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二十九章 你個蠢貨

第二十九章 你個蠢貨

    對於小妹的性格雷鳴十分了解。
    哪怕相隔幾年不見,本質也不會有太大的變化。
    聰明伶俐,熱情開朗。
    雷鳴也看出了小妹的隱憂,這才毫不猶豫的讓小胖子恢復真身,展現實力,同時講說了自己‘拜師’的事兒,就是給小妹自信。
    斬元神真龍?
    收紫府境的龍人跟班?
    小雨聽着宛若做夢一般不真實。
    “是真的!”小蝶挽住小雨的手臂,輕聲道,“有什麼事兒,少爺兜着,小姐,您就放心吧!”
    看到哥哥認真的目光,雷父的點頭,小雨終於開口。
    就在不久前,一位內門弟子向她求婚,當場被她拒絕,可兩日後,對方卻搬出了長老向師父施壓。
    小雨的師父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下來。
    她心中憤怒,就和同樣是五行宗的弟子,也是炎國的公主炎心一起偷偷的下山離開。
    正好,兩人都是前往平安縣,就結伴而行。
    “炎國公主炎心來平安縣!”雷鳴若有所思,問道,“向你求婚的是誰?什麼來歷?”
    “他叫薛洋,也是來自炎國,逍遙侯之子!”小雨道,“路上,我聽炎心說,逍遙侯和當今太子親近!”
    “明白了!”雷鳴忽而笑道,“小雨,既然回來了,就好好的呆着,哪也別去了。”
    到了此時,他怎能還不明白?
    一定是因爲玉王兩次遭到刺殺都全軍覆沒,背後人調查之後,就懷疑到了雷家頭上,因爲摸不清深淺,就拿小雨來試探。
    用親妹子試探?
    嘿……!
    真是好狗膽!
    “我當然喜歡呆在家裏了,只是哥,真的行嗎?”小雨依然忐忑。
    她可是知道五行宗的可怕。
    “這是哥的地盤!”雷鳴指着腳下,“天王老子來了,也要給我趴下!”
    “還是哥好!”
    小雨走過來,摟住了雷鳴的手臂,眼睛紅了。
    “以前是真的無法抗衡,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你被帶走受苦,如今不用了,真的不用了!”雷鳴道,“別說一個小小的五行宗,就是聖地,哥也不怕!”
    實際上,他也有打算將小妹接回來,只是還沒有動身,對方就回來了,正好省了一番麻煩。
    “真的不怕!”小胖子適時的加了一句。
    也許雷鳴對自身的實力還沒有一個清晰的認知,可小胖子卻太知道了。
    何止是可怕?
    簡直是恐怖!
    小雨暫時安心。
    雷家再次熱鬧。
    玉王府。
    “皇兄,我的好皇兄,我在五行宗努力的修煉,小心的經營勢力,暗中爲你造勢,你可倒好,竟然臨陣脫逃!”這位少女正是炎心,當今炎國的公主,身材高挑,前凸後翹,有着傾城之姿,卻穿着一身紅衣,眼睛放出如狼一般的光芒,死死的盯着玉王,“大皇兄死的不明不白,母后屍骨未寒,你竟然舍了權柄,散了支持你的一衆臣子,逃到封地苟且偷生?”
    “你睡得着嗎?”
    “你安心嗎?”
    “你聽不到大皇兄的吶喊,母后的哭泣?”
    “你可知道,當時我聽到消息後的第一反應?我恨不能插翅飛回,將你斬了!”
    “呵呵,你苟且偷生,對方放過你了嗎?”
    “遭到兩次暗殺啊,也是命大,遇到了貴人!”
    “你知道我得到消息後是怎麼想的嗎?”
    “那就是你爲什麼沒被殺掉!”
    炎心咬牙切齒,眼睛通紅。
    玉王站着,低着頭,幾次想反駁,可最終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公主殿下!”陳老露出苦笑,“王爺也是苦衷!”
    “苦衷?”炎心差點跳了起來,“狗屁的苦衷,他就是懦弱,他就是怕死,他就是個慫貨!兄長之死,母親之仇,他都能忘掉,嘿嘿,京都都說他溫文爾雅,宅心仁厚,狗屁,他就是個廢物!”
    重新坐下,舒了口氣惡氣,語氣略緩:“陳老,將來到平安縣後的事情統統告訴我,特別是兩次刺殺的情況,細無鉅細,對了,還有他的應對!”
    炎心瞥了一眼玉王,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陳老再次苦笑,看向了玉王。
    玉王低着頭,看着腳尖。
    不知爲何,他就是怕這個妹妹。
    陳老心中一嘆,就開始講說。
    炎心靜靜的聽着。
    侍衛都退到了遠處。
    這裏只有陳老的聲音不疾不徐,一直說到了最近的情況。
    “呵!”聽罷之後,閉上眼睛仔細的梳理一遍,炎心就冷笑一聲,看着她的親二哥,“煙雨樓第一次刺殺,六人都是築基境的好手,頃刻間被轟殺五位,還有一人斷臂,卻沒有看到是何人出手,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對方很強,非常強,至少也是入道中的非凡人物!”
    “炎玉成,你不知是何人相助,情有可原,畢竟對方沒有露面,但可以推測到,不是原先的老人,就是雷家!畢竟,那裏是煙雨湖,是煙雨樓,雷家的私產!”
    “而後,雷虎帶着屠殺城外三波匪徒的消息,還有縣令構架匪徒的信件,求縣尉之職,這就很明顯了!雷虎只是練氣境,如何一夜殺三波匪徒?肯定是他背後人出手了,想要給雷家在官面上謀個職位。由此也可以推測,你刺殺被救,也是來自雷家之人!”
    “哈!雷虎攜殺匪徒,揭露縣令和都頭之功,還有不久前發現前縣尉是邪神信徒的功勞,這些都足夠封賞一個縣尉搓搓有餘了!”
    “何況還有救命之恩!”
    “你接下來還面臨着刺殺危機!”
    “還想着雷家強者繼續救命!”
    “結果,你竟然真的只給了一個縣尉?”
    “縣令的職位很高嗎?都頭很大嗎?”
    “將整個縣城給了對方又如何?對你又算得了什麼?”
    “對方會在意一個屁大點的縣城?”
    “態度,態度懂不懂?”
    “本是一次很好抱大腿的機會,可結果,結果……!”
    “你個蠢貨!”
    “第二次你被三位入道強者刺殺,馮氏三兄弟啊,聯起手來,就是五行宗核心弟子都沒有絕對的把握言勝,卻被輕易的轟碎了頭顱,連陳老都沒有看清!”
    “這意味着什麼?對方若只是入道,也是巔峯之境,而且是絕世天才,或者說紫府強者更爲恰當!”
    “事後你竟然沒有任何表示!”
    “還想着去煙雨湖畔建造宮殿!”
    “炎玉成,你腦子裏裝的都是屎嗎?”
    “還有啊!對方出手是在什麼時候?除了陳老之外,你的護衛全部被殺!第一次求救,你只拱手,第二次只是跪下,第三次才磕頭,對方這才稍微滿意出手!這說明什麼?說明這裏發生的一切都在對方視線之內,爲何事先沒有出手,那就是對你的不滿。事後你竟然還抱怨!”
    “第一次被刺殺時,對方可是直接將六個黑衣人全部殺了啊!”
    “你個蠢貨!”
    “我敢肯定,若有第三次刺殺,不,肯定有,而對方絕對不會再出手!”
    “那時,你只有死路一條!”
    炎心恨鐵不成功,怒火滔天。
    炎玉成渾身顫抖。
    陳老面色慘變!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