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二十二章 一口氣吹死你

第二十二章 一口氣吹死你

    對於王府中發生的事情,雷鳴聽的一清二楚,也看的明明白白。
    卻一直沒有急着出手。
    太廉價的相助,誰會重視?
    至於那些侍衛?又不是百姓,生死都是他們的職責。
    只是看着玉王遇事的態度,雷鳴不禁搖頭。
    最後改變聲音追問,也想弄清背後的事情。
    可聽到玉王所說經過,他有種無語的感覺!
    事情很簡單。
    玉王的母親原先是皇后,他有一個親大哥,被封爲太子。
    只是有一天,太子慘死,沒有找到兇手。
    太子之位空懸,玉王順位嫡子,這個位置本該是他的。
    只是皇后突然染病,一夜暴斃。
    一國不能無後,寵妃成爲皇后,兒子自然成爲太子。
    玉王備受打壓,哪怕背後依然有一大批人支持,可心灰意懶之下,散了勢力,解了權利,本想安穩一生,就主動的回到了封地,也就是玉華府。
    在府邸憋悶,就出來走一走,也就有了煙雨湖邊的事情。
    雷鳴聽過之後,無語之極。
    大哥怎麼死的?
    母親怎麼亡的?
    竟然不查一查,還舍了權柄苟活。
    即使苟活,對頭還不放過。
    “幫他是不是一個錯誤?”
    雷鳴古怪的想着,正要轉身離去,卻扭頭望向了東方,眼睛一眯,就急速而去。
    院子中,玉王說罷之後久久沒有得到迴應。
    一時間,寂靜無言。
    唯有血腥氣瀰漫,讓夜色更加淒涼。
    “前輩!”
    玉王衝高空拱手。
    陳老心中一嘆,強打精神:“王爺,前輩應該離去了。還是趕快派人前往縣衙和五行樓,將這邊的事情告知!”
    侍衛死了,還有一些侍女。
    縣衙的捕快也在不遠處巡視,很容易找到。
    “陳老,我始終不明白,他爲何要眼睜睜的看着我的侍衛盡數被殺?我堂堂一國君王,還要我叩頭纔出手?”玉王閃過怒色,“我不是任命雷虎爲縣尉了嗎?不是殺了縣令嗎?”
    “王爺,慎言!”陳老連忙低喝一聲,就衝四周抱拳彎腰。
    玉王臉色難看。
    “前輩已經救我們兩次了,王爺,一個縣尉算得了什麼?”陳老的語氣很重。
    煙雨湖東側。
    雷鳴剛到這裏,就見塵土飛揚,波瀾席捲。
    湖泊被劈開一個豁口,裂痕延伸到遠處。
    看了一眼,就望向了煙雨湖深處,不禁皺眉。
    莫名的,他感覺到湖中有種氣機變化,只是卻難以明瞭。
    擡起頭,不知何時,高空已經烏雲密佈,雷霆閃耀,大雨即將到來。
    轟……!
    遠處的高空,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力量波動,就見一道人影疾馳而來,落在了百米開外,直接砸出了一個深坑,震盪的力量讓湖水都掀起了十餘米高的巨浪。
    雷鳴看過去,烏雲之下,腳踏閃電,一位手握銀色大戟的青年男子踏空而來,身穿亮銀色鎧甲,背後猩紅披風,威風凜凜,好似天兵天將。
    “小畜生,繼續逃啊!”
    他瞥了一眼雷鳴,就好似看螻蟻一般便不在意,然後俯身看向了深坑,薄脣微彎,帶着極其刻薄的冷意。
    咳咳咳!
    深坑中飛出一個小胖子,落在不遠處,咳出了幾口鮮血。
    渾身衣衫破破爛爛,到處是傷口,十分悽慘。
    只是在雷鳴的目光中,他身上的傷口正在飛速的癒合。
    “敖雷!”小胖子怒吼,“我若不死,必屠盡龍族,從今以後,我就叫斬龍!”
    “哈哈!”
    敖雷好似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不禁仰天大笑,引動烏雲狂卷,雷鳴閃閃。
    “畜生就是畜生,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神威濤濤,殺你,你就應該伸出脖子。小畜生,你竟敢還敢逃,還敢立誓?我會扒了你的皮喂小龍蝦,剔出你的肉喂螃蟹,斬斷你的骨骼喂鯊妖,最後摧毀你的血脈,覆滅你的靈魂!”
    敖雷一句一步,手中的大戟噴吐着無盡的雷光。
    大手一擡,戟尖斜指蒼穹,噴出的光芒有千丈長,引動無盡的雷光匯聚一起。
    這一戟落下,萬丈山峯都能一劈爲二。
    小胖子臉色狂變,想要繼續逃走,可體內的力量已經基本耗盡,不禁露出絕望之色:“難道上天真要亡我?我父母,我姐妹,我兄弟,我族人三千口啊,血液還未乾,靈魂還在看,我怎能死?怎能死啊!上天啊,誰能救救我?只要將來讓我報仇,哪怕爲奴爲僕!”
    他悲泣聲聲。
    可氣機已經被鎖定,根本無法逃脫。
    “螻蟻,在這片大地上,我龍族就是天,讓你死你就死,讓你滅族你就滅族!”
    敖雷大戟落下,噴吐的神光將烏雲一分爲二。
    無盡的神威讓煙雨湖的波浪都壓了下去,並沉降三尺。
    “慢着!”
    雷鳴的聲音忽然響起。
    小胖子一怔,露出喜色,扭頭看向雷鳴,感受到體內的真氣,不禁苦笑,再次露出絕望之色。
    他甚至晃了晃,差點跌倒。
    敖雷微微一頓,眼睛瞥了過來:“螻蟻,想要阻我?”
    他滿臉的譏諷還有不屑。
    “當然!”雷鳴很認真的點頭,“你這一擊下去,不但會毀了煙雨湖,就連縣城東邊都會被波及,不知會死傷多少人?你收斂點,不要影響城內居民!”
    “哈哈!”敖雷再次狂笑,“波及城內?不過是一羣螻蟻罷了,不,應該說血食纔對。你不說我差點忘了,既然來此走一遭,怎能不飽餐一頓?這一城內的肉人,勉強能吃飽。”
    雷鳴眼角一擡,殺機畢露。
    “哎吆吆!竟然還露出殺氣了,螻蟻就是螻蟻,不知我這樣的存在,對你等而言,就是無上的神靈。來、來、來,看看我一口氣將你吹死!”
    敖雷張嘴一吐就是一口氣,瞬間化作接天連地的旋風席捲而來,飛沙走石,地皮都被卷飛。
    雷鳴卻滿頭黑線,殺機更重。
    將他當做螻蟻?
    吞吃一城人?
    吹死他?
    尼瑪!
    大手一拍,虛空震盪,就將漫天的捲風拍的崩散。
    “好強的肉身!”
    小胖子看到這一幕,瞳孔一縮。
    “我竟然看走眼了!”
    敖雷露出凝重之色。
    雷鳴踏步上前,目光如劍:“今天不殺你,我天理難容!”
    “我就是天,當然難容你!”
    敖雷說罷,身形一晃就到了雷鳴身前,大戟攜帶無量威勢就落了下來,顯然,他感覺雷鳴的威脅更大。
    有威脅,那就殺。
    啪!
    大戟落下,雷鳴擡起手抓住了戟刃。
    迸發出來的恐怖力量卻無法撼動手掌。
    分流而出的勁氣卻將兩側劈成了深淵。
    “怎麼可能?”
    敖雷瞳孔一縮,露出駭然之色。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