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二十章 王大錘:就寢

第二十章 王大錘:就寢

    縣令勾結匪徒,欲行謀逆之罪,被殺。
    幫兇都頭,被斬。
    天亮之後,消息散開,城內居民無不震動。
    百姓興高采烈,喜極而泣,甚至有的放鞭炮慶祝。
    可一些大戶人家卻十分惶恐。
    雷家!
    “走着!”雷鳴走出大門,一甩袖子,興致高昂。
    “少爺,不喜歡人家的雞蛋羹了嗎?很嫩,很滑,很白,很香啊,少爺怎麼就不喜歡了呢?”小蝶嘟嘴。
    “不想吃好吃的了?”
    “想!”
    “那還囉嗦?”
    “嘻嘻,少爺,去哪家?”
    “今天你來定!”
    “老趙家的胡辣湯怎麼樣?料很足,肉放的也多!”
    “好嘞!”
    主僕二人悠閒的走着。
    如今的小蝶,格外的帶了一把劍,用她的話說,要時刻保護好少爺。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趙家小店門前。
    “老趙,今天這麼高興?嘴角都咧到耳後根上了。”
    雷鳴找個位置坐下,就笑道。
    “當然高興!”趙老頭道,“因爲高興,我已經決定了,今天的早飯全部免費。”
    “你可是出名的趙老摳,卻這麼大方,喜事一定不小啊!”
    “哈哈!那當然!”
    “說出來樂呵樂呵!”
    “縣令那個烏龜王八犢子被殺了,還有都頭那個挨千刀的劊子手也被殺了,能不高興嗎?”
    “他們被殺,又和你有什麼關係?”
    “怎麼沒關係?這個黑心的縣令上任之前,我開小店,生活的有滋有味,可自從他來到之後,就隔三差五的攤派收費,一年到頭辛辛苦苦也攢不了一個大子兒!前年,我老父親病重,因爲沒錢醫治病故;五年前,我大侄子潑了一盆水,濺到了縣令兒子腳上一滴水,結果被弄的家破人亡啊,女兒都被搶走折磨致死!你說,這一家終於遭到了報應,我能不高興嗎?”
    “也是!弄的天怒人怨的狗東西,死了也會下地獄!”
    “下十八層地獄,我詛咒他一家永世不得超生!”
    趙老頭是恨極了。
    如今也沒了什麼顧忌。
    吃早飯的越來越多,聽說縣令的事情後,一個個拍這大腿叫好,甚至有的說直接去縣令家門前咒罵一頓出出胸中的惡氣。
    雷鳴有滋有味的聽着,也倒點老醋,一碗胡辣湯,酸中帶辣,辣中有麻,喝着滋味。
    吃罷之後,主僕兩人繼續溜達。
    只是今天,街上的行人卻越來越多,有的歡呼,有的指天大罵,還有的抱頭痛哭。
    “少爺,您說縣令怎麼就那麼壞呢?他有權,有錢,爲什麼還有刮地皮?本就高高在上,爲什麼還要欺負人?”
    “貪慾無窮,權欲無盡!有錢,就想着更有錢,有了一座金山,還想着有十座;至於欺負人?不欺負,哪裏顯得出他們高人一等?”
    “這樣他們就真的高興嗎?開心嗎?無愧嗎?”
    “你應該問,他們有心嗎?即使有,是不是又黑又臭?”
    “肯定是黑心爛肚子!”
    雷鳴笑了笑。
    對於縣令和都頭被殺,他不在意。
    即使玉王不出手,他也會將他們全部捏死。
    也是今天,雷虎被破格任命縣尉,這是真正的從小吏跨入了官員級別。在這個世界,這種晉升也算常見。
    畢竟皇帝老子面對強大的修者都要低頭。
    吃罷午飯,兩人這纔回家。
    “少爺,下午幹嘛?”
    “修煉!”
    “好嘞!”
    小蝶泡好茶,洗好水果,這才盤坐一旁開始修煉。
    雷鳴坐在躺椅上晃悠着。
    看着小蝶認真的修煉,他心裏有些憂傷。
    煉體決徹底的沒了動靜。
    三千層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什麼地步,他心裏也沒有譜。
    好不容易能練氣了,結果第一層圓滿之後就再也難突破。
    “要怎麼才能突破到練氣二層?”
    雷鳴思量,卻沒有頭緒。
    他的隱脈閉合的太堅固了,儘管有着獨一無二的金色雷之真氣,卻也絲毫沒有辦法。
    “算了,車道橋頭自然直,不如眯一會兒!”
    雷鳴閉上了眼睛。
    這種無憂無慮的日子,是他前世夢寐以求的,如今自然要好好的享受享受生活。
    懶懶散散,優哉遊哉。
    怎一個美字了得!
    只是可惜,不能看短片,有些遺憾!
    傍晚時分,王大錘來了。
    這位是王叔的兒子,個子不高,長相憨厚。
    “少爺,老爺準備明天就開始請幫工整理煙雨湖沿岸,讓屬下過來問問,還有沒有什麼要交代的?”王大錘弓着身子。
    “王兄弟,坐!”雷鳴指了指石凳,“咱們好久沒見了,今晚喝一杯!”
    “少爺,不了,那邊還等着我彙報呢!”
    “好吧!告訴我父親,在酒樓一側建一個小吃街,另一邊打造一些獨院閣樓,還有再建一個水上樂園。你等着,我去那圖紙,交給我父親即可!”
    “好的少爺!”
    雷鳴將事先準備好的圖紙拿了出來,又講解了一番,對方這才離去。
    “少爺,大錘太老實了!”小蝶道。
    “嗯!”雷鳴點頭,“他本名叫王大陸,小時候非常機靈,我還記得當年他六歲,在夕陽下,他追着宋家的小姑娘,笑嘻嘻說要將這個又白又胖又有錢的小女孩追到手當童養媳,結果被對方一錘子砸在了腦袋上,從那時候開始,腦袋就不靈光了。王叔也就給他改名叫王大錘,也是王叔有些恨鐵不成鋼吧!”
    “沒想到大錘還有這樣的往事!”小蝶意外,又哼道,“他活該,才六歲啊,就追女孩子!”
    “六歲,不小了!”
    雷鳴大有深意的說道。
    入夜,看小蝶劍舞之後,就躺在了牀上。
    與往常一樣,催動聽力,篩選一遍,卻有了意外的發現。
    “有意思!”
    雷鳴起身,推開門走了出去。
    仰起頭,星光漫天。
    “少爺,怎麼又起來了?”小蝶的聲音傳了過來。
    “以後晚上就老實睡覺,睡不着就修煉!”雷鳴回了一句。
    “少爺,你不睡,我怎麼會睡得着?”小蝶披衣而起。
    雷鳴不禁後悔,就不該讓對方修煉。
    如今倒好,因爲修煉,感覺就分外敏銳。
    無論是他的呼吸,還是起牀推開門的動靜,都難以瞞住對方了。
    除非睡死!
    “我這是不是自作自受?”
    雷鳴忍不住哀嘆。
    他來到小蝶身前,看着對方的眼睛,認真道:“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不許告訴其他人,知道了嗎?”
    “少爺,知道了!”小蝶眨了眨眼睛,臉蛋兒就紅了,眼波如水,“少爺,您是要?要侍候您就寢嗎?”
    雷鳴一怔,不禁咧嘴。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