開始在眼眶打轉,似乎半晌纔回過神來,不斷的點頭。
    接下來,兩家家長就開始忙碌起來了,董婕老早就跟韓飛唸叨早點成家的事情了,終於盼到了這一天,而且兒媳婦還是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李亞男,自然是皆大歡喜。
    李衛國則是酸得不行:“哎,還是被這小子把閨女騙走了。”
    然而,就在他們準備婚禮的時候,卻發現韓飛跟李亞男直接去了國外,說是旅行婚禮。
    一艘郵輪上,韓飛從後面摟着李亞男的腰,看着眼前的海景突然想起了泰坦尼克號當中的情節。
    “笑什麼呢?那麼猥瑣。”李亞男毫不客氣的打擊。
    好吧,這就是結婚前跟結婚後,以前李亞男可不會用猥瑣來形容他,哎!女人啊。
    “你覺得呢?嘶~~~疼疼......”
    李亞男似乎又想到了昨晚.......然後手下一用力。
    聽完,“泰坦尼克號”的故事,李亞男不禁淚眼婆娑:“這麼好的故事,不拍成電影可惜了。”
    嗯,這個主意不錯。
    一路上,韓飛跟李亞男或是坐船或是坐車,開始體驗沿途的風景,閒暇之餘,李亞男會督促韓飛把那些精彩的故事寫下來。
    直到,有一天,李亞男突然間歇性的乾嘔,到了醫院檢查,發現她,居然懷孕了。
    這無疑是個天大的好消息,韓飛都有些懵了,下意識的伸手摸向李亞男的肚子。
    李亞男拍了拍他的手笑罵:“瞎摸什麼呢?都還沒顯懷。”
    爲了孩子的安全,韓飛跟李亞男的旅行也就只好暫時擱置,在雙方父母的催促下,回到國內。
    韓貝貝很開心:“這麼說,我馬上就有小侄子,或者是小侄女了?”
    董婕自然是把韓飛好一通數落,呂沛玲也把李亞男說了一頓,然後,李亞男就成了家裏的保護動物,而且是一級的那種。
    韓飛被迫去了客房休息,而且李亞男突然想吃些稀奇古怪的水果,韓飛還得驅車幾公里去水果批發市場找。
    總之,李亞男懷孕這幾個月把韓飛是折騰得不輕。
    直到一天,李亞男突然喊着肚子痛,韓飛趕緊開車送她去醫院。
    凌晨三點鐘,終於,護士抱着一個小孩出來:“李亞男的家屬在嗎?是個千金。”
    韓飛哆哆嗦嗦的接了過來,手都在發抖,剛出生的小孩其實並不好看,皮膚紅紅的,皺巴巴的,不過在韓飛看來,這就是最好看的小孩。
    “你們看這個眉眼多像亞男啊?長大了肯定是個美女。”
    董婕跟呂沛玲也是愛不釋手,也不知道她們從哪兒看出像李亞男的。
    孩子被護士抱走了,沒多久,李亞男也從手術室裏出來,韓飛上前握着她的手柔聲道:“辛苦了,孩子很健康,不用擔心。”
    小丫頭叫做嬌嬌,名字自然是韓飛取的,雖然李亞男一再鄙視他取名的水平,不過韓飛卻振振有詞:“你們取的那些名字筆畫都太多了,這不是爲難我閨女嗎?就叫嬌嬌,好記又好寫,多好。”
    韓飛跟李亞男的婚禮並沒有操辦,這次孩子一百天就躲不過去了,原本是滿月就要做的,不過被韓飛以孩子太小,不方便爲由給推遲了。
    這次來的人也格外的多,一般的酒店根本坐不下,韓飛只好租了一個室外的空地,請了一幫子大廚,擺了一百多桌,這纔算是hold住局面。
    這些年隨着“飛鳥影視”的擴張,儼然已經成爲整個影視行業的領頭羊,不管是規模上,還是收益上,都不再存有爭議。
    這也是爲什麼這麼多客人的原因,很多都是不請自來,就是爲了結個善緣,其中不乏影帝影后,一線明星能來的基本也都來了,至於二三線藝人,就更多了。
    這一幕也被娛樂記者拍到,一度成爲各大媒體頭版新聞,被稱爲“娛樂圈最高規格百日宴”
    三年後某天的一個傍晚,韓嬌嬌細嫩的小手牽着韓飛的大手,小手上還牽着一條繩子,前面一隻狗子正邁着小短腿晃晃悠悠的走着。
    “豆豆,你走慢點兒,我,我都跟不上了。”韓嬌嬌奶聲奶氣的喊道。
    狗子回頭看了她一眼,似乎很委屈,它都已經走得很慢了好吧,哎,兩腳獸的幼崽真是麻煩。
    韓嬌嬌話音剛落,就被韓飛抱了起來,放在肩膀上,小丫頭立馬來了精神,叫嚷着:“豆豆,衝鴨!”
    “哎,你們慢點兒,剛吃完飯,不要劇烈運動。”李亞男無奈的看着這一大一小,還有一條狗,逐漸飛奔的步伐。
    韓嬌嬌還不忘回身:“媽媽,你快點兒。”
    夕陽西下,兩大一小,一條狗子的背影,被拉得很長,很長。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