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極品花都醫仙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1059章 好戲快要開始了

第1059章 好戲快要開始了

    轉眼之間,已至明宇昂葬禮之日。
    按照明家請柬上所述流程,會先在明家大院宴請賓客,等到了時辰之後,再前往明家祖墳之地進行安葬。
    陳飛宇隨意穿了一件休閒裝,獨自駕車嚮明家駛去。
    來到明家大院,陳飛宇只見停車場上已經停滿了豪車,例如法拉利、保時捷等應有盡有。
    明家大院門口人來人往,而在大門上,掛着三尺六寸的白色喪幡,兩扇大門上還貼着白紙,從院子中傳來陣陣低沉的喪樂,盡顯悲傷氛圍。
    兩三名披麻戴孝的工作人員,正面露哀傷,站在大門口迎接前來弔唁的親朋。
    陳飛宇並沒有走進去,而是徑直悠閒地靠在了車上,似乎是在等什麼人。
    明家的工作人員眼尖,很快就發現了陳飛宇,驚奇的同時,向陳飛宇射去仇恨的目光,很快,便有一個人急匆匆向裏面跑了進去,應該是去通風報信去了。
    周圍的人也都發現了陳飛宇,都知道陳飛宇和明宇昂有矛盾,甚至還有傳言說明大少的死,跟陳非脫不了干係,沒想到陳飛宇還敢來參加明宇昂的葬禮,衆人感到奇怪,對着陳飛宇指指點點。
    另外一些不知道陳飛宇,不,應該說不知道“陳非”是誰的人,聽到同伴的解釋後,恍然大悟的同時,紛紛向陳飛宇投去驚奇的目光。
    陳飛宇神色淡然,自然不會把這些路人的反應放在眼裏。
    “咦?
    這不是陳非嗎,沒想到你也會來參加明宇昂的喪禮,還真是出人意料。”
    突然,一個熟悉並且略帶譏諷的聲音響了起來。
    衆人紛紛扭頭看去,只見柳戰帶着兩個人走了過來,還故意裝出了一副“意外”的樣子。
    陳飛宇輕瞥柳戰一眼,只見柳戰的後面,跟着雷天力以及一位陌生的老者。
    雷天力也就算了,畢竟跟陳飛宇打過很多次交道,還成爲了陳飛宇的臥底,自然很熟悉,可是那位陌生老者卻是不一般,吸引了陳飛宇絕大多數的注意力。
    隨着越走越近,陳飛宇只見那位老者相貌普通平凡,中等身材,毫無任何奇特之處,看上去就跟一個廣場上跳廣場舞的老大爺沒有任何不同。
    可是,陳飛宇敏銳的發現,在這位陌生老者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傳奇中期”強者的氣息,想來他應該是柳家所聯繫神祕勢力中五位強者之一。
    陳飛宇心中凜然的同時也在暗自疑惑,按理來說,“傳奇強者”是天下間鳳毛麟角般的存在,柳家到底從哪裏找來的這麼多強者?
    不等陳飛宇深思,柳戰已經帶着人走了過來,陳飛宇按下心中疑惑,開口道:“不管怎麼說,明宇昂和你柳大少,都是我在燕京認識的爲數不多的朋友。
    現在明大少早夭,不管我與他關係如何,都得來參加他的喪禮,送他最後一程,就如同以後柳大少夭亡的話,我也會去參加你的喪禮一樣。”
    周圍衆人大跌眼鏡,靠,陳非到底是在表示關係好呢,還是在詛咒柳少早死呢?
    柳戰臉色陰沉了下去,道:“不愧是個臭算卦的,果然伶牙俐齒。”
    “過獎過獎,不知道柳少是否想算一卦,看看你壽命幾何?”
    “沒興趣。”
    柳戰的眉角肌肉跳了一下,道:“既然你來參加明宇昂的喪禮,爲什麼又在門口不進去,事到臨頭又害怕了?”
    “哈!”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我目前不進去,自然有我的理由,我好像沒必要向你柳大少解釋原因吧?”
    柳戰臉色越發陰沉。
    雷天力低下去,不與陳飛宇目光交接,以免被人看出破綻。
    老者低聲在雷天力耳邊問道:“他就是陳非?”
    雷天力擡起頭,看了眼陳飛宇,道:“對。”
    老者輕蔑而笑,依舊壓低聲音,以只有雷天力和柳戰才能聽得到的聲音,輕蔑道:“他身上一點武者氣息都沒有,只是個普通人罷了,柳少無須煩心,有機會我替你捏死他。”
    柳戰這才重新露出笑容。
    雷天力暗自撇撇嘴,當初他也對柳戰說過類似的話,當初有多自信,現在被打臉就有多狠。
    陳飛宇的目光不自覺的就看向了陌生老者。
    老者接觸到陳飛宇的目光,明知故問道:“你就是陳非?”
    “然也。”
    陳飛宇挑眉,反問道:“你又是誰?”
    “你還資格知道老夫的名字。”
    老者傲氣十足。
    雷天力心中暗暗冷笑,如果連陳飛宇都沒資格知道老者的名字,那普天之下,也沒有人有資格了。
    陳飛宇笑,輕笑,輕蔑而笑。
    老者皺眉,覺得陳飛宇笑聲有些刺耳:“你笑什麼?”
    陳飛宇不答反問,道:“你知道我‘無敵神算子’的外號嗎?”
    “略有耳聞。”
    老者輕蔑地笑道:“你是想說,就算我不告訴你,你也能夠算出來我的名字嗎?”
    “我可沒無聊到算你名字的程度。”
    陳飛宇隨口笑着“忽悠”道:“我觀你印堂發黑,頭上烏雲蓋頂,近期怕是會有血光之災,說不定燕京還會成爲你的埋骨之地,爲了你身家性命考慮,還是早早離開燕京爲妙,否則後悔莫及。”
    柳戰心裏一驚,陳飛宇“無敵神算子”的形象,已經深深印在了他腦海裏,一時之間心裏升起不祥的預感。
    雷天力更是爲老者默哀,陳飛宇金口玉言,看來老者離死不遠了。
    “胡說八道,你以爲老夫會被你嚇住嗎?”
    老者勃然大怒,就要忍不住對陳飛宇動手。
    柳戰及時伸手攔下了老者,輕聲道:“沈先生,切勿動怒,陳非已經得意不了多久了。”
    這是在明家的主場,不用他們出手,明家就會對付陳非。
    老者,也就是沈先生,這才恨恨作罷,道:“先暫且饒你一次,不過你給我記住了,就算你算的是真的,那在老夫臨死之前,也會先擊殺了你爲我陪葬。”
    “那我們拭目以待。”
    陳飛宇搖頭而笑,看他的表現,完全不信沈先生能夠做到。
    突然,明家大院的大門口一陣人流涌動,一位披麻戴孝,年僅二十來歲的男子走了出來,環視一圈,高聲道:“陳非呢,哪個混蛋是陳非?”
    柳戰嘴角翹起一絲笑意,明家二公子來了,這下好戲要開始了。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