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十九章 魄力不足:打底褲

第十九章 魄力不足:打底褲

    雷家,院子中,雷鳴默默的坐着。
    他的耳朵卻一直鎖定雷虎,以防不測。
    房門打開,小蝶走了出來。
    “少爺,大晚上的,你怎麼不睡覺啊!”小蝶點上蠟燭,泡了一壺茶端了過來,“剛纔我醒了,竟然聽到你的呼吸聲在院子裏,還以爲出什麼事兒了呢?”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雷鳴道。
    “少爺,要不,以後我就睡在你房裏吧!”小蝶眨着大眼睛,聲音越來越低,最終低下了頭,“你要是睡不着,人家、人家也可以和你聊聊天,給你揉揉肩,捶捶背,泡壺茶,賞賞月!”
    “等你入道再說!”雷鳴忍不住笑了。
    “入道就可以了?”小蝶擡頭,滿臉的驚喜。
    “當然!”雷鳴點頭。
    “嘻嘻,太好了!可是少爺,姥爺說要給你找媳婦,要是有了少奶奶怎麼辦?萬一刁難了我,少爺會不會不要我了?”笑着笑着,小蝶眼睛就紅了。
    “以後啊,這個家你就是管家!”
    “真噠!”
    “我能說假的嗎?”
    “不能!”
    “你這丫頭,沒事就喜歡瞎想!”
    “嘻嘻,少爺,我給你舞劍!”
    “明月升,星輝閃,看你小丫頭舞劍,大善!”
    雷鳴端起茶杯,翹起了二郎腿,就看小蝶手握長劍,在月光下,輕靈如仙。
    這小日子!
    美哉!
    另一邊!
    雷虎站在玉王府門前,被幾位侍衛攔着。
    “剛纔已經說了,夜深人靜,王爺已經睡下,再敢吵鬧,就地格殺!”一位侍衛冷酷無比。
    “我也再說一遍,我是來自雷家的雷虎,你稟告王爺,他不但不會怪罪,還會將我邀請進去。否則,我一旦離開,王爺知道之後,必然會將你處死!”雷虎更加強硬。
    侍衛皺眉。
    他不敢打攪熟睡的王爺,可聽到雷虎強硬的語氣,一時間有些猶豫。
    這時,府門打開一角,從裏面走出一人。
    “陳老!”
    幾位侍衛紛紛躬身。
    陳老點點頭,就看向了雷虎:“白天我見過你,是縣衙的總捕頭,負責治安,可對?”
    “對!”雷虎道,“我今天前來,是以雷家的身份!”
    “雷家?哪一個雷家?”
    “買下整個煙雨湖,打造酒樓的雷家!”
    “隨我進來!”
    陳老神色微動,就往裏面走去。
    對於雷家的情況,他早已摸清楚,自然也知道雷虎的情況。
    剛纔又聽到對方是代表雷家,而不是縣衙,就格外的鄭重。
    大廳中,玉王站着。
    “雷家雷虎,拜見王爺!”
    雷虎抱拳躬身。
    “請坐,看茶!”
    玉王沒有擺架子。
    陳老也坐在了一旁,以防不測。
    侍女端來茶杯放好,退了出去。
    雷虎起身,暗自深吸一口氣,鏗鏘道:“王爺,平安縣令巧立名目,隨意增加稅收,欺男霸女,毀家滅戶,收刮民脂民膏,天高三尺,地陷三丈,民不聊生。他還與都頭勾結匪徒,劫掠過往商客,橫行村鎮,搶奪民女,屠殺村民,裏外應和之下,這裏讓他打造成了私人王國。不知王爺管不管?”
    他擡起了頭,目光炯炯。
    “可有證據?”玉王皺眉道。
    雷虎將書信遞了過去,道:“那些匪徒,乃是私軍,假扮劫匪,與縣令一起收刮錢財上供,上線乃是府城都尉!”
    玉王打開看了看,眉頭跳動:“只有書信,證據不足,可有人證?”
    雷虎眼皮子一耷拉,想起老三‘師父’的交代,心一狠道:“三波匪徒,盡皆被殺。王爺,書信還不夠?”
    他的音調拔高几分。
    玉王躊躇。
    “夠了!”陳老忽然開口,他瞥了一眼雷虎,就看向了玉王,“王爺,此等害羣之馬,留着是禍害百姓,是江山社稷的蛀蟲,當以雷霆之怒,將他拿下!王爺,您身份特殊,有這個權利!”
    “好!”玉王一驚,回過味來,就看着雷虎道,“三波匪徒是你所殺?”
    “王爺,下官若是有種這能力,豈能讓他們活到現在?”雷虎抱拳道,“都是家中前輩所爲!”
    玉王點了點頭,他想起了煙雨湖酒樓前的劫殺,六位刺客頃刻間被滅的情景,這也是他召見雷虎的原因:“不知本王可否拜見雷家前輩?”
    “王爺,前輩說了,他隱修於此,不見外客,也不想看到縣城百姓困苦,只想有一個平和的縣城!”雷虎道,“王爺,上任縣尉是邪神信徒被家中前輩所殺,如今縣尉之職空懸,下官自薦擔任!”
    玉王目光閃了閃:“可!”
    又聊了一會兒,雷虎被侍女領着前往一個房間暫且休息。
    他摸了摸額頭,冷汗滲出,吐出一口濁氣,卻無聲的笑了。
    客廳內。
    “陳老,這都是他的意思?”玉王詢問。
    “除了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強者外,還能有誰?”陳老道,“王爺,既然要暫住城內,就要和對方打好關係,最好將他拉到王爺麾下。至於連夜而來,請您出手對付縣令,還有討要縣尉之職,應該是想看看王爺的魄力如何?”
    “考驗嗎?也對!”玉王深思之後點頭,“否則,對那樣的強者而言,又有什麼意義?等天亮就出手,拿下縣令和都頭,也趁機掌握這一支城防軍。”
    “王爺,現在就出手!”陳老建議,“這才能顯示出王爺的果決,也以防消息走漏,讓縣令有了準備,也防着點五行樓插手!”
    “好!”玉王贊同,“既然要做,那就宣佈縣令的罪責之後,當場斬殺,天亮後,將他的惡行也全部散播出去!”
    “不,王爺,我出手,讓雷虎留在這裏!”
    “陳老……!”
    “雷虎在,莊園內的安全無憂。我出手,才能以防不測,快速拿下縣令和都頭。王爺,也趕快發出消息,讓府城親衛加緊趕來!”
    “好吧!”
    這邊的情況,雷虎不清楚。
    雖着急,卻也有底氣,只是在房間中吃吃喝喝。聽到外面的動靜,想要推門而出,卻強行忍住了。
    雷家,院落中。
    “怪哉,他怎麼會被刺殺?”玉王和陳老的對話,雷鳴聽了個清清楚楚,卻感覺古怪。
    這位玉王看似賢明,禮賢下士,溫文爾雅,可魄力終究不足,竟然能威脅到太子?
    “管他呢!”
    雷鳴笑了笑。
    他做這些,只是想試試玉王的手段如何,也想將雷虎推到縣尉的位子上,以後官面上少些齷蹉事。
    唰……!
    小蝶凌空一躍,白裙飛舞綻開,在月光下有着朦朦朧朧的美,輕飄飄的落在了雷鳴身邊,眼眸如水:“少爺,好看嗎?”
    “此舞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看!”
    “嘻嘻,少爺喜歡就好,人家天天給少爺舞!”
    “這個可以有,只是小蝶啊,以後到了外面,切不可穿裙子!”
    “少爺,爲什麼?不好看嗎?”
    “這高來高去的,裙子飛舞,容易春光乍現!”
    “少爺,外出了,人家不穿裙子,以後只穿給少爺看!”
    “不用!裙子之內,再穿上打底褲就行!”
    “好哩少爺!”
    小蝶眯着的眼睛猶如頭頂上的月牙兒,聲音甜膩膩的!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