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繼承兩萬億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出人意料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出人意料


聽聞白宣語要把白小升派去第六事業部做支援,除各位副董外,在座衆人交頭接耳,有人意外,有人吃驚。更有人不動聲色,顯然早就知道。
    
    不過細想這個決定,其實還是有那麼幾分道理的。
    
    畢竟,掛銜事業總裁的人,誰不是手頭一堆事務,哪個大區離了部門最高負責人坐鎮也不行。也就唯有白小升,職務級別是事業總裁,卻分管兩個部門的副職……
    
    既然眼下白宣語說到了這件事,白小升自然不再沉默,揚手示意後,對白宣語發出疑問——
    
    “請問白董,那我該以什麼樣的身份,去做這個支援工作呢?”
    
    白小升這看似簡單一問,後面掛着一長串問題。
    
    有道是,一山不容二虎。
    
    兩個事業總裁級的人物在同一個大區,那要面臨決策的時候,誰說了算呢,還是商量着來?
    
    倆人意見統一倒還好,一旦意見分歧又久久達不成一致,又該如何,難道凡事都往代理董事長那裏去請示?
    
    這派去的,要是一個可能製造分歧的人物,那對救援非但無助,反而是個麻煩。
    
    換個角度說。
    
    如果白小升過去之後,一切聽瑪格麗的,那就相當於多安排一個副手,派誰去都意義不大,說不定找個級別低一些的倒還好。
    
    要只是監控集團發放資金的使用情況,那是專門財務人員的事。
    
    況且監督人員,那也太對第六事業部的人不放心了,容易傷人心。
    
    如果白小升過去後,是瑪格麗聽白小升的,那就相當於集團對瑪格麗工作不滿,是權力暗降,不管是對她個人,還是對他們部門都是一種無形的不信任。
    
    對於拯救現狀而言,並無益處。
    
    白小升簡單一問,包含了太多東西。
    
    白宣語見旁人都暗暗耳語,知道白小升背後問題所指,當即點頭道,“那接下來,我就具體來回答一下,你的問題,還有你沒問的疑惑。”
    
    白小升凝神傾聽。
    
    在座衆人也安靜幾分。
    
    白宣語道,“首先,第六事業部的工作,是得到集團高度認可的。現在這個局面皆是不可抗力造成,集團不會因此對他們的工作有任何的不滿。”
    
    白宣語先表了個態,隨後道,“其次,派去支援的人,目前是定爲白小升先生,以他爲例,他如果過去的話,是跟瑪格麗同樣有最終決定權的,只不過負責半個大區的援助工作。也就是半個區裏,他說了算。”
    
    “除了在全局事務方面不得干預外,他要負責讓區域內企業在最短時間內恢復生機。”
    
    “在此期間,支援的人所用資金會是集團劃撥資金全部的五分之二。畢竟瑪格麗女士還要負責全局事務,需要資金可能多一些。”
    
    “這筆資金對於解決衆多企業嚴峻的現狀而言,可能並不充裕,這也就需要負責支援的人去自己想辦法。”
    
    “同時,我們希望支援者能確保自己分內工作,不得受到影響。”
    
    “支援時間暫定一年限,如不能完成任務,將會延長時間。”
    
    白宣語這番話,讓在座數人暗暗咋舌。
    
    這非但是一份苦差事,還麻煩重重,更沒有什麼功獎激勵。
    
    這誰願意去!
    
    不過還好,這又是委派的苦差事,被硬派到了白小升頭上。
    
    想到這些,有人如釋重負,又有人萌生了些許幸災樂禍。
    
    後者之中,當屬卡羅琳爲甚。
    
    卡羅琳眼神深處帶着幾分幸災樂禍,時不時看一眼白小升。
    
    這種事做好了沒有獎勵,做壞了就有懲罰,攤派到誰頭上算誰倒黴!
    
    原澳洲區,那是摩根副董家族生意的後花園,卡羅琳自己家族在那裏也多有生意,暗中沒少借用集團資源。瑪格麗明面上處事中立,實際上也是他們這邊的一個盟友。
    
    白小升涉足第六事業部,那就是落入他們觸手範圍之內,想陰他並不難。
    
    至於白小升這個危險人物過去之後,會不會觸碰到那邊隱祕之事,卡羅琳倒是不擔心。
    
    目前,第六事業部的範圍極大,大不了澳洲部分不讓他涉獵,專門讓他奔波在大洋島嶼國家之間不就行了。
    
    眼下,卡羅琳更期待白小升能當衆拒絕,甚至發飆,最好當衆跟白宣語槓上,讓他下不來臺……
    
    白小升只要不是傻子,不是任人揉捏的面瓜,就絕不會同意加派的這個差事,最起碼也會多要些條件。
    
    而沒有做事先跟集團提條件,剛好是白宣語的個人大忌!
    
    說不定,一會兒,就能惹怒白宣語。
    
    白小升要是惹到這位眼裏不揉沙子的代理董事長,那就太有看頭了!
    
    卡羅琳一想到這個,簡直心癢難耐,前所未有地想看熱鬧。
    
    與她一樣,摩根副董在那邊一邊慢條斯理的喝咖啡,一邊拿眼瞥白小升,也想看到美妙的爭吵。
    
    而跟白小升關係好的蔣括、索恩斯、老布朗,則不約而同皺起眉頭。
    
    他們想幫白小升發聲,又擔心反倒激怒白宣語,還擔心白小升會忍不住爆發。
    
    不論哪種情況,都極爲不妙!
    
    不過,不等他們開口,已經有人發了聲。
    
    “這件事上,人選未必只有白小升最合適,我覺得還是不要一上來就指派的好,可以大家表態。”
    
    就在白宣語說完,看向白小升,而白小升尚未發聲之際,路成安適時道。
    
    “是啊,哪攤工作都離不開人,白小升負責兩個部門事務更忙。”李韻元也沉聲支援。
    
    “兩位副董說的在理。”
    
    “對,這件事還是得從長計議。”
    
    “我覺得可以通過一次公選。”
    
    蔣括、索恩斯、老布朗趁機發聲。
    
    白宣語見狀,面容平靜道,“兩位副董說的不錯,所以,現在咱們就討論人選問題。”
    
    “依我說,咱們白小升先生,在過去的一年裏,也沒在本職中難以離身,人家在非洲當了一年酋長,這說明什麼,說明他具有豐富的遠程辦公經驗,並且有能力分神分心去負責另一攤事。能者多勞嘛,我個人覺得,他就是最佳人選。”摩根副董茶杯一撂,道。
    
    “摩根先生說得對,咱們集團能有白小升這樣的才俊,更需要多給些擔子,助他成長。”又一位副董道。
    
    “我們相信白小升先生能做好。”
    
    “就如他在奧山那邊,不是可以兼顧一切嗎,難道現在不行了。”
    
    卡羅琳在內,一些人也同樣發聲。
    
    如此一來,除了少部分人尚處於中立姿態,會議之上一下子分成了兩派。
    
    “這兩位副董所言也不錯。”白宣語微微點頭,隨後看向白小升道,“那白小升你的意思呢。”
    
    去,還是不去。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白小升身上。
    
    不管是路成安、李韻元,還是摩根,不管是蔣括、索恩斯、老布朗,還是卡羅琳,都在暗暗準備說辭。
    
    只要白小升表態,或是支持或是反對,雙方當場就能吵起來。
    
    白宣語眼眸微眯,看着白小升怎麼說。
    
    如果這人推諉、矯情、墨跡,那他反倒要堅持到底,就要讓白小升去不可,誰說都不好使!
    
    溫言自方纔起,就沒有發聲。
    
    他深諳白宣語性情,有路成安、李韻元兩位副董發聲就已經足夠了,他要是插話,只能起反作用。
    
    他在等,等一個合適的時機,表達一個合適的態度。
    
    儘可能做出轉圜餘地,還要幫到白小升。
    
    在白小升對面,瑪格麗女士也始終一言不發,安安靜靜的看着白小升。
    
    對於這個男人,她從卡羅琳口中聽到許多惡行劣跡,也從其他人那裏聽到他許多誇張之事。
    
    此時此刻,集團最高會議圍繞他簡直分成了兩派,這更讓她對這個年輕男人萌生好奇,想看他如何面對這局面。
    
    可以說,眼下,白小升未開口前,已經受到所有人的“矚目”。
    
    “這是一項艱難的任務。”白小升嘆了口氣道。
    
    白小升說的不光是白宣語的指派,更是紅蓮給他的晉級任務。
    
    “我願盡我之能,去完成它!”
    
    下一秒,白小升以一種大無畏姿態,毫不猶豫揚聲道。
    
    只兩句話,一場可能到來的爭論風暴便盡消於萌芽。
    
    所有人或多或少都帶着些吃驚的目光看着白小升,心情各異。
    
    誰都沒想到,白小升居然如此輕易就答應下來。
    
    沒有叫苦,沒有索要更多的條件。
    
    摩根副董、卡羅琳頓時有些掃興,不過又有對白小升馬上而來的麻煩,感到幸災樂禍的心情。
    
    只不過幸災樂禍都因爲掃興,變得有幾分寡淡無味。
    
    白小升對面的瑪格麗女士,則暗暗搖頭。
    
    聽過太多關於白小升桀驁不馴又狡猾多端的評論,眼見他在這麼多支持者之下,居然如此不硬氣,她多少有些失望。
    
    看來,人都是會變的,這位白小升先生當了一年酋長,知道上位者不可逆了。
    
    那這樣的人,也就好對付了……
    
    路成安、李韻元也大爲意外,不過兩人卻又都對白小升在集團事務上不講條件、無私接受,由衷產生一些感動。
    
    他們沒有看錯人!
    
    蔣括、索恩斯、老布朗吃驚之下,也都暗暗嘆息一聲,選擇尊重白小升的決定。
    
    不過,他們也都認爲,捨棄個人利場而言,白小升這決定,確實令人欽佩。
    
    溫言不做聲看着白小升,他倒是認爲白小升這個決定必然有着自己的考量。
    
    既然如此,那就選擇相信白小升好了。
    
    “白小升先生,你答應了……沒有什麼其他要說的了嗎?”白宣語都忍不住道。
    
    “沒了。”
    
    白小升就倆字,便讓白宣語無言數秒。
    
    “好,好啊。”白宣語當着衆人的面,稱讚起白小升,“我們集團就需要有白小升先生這樣,不畏艱難、不講條件、肯付出的高層成員,這是我們集團之幸。在未來,集團也絕不會辜負肯付出者的。”
    
    白宣語這番話,像極了下邊小企業一把手畫大餅的樣子。
    
    在座衆人,許多都紛紛發聲附和,紛紛稱讚起白小升。
    
    真真假假,就不得而知了。
    
    “那現在,會議到此結束,各位可以先行離去。請白小升先生、瑪格麗女士留一下。”白宣語道。
    
    會議散場,各人懷着各自心思,各自離去。
    
    最後,諾大辦公室裏就只剩下白小升、白宣語與瑪格麗女士。
    
    “我謹代表第六事業部,感謝白小升先生加入到我方工作當中。”瑪格麗女士面帶微笑,伸過手。
    
    “分內之事。”白小升一笑,伸手與之一握。
    
    白宣語看着倆人聊完,方纔道,“未來一年,集團還要仰仗兩位的通力合作。”
    
    “瑪格麗女士。”白宣語看向瑪格麗道,“接下來,請你介紹一下你那邊的情況,還要劃分出一些區域給白小升先生負責。”
    
    瑪格麗微微欠身點頭,隨即操控自己桌位前的一些按鈕。
    
    這間辦公室的設備設施,她這個老人用起來很熟悉。
    
    白小升看到圓桌正中央升起一副巨大的立體投影,是一個巨大地球。
    
    瑪格麗拉開桌位下的隱祕抽屜。
    
    每個座位都有一個,裏面是一副特別的手套,戴上之後便能“徒手”操控那立體地圖。
    
    白小升驚奇看瑪格麗操控之下,地球投影大洋洲區域被放大成地圖,上面是第六事業部的業務範圍。
    
    “在我標紅的這些國度,剛剛遭受了海嘯襲擊。在這裏,我們投建的港口受到重創,工程損毀百分之七十,不過港口建成,未來五十年商機可期。這裏也一樣遭受海嘯,不過受損是我們一家分量極重的開採公司,開採的是海底石油……”
    
    瑪格麗一番介紹,白小升用心記在心裏。
    
    實際上,紅蓮也在他腦海裏繪製了同樣的地圖模型。
    
    講完了情況,瑪格麗又道,“我把一些島嶼國家標註爲紅色,這些區域都是請白小升先生負責的。稍後,我會給白先生髮去名錄……”
    
    白宣語從始至終安靜聽瑪格麗說。
    
    等瑪格麗女士談完,白宣語看着白小升道,“情況就是如此,更爲詳細的內容,二位私下溝通。”
    
    “目前情勢緊急,你們還是要儘快出發!”<!---->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