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八章 煙雨湖

第八章 煙雨湖

    雷鳴轉過身來。
    倒揹着手,面無表情。
    “多謝前輩救命之恩!”
    康樓主連忙拜謝,十分感激。
    他知道,若不是眼前之人,今天非死不可。
    對於剛纔這位前輩的所作所爲,只能當做高人行事莫測。
    “嗯!”雷鳴點頭,“面對邪魔的誘惑和死亡威脅,還能不懼,挺直脊樑,你很不錯,這種品質,要保持下去!”
    “前輩,晚輩資質平平,別的沒有,就是有一顆正直之心!”康樓主露出喜色,“不知前輩怎麼稱呼?縣內出現這等邪魔,晚輩要上報師門。”
    “該怎麼說就怎麼說!”雷鳴說着,看向了雷虎,“這個小傢伙也不錯,在邪魔的威勢之下,竟能站到現在,心有正氣,意志堅定,不錯!”
    說罷之後,他身形一晃,就一躍而去。
    速度快到了極致,讓康樓主都看不出端倪。
    “恭送前輩!”
    康樓主一怔之後,就再次拜下。
    “恭送前輩!”
    雷虎後知後覺,也連忙行禮。
    只是雙腿顫抖,臉色慘白。
    康樓主直起身,吐出一口濁氣,掃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縣令,就看向了雷虎,露出了笑容:“不錯,你很不錯!”
    然後看向了被殺的四個五行樓的弟子,露出悲傷之色。
    在遙遠之地,有一座宮殿。
    忽然,一股恐怖的氣機復甦,令天穹震盪,烏雲匯聚,電閃雷鳴,在這個範圍內的生靈,無不俯首拜下,戰戰兢兢。
    “我的一縷魂念竟然被殺了!”
    “那個方向,是來自五行宗勢力範圍內的炎國!”
    “本低調行事,也在偏遠之地,怎麼會被殺?”
    “莫非……!”
    宮殿之內,響起低喃之聲,最終沉寂。
    另一邊。
    雷鳴將‘借’來的衣裳悄無聲息的還回去,恢復本來面貌,就來到了一座閣樓上,默默的站着,遠眺縣尉宅院,以防發生別的變故。
    “聽邪魔說,走煉體之路的十分稀少。體魄強大,氣血旺盛,會有相應的法門!”
    他捏着下巴思量。
    可惜,他所知有限,接觸的人與物,也只限於縣城,不知其中奧妙。
    半個時辰後,這纔回家,躺在了牀上。
    雖精神十足,可依然想要睡覺。
    這種感覺,很好!
    第二天,看着大日升起,雷鳴心情不錯。
    “又是美好的一天!”
    吃罷早飯,就帶着小蝶繼續在街上游蕩。
    南城洪河,從西北而來,直入東南,接入白玉江,最終匯聚到東海中;城北貧困區,正應了那句話,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城西煙花之地,此乃官員富商留戀之所;城東煙雨湖,雖不大,卻也是一個風景區。
    這兩天,雷鳴兩人將城內轉了個遍,最終來到了煙雨湖岸邊。
    蘆葦叢叢,荷葉點綴,湖面上蒙着猶如炊煙一般的薄霧。
    “少爺,要是下雨前來,這裏纔好看呢!”小蝶道,“只是可惜了,這裏被荒廢了!”
    在湖泊中間,有一個湖心島,上面有着殘破的建築。
    “什麼原因?”雷鳴詢問,“我記得當初,湖心島上不是開了一家高端酒樓嗎?怎麼會荒廢了?”
    “少爺,五年前,湖裏鬧水妖,當時還死了不少人呢。有水妖鬧騰,這裏自然就荒廢了!”
    “五行樓的人沒出面?”
    “好像查看了一番,沒有發現水妖的蹤跡,也就不了了之。”
    “有意思!”
    雷鳴稍微轉了轉,就原路返回。
    沒有回家,而是來到了蘇家小酒館。
    此時還不到飯點,店裏沒有客人。
    “嫂子,老大在嗎?”進了店裏,雷鳴打着招呼。
    “剛來,滿臉喜色,還沒說什麼喜事兒呢!小鳴,你先上樓,我炒幾個菜,你們哥倆喝一杯!”
    “好嘞嫂子!”
    雷鳴應了一聲,就上了樓,進入房間,坐在了雷虎對面,看着喜形於色的堂兄道:“老大,什麼喜事兒?”
    “今天縣令親自宣佈,任命我爲總捕頭!”雷虎眉飛色舞,“如今縣尉死了,城內治安,我一言而決之!”
    “老大,恭喜了!”雷鳴笑道,“縣尉怎麼就突然死了?”
    “這裏面有些道道兒,但不能對你說!”
    “好,不說!”
    兩人聊着。
    片刻後,一壺酒,四盤菜端了上來。
    蘇晴和小蝶卻沒有坐下,下樓繼續張羅。
    “如今我成了總捕頭,在城內雖不說橫着走,但敢招惹我們的也不多了!”雷虎自信道,“老三,可有打算?”
    “打算?”
    “你不是好了嗎?總不能天天晃悠,是準備幫二叔打理酒莊生意,還是另立門戶?”
    “還沒什麼想法!”
    “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想想以後的路了!”
    “是啊,是該想想了!是混吃等死,還是等死混吃!”
    “你這小子!”
    雷虎不禁樂了。
    雷鳴捏着下巴思量,心裏有了計較,卻道:“你和嫂子的事情該提上日程了吧?如今可沒有藉口了!”
    “嗯,我這也算是安穩了!”雷虎笑道,“小事有下面,大事有上面,相較以前,安全許多,婚事就準備放在年底,過兩天,我和二叔商量商量!”
    “那我可要準備一份大禮!嫂子知道了嗎?”
    “待會兒說!”
    “這可是雙喜臨門!”
    喝了幾杯酒,填飽肚子,雷鳴就離開了小酒館。
    回到家中,坐在院子裏。
    “少爺,想什麼呢?”小蝶切了一個甜瓜,端了過來,用牙籤紮起一塊送到了脣前問道。
    雷鳴一口咬下:“我在想,要怎麼才能快樂的生活,生活的快樂,無憂無慮的過好每一天!”
    “現在不快樂嗎?日日上街,日日有糖葫蘆吃,日日有那麼多好吃的,日日和少爺在一起!”小蝶歪着頭道。
    “你這小丫頭,心思倒簡單的很!”雷鳴笑了,站起身,走向了書房,“走,隨我來!”
    “好嘞,少爺!”
    “這書房……!”
    推開門,竟然有塵土飛揚,還有些潮溼氣。
    “呵呵,少爺,用老爺的話說,書房只是擺設,用的非常少,不,應該說這些年幾乎沒有用過,也就打掃的少了!”小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雷鳴無語。
    點上蠟燭,簡單的打掃,雷鳴就坐在了書桌前。
    小蝶自然而然的打水磨墨。
    雷鳴攤開紙張,思量片刻,就勾勾畫畫。
    “少爺,你這畫的是一座莊園?線條也太直了,那點綴的花兒,樹木,太逼真了,少爺,你這是在牀上煉的嗎?我怎麼不知道?”
    “你知道了,你就是女王了!”
    “女王啊,人家做過夢呢!”
    “女王……!”
    雷鳴轉過頭,看向了小蝶,燭光下,大眼睛,白裏透紅的臉蛋兒,滿是純真的青澀。
    “少爺~~~”
    小蝶臉色紅了。
    雷鳴笑了笑,繼續勾勒。
    夜色人靜,萬物寂寥。
    翌日,雷父回來。
    雷虎也來了。
    雷家三個男人坐在一起。
    “你小子,終於定了婚期,好事,好事啊!我等着一天等了很久,等你結婚後,生個一兒半女,我也算能給大哥有個交代了!”雷父大喜不已。
    “二叔,讓您操心了!”雷虎很恭敬。
    “我不操心,等百年之後進了地下,非被你爹和你爺爺揍死不可!”
    雷父一句話,幾人都笑了。
    “爹,我需要一筆錢!”雷鳴張口了。
    “錢?咱雷家別的不多,就是錢多!”雷父拍着胸口,“如今你大哥當上了總捕頭,咱家的酒水生意會更進一步,以後錢只會更多!小子,說,要多少?”
    “不少呢!”雷鳴笑道,“我想建一座酒樓,一座很大的宅院,再開發煙雨湖的湖心島!”
    “你小子這麼大的野心?”雷父皺眉,“要是小打小鬧,建一座酒樓,爹二話不說,絕對支持你!只是開發湖心島……以你的想法,是休閒娛樂住宿於一體,需要的資金太大了,一時間難以拿出來。還有一點,當年煙雨湖鬧水妖,萬一等建好之後,在發生當年的事兒,咱雷家就會被打回原形!”
    “爹,我還以爲你攢了多大的家底呢!”
    “哼!不是大話,在平安縣城,你爹我,論家底也是排在前十的行列。只是你的手筆太大了,若支持你,酒莊生意肯定大受影響。要不,先只建一座酒樓怎麼樣?你隨便折騰!”
    “錢我來解決,爹,你幫我找工人怎麼樣?”
    “你……!”雷父一怔,仔細打量兒子,不禁樂了,“你小子自幼都沒有離開縣城,上哪弄錢去?千萬別說你拜了仙人爲師!”
    “呀,爹,這你都知道!”雷鳴瞪大了眼睛,“老爹就是老爹,這火眼金睛,厲害!”
    “真的拜了仙人爲師?”雷父猛地站起身,“小子,真假啊!躺在牀上九年,一朝好了,就要一飛沖天?咦,不對,莫非是你的仙人師父治好的你?”
    雷虎露出震驚之色,目光灼灼!
    “不可說,不可說!”雷鳴笑眯眯道,“爹,等我取來金錢,工人的事兒,就交給您老人家了!老大,湖心島還有岸邊的土地,需要你幫我牽線!”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