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四十五章 一拳打爆

第四十五章 一拳打爆

    眼放金光,無物可擋。
    雷鳴就看到了白玉河畔的青銅門,也發現了上空來到了一羣人,其中有三位威勢驚天,每一個都頭頂仙光,讓其他人不敢近前。
    “威勢不弱於敖乾,都是虛仙嗎?”
    雷鳴思量的同時,就看到三人接連出手,卻沒有破開青銅門,就開始研究。
    又看了一會兒,感覺沒意思也就落了下來。
    至於青銅門,他多少有些好奇,卻也沒有興趣探索。
    “少爺,怎麼回事?”
    剛落下來,小蝶就急忙詢問。
    小雨也看了過來。
    “有強者開啓祕境,與我們無關!”雷鳴擺擺手就坐了下來,“小蝶,上茶!”
    “好嘞少爺!”小蝶蹦蹦跳跳的去準備,小雨也跟了過去,兩人說說笑笑,就像清晨的陽光,笑容燦爛。
    小胖子卻提醒道:“剛纔我感覺到讓我靈魂戰慄的氣息,少爺,會不會有事兒?”
    “你若有興趣,可以去看看!”雷鳴道。
    小胖子連忙搖頭:“我可不想死!”然後就盤坐在角落中繼續修煉。
    片刻後,小蝶端着紅木托盤走了過來。
    “少爺,茶還在泡着,我先給你洗了點紫金葡萄,白玉糖心梨,還有炎心送過來的黃瓤西瓜!”
    葡萄晶瑩,梨已經切成了片,西瓜也切好插上了牙籤。
    “又是美好的一天!”雷鳴伸了個懶腰就躺在了太師椅上,然後張開嘴,就將小蝶送到脣前的梨片吃了下去,緩緩的晃悠着。
    “哥,你都被小蝶養廢了!”小雨拿着一塊瓜,咬了一口不禁撇嘴道。
    “嘻嘻,我願意!”小蝶率先說道。
    “你看看!”雷鳴樂道,“成人之美,這可是美德!”
    “是呢、是呢,伺候少爺,是我人生最大的樂趣!”小蝶連忙點頭。
    “得,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小雨無語,眼不見心不煩,三兩口吃掉瓜,洗了洗手,就盤坐在一旁的青石上,吞吐天地靈氣。
    雷鳴一邊晃悠着,一邊吃着小蝶送過來的水果,也低聲說笑着。
    這日子!
    太讓人墮落了!
    縣衙中,雷父依然在忙碌中。
    大權在握,意氣風發,他是準備徹底的大幹一場。
    雷虎也各處跑着,經過一連串的清洗,城裏的治安比以前好了很多倍。
    煙雨湖這邊最忙碌,依然在大肆的改造。
    另一邊,炎心調集兩百侍衛將五行樓包圍了。
    “公主,這、這、這……!”剛醒來的康樓主看到這一幕,臉色難看,不過看到被殺的三陽長老,臉色狂變,不禁哆嗦道,“公主,你要反嗎?”
    “不是我要反,而是他們不容我!”炎心道,“待會兒,你將這裏的消息如實的傳遞回去,告訴宗門,再敢來平安縣,就將五行宗摧毀,勿謂言之不預也!”
    說罷之後,她走了進去,直接將薛洋提到了大廳中,同時道:“陳老,先將拿六位給殺了!”
    “是,公主!”陳老也色變,可看到炎心不容置疑的神色,不禁輕嘆,片刻後,就將被廢的六位五行宗弟子給宰了。
    只是他心裏迷茫,以後該走向何方?
    五行宗啊,對於炎國來說,那就是掌握生殺大權的太上皇。
    大廳中。
    “炎心,你竟敢殺了他們六個?五行宗肯定不會放過你,炎國上下也不會放過你,你死定了,還有玉王,也會死,不,會被千刀萬剮!”薛洋驚恐,卻也不忘威脅,“這個天下,將無你立錐之地!”
    “這就不用你操心了!”炎心淡漠道,“告訴我,爲什麼現在才殺我皇兄?你們背後還有什麼謀劃?”
    “想知道?你必須立誓放過我!”
    “不說嗎?”
    噗……!
    啊……!
    炎心取出匕首直接插在了薛洋的肩頭,手腕轉動,對方慘叫。
    拷問了好一會兒,卻也沒有問出什麼有用的信息。
    “連他都不知道,這背後……!”炎心想着的同時,就將匕首插入了薛洋的心臟,探首向前,低聲道,“炎國小侯爺,五行宗內門弟子,你本該有一個好前途,可惜啊,你甘願做太子的狗,惹了不該惹的人,那就只有死!”
    薛洋不甘的閉上了眼睛。
    “走!”
    炎心瞥了一眼康樓主,就率人而去。
    臉色慘白的康樓主再也堅持不住,一屁股坐下:“完了、完了,這下完犢子了,昨天死了核心弟子,今天死了長老,天哪,我只想安度餘生,怎麼會碰到這樣的事情?”
    他都要哭了,最終強打精神,開啓微型傳送陣將消息傳遞迴了宗門。
    王府別苑。
    “皇妹,你殺了幾個同門弟子?五行宗的長老也死了?”玉王知道情況後,不禁呆了,然後臉色慘變,哆嗦道,“那可是五行宗啊,你怎麼、怎麼這麼魯莽?我們這不是自絕於天下嗎!”
    炎心坐下喝了杯茶,擺了擺手:“皇兄,你現在要做的是趕快找個王妃,給你生個兒子,免得他日橫死,你就絕了後!”
    “我、我、我,你、你、你……!”玉王氣惱。
    炎心瞥了一眼。
    玉王神色一僵,頹然坐下。
    “公主!”陳老嚴肅道,“從今以後,我們就是五行宗的敵人,是炎國的敵人,也是陛下的敵人,您做好準備了嗎?”
    “若是沒有雷家,你已經死了,皇兄也死了,至於我,應該會很悽慘!”炎心冷靜道,“目前而言,雷家是我們唯一的活路,至於與五行宗爲敵,與整個炎國爲敵,那又如何?”
    “你這是大逆、大逆……!”玉王豁然起身,怒氣衝衝,可沒等說完,就見炎心冷幽幽的目光,莫名的一個哆嗦,再次坐下。
    “若不是看在母后的份上,我管你死活!”炎心深吸一口氣,有種一巴掌拍死對方的衝動。
    “公主,若是雷家……!”陳老神色黯然,卻猶豫道。
    “我和小雨是姐妹關係,至少有份香火情,你們放心吧!”
    炎心起身離開。
    在這裏,她感覺煩悶。
    五行宗。
    “三陽長老被殺了?”
    “什麼,還要滅我宗門?”
    “小小縣城,竟猖狂如斯!”
    “傳我命令,懲戒堂出手,給我抹掉平安縣!”
    宗主聽到康樓主傳遞的消息後,不禁暴怒,也下達了命令。
    隱居在小縣城的強者肯定不是元神之境,否則,那等強者又怎麼會待在窮鄉僻壤的地方?至少也是皇城纔對!
    哪怕死了一個三陽長老,對於五行宗而言有的也只有憤怒和殺意,卻沒有什麼忌憚。
    下午,樹蔭轉移。
    眯着眼睛的雷鳴一步踏出就來到了房頂上,望向北方,那裏正有一艏飛天神舟急速而來,上面有着五行宗的標誌。
    二話不說,凌空一拳,就將飛舟打的飛灰湮滅。
    落下之後,繼續眯着打盹兒!
    夜幕降臨!
    “小胖子,我出去一趟,看好家裏!”
    “是,少爺!”
    交代好之後,雷鳴踏空而去,卻是向着西方而行。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