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三十七章 一滴水洞殺虛仙

第三十七章 一滴水洞殺虛仙

    海洋廣袤,資源無盡。
    統領整個海洋的龍族,自然是一個龐大無比的勢力,究竟強大到何種程度,或許也只有聖地才知一二。
    被打碎洞天投影的灰袍老者,還有剛剛出現的暗金長袍老者,以及頭戴九龍帝皇冠的中年人,氣息都強大莫測,只是站着,都能改變天象。
    “敖金長老,敖寒長老,你們說,他能但擋住嗎?”頭戴九龍帝皇冠的龍族強者開口。
    他散發出的淡淡威壓,帶着至尊至貴的氣息。
    “大無相天龍葬魂術,乃是我龍族直指本源,攻擊靈魂的無上祕法,又是九位元神境的強者佈置大陣全力催發,別說他只是體魄強者,就是虛仙,不死也要重傷!”灰袍老者敖寒道,“龍王,他死定了,放心吧!”
    “他的體魄太過恐怖!”敖金卻皺眉搖頭,“老寒,別忘了,你的大黑矛都沒有讓他流一滴血,敖白傳遞的信息,也說明了此子的肉身強大了恐怖的地步!爲了以防萬一,龍王,出手吧!”
    “好!”龍王點頭。
    他手指一點,憑空出現一個祭壇落在了雷鳴腳下。
    同時又祭出一個瓶子,出現在雷鳴頭頂,瓶口朝下,散發出來的淡淡氣息,似乎讓空間都無法承受。
    哪怕如此,三位強者也催發了護體神通,力量處於爆發的邊緣。
    “有必要用出這等寶物嗎?這可是我們的底蘊之一!”敖寒心疼道,“用了就沒有了!”
    “他若不死,也只有這等靈物才能對他造成死亡性的滅殺!”龍王道,“這等敵人,不能留,哪怕付出巨大的代價!”
    也是此時,雷鳴豁然睜開了雙眼,射出兩道金光,攝魂奪魄。
    “不可能!”敖寒驚呼,“怎麼能抵擋住?即使抵擋住,怎麼會這麼快掙脫?氣息也沒有絲毫下降?”
    敖金和龍王也色變。
    “墮神水,落!”
    龍王反應快速,念頭一動,在雷鳴頭頂上的瓶子中就灑落一滴水。
    只有一滴,黑色的水。
    一出現,濃郁之極的煞氣讓空間都在腐蝕,也急速的落向了雷鳴頭頂百會穴上。
    啪……!
    最先接觸的是頭髮。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率先接觸的第一根頭髮在乾枯,第二根凋零,第三根只有些許損傷,第四根一彈,這滴黑色的液體就被彈飛了出去。
    這一幕,讓龍王三位強者看的目瞪口呆。
    雷鳴伸手一抓,將液體抓在了掌心。
    這一滴水很沉,堪比一座山峯的重量。
    滋滋!
    他掌心之中,也冒出了黑煙。
    接觸的一點皮膚稍微焦黑,就似乎產生了抗性,恢復如初。
    “這是什麼東西?”
    雷鳴好奇的詢問。
    剛纔一道神光沒入他眉心,讓他略微緊張。
    畢竟是龍族特意準備的殺手鐗,一定會非常恐怖。
    沒入眉心之中,就開始湮滅他細胞中蘊藏的意志。
    對,就是湮滅細胞中的意志。
    或者說是散落全身的靈魂之力。
    練氣強者只有到了紫府之境,才能將魂魄匯聚於識海的紫府之內,更進一步,靈魂就會蛻變成元神。
    紫府之前,靈魂就存在全身各處,卻以腦袋和心臟爲根,其餘的散落每一個細胞中。
    神光入體,直接湮滅意志,這是從根本上的抹殺。
    第一個細胞一掃而空,第二個也飛快,到了第三個細胞就慢了下來。
    第四個,一直到了第十個就慢成了龜速。
    雷鳴也反應過來,就震動全身氣血,化作濤濤江海,直接將九位元神強者組成大陣,催發的大無相天龍葬魂術的力量給湮滅。
    這一神通,也只是讓他的十個細胞失去了活力。
    然後被氣血沖刷,就恢復如初。
    也因爲氣血震盪,自然而然的開啓了破妄金瞳。
    “竟然腐蝕了我兩根頭髮,還讓我的皮膚焦黑了剎那,告訴我,這是什麼東西?”
    雷鳴看着手掌中的水滴,再次問道。
    他也好奇。
    因爲沒有感覺到威脅,暫時也就不急着出手。
    這可是目前而言,能夠給他身體帶來損害的第一件東西,比在敖寒洞天投影中的幽冥寒焰的威脅大了兩絲。
    咕咚……!
    敖寒長老瞪着難以置信的眼睛,不自覺的嚥了口唾液。
    敖金莫名的哆嗦了一下。
    “這是墮神水!”龍王從牙縫裏擠出了聲音,臉色發白,“天下之間,是專門腐蝕肉身的奇物,能排在前三。曾經,一位體魄無雙,達到了滴血重生層次的強者被一滴墮神水硬生生抹殺!”
    “滴血重生?堪比虛仙之境的強者竟然被一滴墮神水抹殺?”雷鳴驚愕,再次打量這滴黑色的液體,卻怎麼也不相信,“怎麼可能?滴血重生,只有一滴血就能恢復,儘管條件很苛刻,但保命之強,幾乎是不死不滅了,怎麼會被殺?”
    “墮神水有一個特性,一旦沾染生者,就會非常快速的清掃全身血脈,骨髓,肌肉,臟腑等等每一處的意志,直接全部滅殺才會罷休。即使斬斷肢體,也會被頃刻間追殺繼續抹殺意志,不死不休。”龍王神色都扭曲了,小心翼翼道,“將墮神水歸還我,從此以後,咱們之間的恩怨就一筆勾銷,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能自主的追殺?沒有感覺到啊!”雷鳴搖頭,卻笑了,“到了我手裏,還給你?你是你腦子不正常,還是將我當成了白癡?至於恩怨一筆勾銷,也不是不可以,給我十件虛仙之兵就行!”
    “沒得談了?”龍王臉色一沉,眸子中醞釀出了風暴,卻很想給自己一巴掌,爲何不由自主的就將墮神水的功效給說了出來。
    剛纔被嚇蒙了?
    他絕對不會承認。
    雷鳴一笑,伸手一抓,將龍王還沒有收回的玉瓶拿在了手中,將墮神水裝入裏面,就扔到了金光戒中。
    “啓動!”
    龍王瞳孔一縮,就見雷鳴腳下的祭壇陡然綻放光芒,正要激發傳送之力,卻見雷鳴腳下一踏,祭壇整個粉碎。
    他的身影也消失無蹤。
    轟!
    下一刻,敖寒的身軀就炸開,成了一團血霧,被轟碎的空間之力一卷,湮滅無形。
    洞天強者,死!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