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十六章 千分之一彈指間

第十六章 千分之一彈指間

    卻說雷鳴前來煙雨湖時,有三人從另一邊走來。
    其中一位身穿白衫,手拿摺扇的青年男子,臉上掛着笑容,怎麼看都像富家公子哥。
    另外兩位是中年人,手握長劍,亦步亦趨的跟隨。
    “煙雨湖,多有詩意的名字,你們看,不止名字美,這湖也別有一番滋味,卻被荒廢了,惜哉!”青年遠眺朦朧湖面,不禁感慨,“若是在京都,早就被開發成了遊玩之地,花船燈樓,美人倩兮!”
    “少爺,畢竟是偏遠貧瘠之地,即使想開發,也沒有那個財力。”左邊的中年人道。
    青年男子點了點頭,轉過一個彎,發現被竹林擋住的酒樓,不禁眼前一亮:“有人在開發了,有眼光,有見識,一旦建成,煙雨湖再弄些各種荷花點綴,再放幾艘遊船,必成一處休閒之地!”
    “少爺,在這兒開酒樓,會有客人嗎?”左邊的中年人古怪道,“這明顯是剛建成,猛一看,給人一種大氣堂皇的感覺,然而以平安縣城的水平,有多少人消費得起?”
    “少爺,出來這麼久了,也該回去了!煙雨湖雖好,卻易藏人,周圍正在收尾,也頗爲雜亂。”另一位中年人忽然開口,“也在縣城呆了三天,再不走,恐怕會有不測。今天陳老閉關,更要小心。”
    青年男子神色一滯,幽幽一嘆:“我都來到了玉華府,沒有經營勢力,深居簡出,真要對我出手趕盡殺絕?出來走一遭,都要小心翼翼,這日子,過的真沒勁!走,去前面看過之後就返回,明天啓程!”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酒樓一側,發現基本完工。
    眺望煙雨湖,透過薄薄雲霧,可以看到湖心島上有建築拔地而起。
    “這酒樓建造的,別具一格,堂皇大氣之中,也精緻典雅,哪怕放在京都中,也絲毫不遜色。想不到這個小地方,竟然會有這等設計者!”青年男子不住的點頭,“只是可惜了,地處此方,終究失了地利人和,生意不會好,不過這裏倒是一個養老的好地方。”
    卻在這時,意外發生。
    不遠處湖水陡然炸開,從裏面衝出三個黑衣人影,手執長劍,凝聚劍光就衝殺而來,須臾間就到了近前。
    左側的酒樓中,二樓窗戶炸開,也衝下來三人。
    兩位護衛大驚,一左一右將少爺保護中間。
    可一個衝擊,就紛紛被重創擊飛。
    迸發出的真氣,也將鋪好的地面轟擊的坑坑窪窪,就連酒樓一角都被斬落,這一幕正好被雷鳴看到。
    “刺客?隱藏在酒樓也就罷了,竟然踩碎了窗戶,還破壞了酒樓?在我的地盤上鬧事,嘿嘿,是可忍孰不可忍!骯髒的蛀蟲,陰暗的老鼠!”
    雷鳴眼睛一眯,本就有些鬱悶的心情燃起了怒火。
    左腳踏出一步,千分之一彈指間就收了回來。
    “少爺,前面有爭鬥,趕快躲開!”這時,小蝶也反應過來,立馬站到了他身前,抽出了攜帶的長劍,十分警惕道。
    “沒事!”雷鳴搖了搖頭,也吐出了一口抑鬱之氣。
    遠處的搏殺已經結束。
    兩位護衛被重創躺在了地上,身上流血。
    青年男子周身鼓盪,正要反擊,卻露出怪異之色。
    六位襲擊的黑衣人全都呆呆的站着。
    其中五位低頭一看,心口之處,前後通透,裏面卻沒有了心臟。
    這是被硬生生的打穿了。
    當即露出了絕望之色。
    要死了!
    誰出的手?這麼快?連人影都沒看到啊!
    五人念頭一起,就倒地不起,沒了氣息。
    剩餘一位,兩條手臂從肩頭跌落下去,悶哼慘叫聲這才響起。
    “怎麼回事?”
    青年男人一個激靈,左右看了看,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少爺,這肯定是有強者暗中相助!”
    兩位中年護衛站了起來,緊緊的守護在青年人身邊,不忘提醒。
    “肯定是了!先將他拿下,嚴加拷問!”青年人點頭,就衝四周拱手,“不知哪位前輩相助,還請初來一見,玉成當面致謝!”
    連說了三遍,卻沒人應和。
    這時,忙碌的工人圍攏過來。
    雷鳴帶着小蝶,也走了過去。
    “少爺!”在這兒監管的一位中年男子看到雷鳴,連忙過來見禮。
    “王叔,這怎麼回事?我爹不在?”雷鳴問道。
    實際上剛纔就是他出手。
    速度太快了。
    千分之一彈指間,就轟殺了五人,最後一位以掌化刀斬斷了雙臂。
    這種速度,哪怕近在咫尺的小蝶都沒有感應到。
    好在他能身融虛空,不引起絲毫動靜,否則這麼快的速度,這裏非成一鍋粥不可。
    王叔是酒莊裏的管家,跟着雷父幾十年了,不是外人。
    “少爺,我也是剛出來,看樣子是暗殺,出了人命!那個白衣男子,給人一種貴氣逼人的感覺,來歷應該不一般,刺殺他的,來頭應該也很大。少爺,您最好不要上前!”王叔低聲道,“老爺在酒莊,這邊就讓我看着!”
    “王叔,去問一聲,酒樓崩塌一角,地面毀壞,這都是損失,看他有沒有交代?”雷鳴吩咐道。
    “少爺,這……!”王叔有些猶豫,以他的閱歷,寧願吃虧,也不想和對方粘上關係,卻拗不過自家少爺,就只能走了過去,片刻後就見王叔和叫做玉成的白衣青年男子走了過來。
    重傷的兩個護衛依然跟着,十分警惕。
    “兄臺,這裏的損失因爲我們造成,等到晚間,一應賠償就送過來,給你們帶來的不便,還請海涵!”玉成抱拳,很客氣。
    “只要賠償損失即可,至於其它不過是浪費些時間罷了!”雷鳴笑道,“看你們的樣子,需要急需處理,這裏就不挽留了!”
    “多謝!”玉成再次抱拳,“改日請兄臺飲酒,告辭!”
    他們走的乾脆利落。
    等看不到背影,王叔上前道:“少爺,要不要調查調查?”
    “不用!”雷鳴搖頭,“派人將這邊的情況告知大哥即可!”
    “好的少爺!”王叔退走。
    雷鳴領着小蝶走入了酒樓中。
    這裏剛剛建好,還沒有裝飾。
    中間大堂通透,十分寬敞,搭建着一個臺子,以供評書,唱曲兒,舞蹈之用,直接連接到三樓。
    哪怕坐在三樓,也能看的清晰無比。
    “少爺,這比城內任何一家酒樓都要氣派,都要闊氣!”小蝶看的兩眼閃亮,“只是少爺,怎麼吸引人前來呢?”
    “這就不是你操心的事兒了!”雷鳴走上三樓,憑窗而望,煙雨湖盡在眼底,就連湖心島也看了個清楚,“不錯,不錯!”
    沒有多待,下樓之後,就帶着小蝶返回城內。
    只是他的耳朵不停的抖動,露出深思之色。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