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二分之一的甜度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234章 交鋒

第234章 交鋒

    “你一直說我背叛,可他真的忠誠嗎?我敢說就算是和江天宇結婚了,可也沒有背叛他,我們兩個只是假結婚,而他一直音信全無,一個女人能夠在音信全無的情況之下等了他整整六年,我覺得是應該夠對的起他了。”“你背叛還有理由了?”
    “是呀,我背叛是有理由,不然喬安娜,斯蒂芬,羅蘭那些女人是誰?”付鶯鶯一聲冷笑。
    付鶯鶯從來不覺得自己對不起那個男人,那個男人是在等她,把身邊的位置給她,可是她想要的就只是位置嗎?她要一個男人,是想要這個男人的身和心都給自己,如果不能,她爲什麼不能選一個能全部給她身心的男人呢?江天宇和謝閒義一比較那就好太多了,當然她當初之所以會完全的和江天宇在一起,主要還是謝閒義死遁,她收到了謝閒義死掉的消息。
    想當初她也是痛苦萬分,也是爲了能夠儘快的忘掉謝閒義,這才和江天宇成爲真正的夫妻,結果他們成了真正夫妻,這個謝閒義卻是忽然的出現。
    可這些她是不會告訴面前這個人的,就算是說了,這個絕對忠心於謝閒義的人也根本不明白。況且,她來這裏可不是讓他來質問的。
    “男人和女人怎麼能一樣,況且那不過都是逢場作戲,有些甚至是利用罷了。”祁錢下意識道。他的想法中簡直不可思議,一個強大的男人擁有很多女人不是天經地義的嗎?在他看來謝閒義把身邊位置一直留給付鶯鶯已經是很不錯了。
    “你的想法中是不是覺得我不知好歹?可這個世上男人和女人都是平等的,要是換做古代的封建社會你的想法或許沒有問題,可現在封建制度已經滅亡了,再也不是三妻四妾的年代,你們憑什麼覺得我就一定非謝閒義不可?哪怕就算是最後沒有懷上江天宇的孩子,我最後也不一定會跟着謝閒義,因爲我和他的價值觀並不相同,就算是最後勉強在一起也會變成怨偶。況且我今天也不是和你說這些的。”付鶯鶯長嘆了一口氣,她覺得說的有些太多了。
    可是祁錢卻是覺得知道的還不夠多,要知道在他的眼中,謝閒義是爲了付鶯鶯才變成現如今的這樣。
    謝閒義就算是現在爲娶也是爲了付鶯鶯,而付鶯鶯怎麼能說這麼殘忍的話。
    對,在祁錢的想法中,付鶯鶯的這番話就是殘忍。
    不管封建社會有沒有結束,在他眼中,或者在大多數男人的眼中,看女人還是以前的那種想法,一個男人如果要讓那個女人等待,這個女人就必須等待,而不能擅自結婚,就算是要分開那也是要男人先開口,而不是女人先結束這樣的關係,不然這就是背叛。
    沒有錯,在祁錢的想法中,這付鶯鶯就是赤裸裸的背叛。
    “付鶯鶯,你不要太過分!”
    “我過分?我說這些話就是過分了,你們殺了我丈夫算計我兒子就不過分嗎?”付鶯鶯冷笑一聲,“這次要不是我兒子,只怕連我也在你們的算計之中。你們是想要毀了我,而我做了什麼讓你們對我做出家破人亡之事?”
    面對付鶯鶯忽然的質問,祁錢整個人一愣,倒是沒有想到一直柔弱可欺的付鶯鶯強勢起來居然也能這麼盛氣凌人。
    “你不要血口噴人,凡事要講證據的,不是上嘴脣碰下嘴脣就能捏造。”祁錢冷哼。
    “證據?你們白馬會所動作有些多呀,祁錢,你跟我們去一下局裏吧,正好,我們局裏也有味道很不錯的咖啡。”這個時候李英帶着人推門而入,來到付鶯鶯和祁錢的座位面前。
    祁錢整個人一愣,他沒有想到前面剛剛走出公安局,後腳就又要被人請進去了。
    “我要去也沒有關係,警民合作嘛,不過我要見我的律師!”祁錢臉上雖然笑着,可是沒有半點的笑意,甚至這笑容有着陰森之氣。
    李英卻是視若無睹。
    “祁先生,這次我們不是請你去警民合作的,而是請你去交代問題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最好想想自己做過什麼,怎麼交代問題。”
    祁錢沒有想到自己剛剛走出局裏沒有多久,這警察又一次找上了門。
    “我是合法的好公民,我要找律師。”之前的事情他也是通過律師解決,他不相信這些警察現在還找上他。或者這些警察找到了什麼東西?會所是他管理的不錯,不過都是有明面上的替死羔羊,他不相信都已經安頓好了還會出什麼事情來。此時祁錢的眼中閃過狐疑,不相信這些警察能夠找到證據。
    “祁先生,若要鬼不知除非己莫爲,我們要是沒有找到證據又豈能來找你!”李英微微一笑。
    她這一笑讓祁錢反而心生警惕,祁錢仔細的想着自己做的事情,明面上會所的事情都是有人頂着,至於別的,他覺得做事一向小心,而且他這個人雖然喜歡給別人留證據,可是自己卻不願意留絲毫的證據,就算是有也會在第一時間清除,不然等到真的這天來臨,再去清除也已經是來不及了,左思右想,他覺得對方應該是用詐,這一手段是警務人員慣用的伎倆,爲的就是不費絲毫力氣就能使得犯人招供,可惜他不是普通人,好歹也是跟着謝閒義走南闖北,黑的白的這些年他都打交道過,不然謝閒義也不會讓他前來S市發展勢力了,要知道這裏可是可比歐洲複雜多了,不是家族就能能成事的,別人也不會給外來人面子,而現在他們這些年發展的勢力差不多已經連根被拔起,這讓他們損失了不少,可就算是這樣,他相信也還沒有暴露,就算是在這些人明面上知道他是這裏的管事,那又如何?只要他不認,這些人沒有證據一樣拿他們沒有辦法。
    “那行呀,希望你們有證據,不然我們道格拉斯家族就要去歐洲宣傳宣傳你們S市的行事作風,如此的霸道沒有人權,這樣的投資環境令人堪憂呀!”祁錢兩手一攤,挑眉說道。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