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七章 體內有一輪大日

第七章 體內有一輪大日

    千鈞一髮之間,縣尉身上迸發出一道黑光,崩飛法劍,震碎劍氣,就連被洞穿的心臟也飛速的癒合。
    縣尉擡起頭,瞳孔漆黑如墨,也從他懷中飛出一個木雕,猩紅無比,特別一雙眸子,噴出了紅光。
    下一刻,雕像跌落,從裏面飛出一個黑色的人影,不過尺餘高下,有些虛幻,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讓康樓主等人面色狂變。
    侯縣令和帶來的士兵直接被鎮壓趴下,雷虎戰戰兢兢,勉強站穩,可面色慘白如紙,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滴落。
    “邪神投影?怎麼會有邪神投影!”康樓主簡直要瘋狂了,“這裏只是一個小縣城,一個偏僻貧瘠的地方,你這樣的存在,發展信徒也就罷了,怎麼還會賜下傀儡雕像,是烙印投影還是魂念分身?應該是烙印投影吧!”
    這沒道理!
    這不是常規操作!
    “小小築基螻蟻,怎知我等魔神的心思!”黑色人影的聲音極其冷酷,“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的信徒,竟然被你們發現了,是我運氣不好,更是你們的不幸!螻蟻,臣服我,可安然無恙,也保你入道有成,紫府有望;如若不然,抽你魂魄,以煉魂之火烤你三千年!”
    康樓主露出掙扎之色,眸光不停的閃爍,最終咬破舌尖,噴出了一口鮮血,就惡狠狠道:“這就是邪魔的計倆,想誘惑我?哼,終究不過是烙印投影罷了。諸位,一起出手,爲了我們的正義之心,爲了人間正道,爲了師門的榮耀,也爲了我們的家人後代,殺了邪魔,功德無量,必將得到師門重賞!”
    說道家人後代和師門重賞,他的語氣格外的重。
    “殺!”
    他取出一張金色符咒,朝着上面噴出一口鮮血,就見符咒陡然炸開一團降魔之光直擊而去。
    “冥頑不靈!”邪神冷哼一聲,就迅速的沒入了劉縣尉的身體內,下一刻,縣尉的氣息爆發,達到了難以度量的程度。
    他冷笑一聲,隨手一拍,黑光綻放,就將降魔之光湮滅。看着飛過來的銅鐘,凌空一掌,銅鐘震盪,出發了刺耳的聲音,下一刻就分裂成八塊跌落各處。
    手指一彈,就將疾馳身前的法劍震碎。
    伸手一抓,一個青年男子就被抓到了身前,手掌直接插入了心臟中,彈指間,在慘叫聲中,一身精氣就被抽乾。
    身形一晃,短短時間內,另外三人也被擊殺,同時一身精氣盡數被邪魔吸收。
    “你怎麼會這麼強?”康樓主看的肝膽欲裂,“只是投影罷了,不應該,不可能,怎麼會?你、你、你肯定不是一般的邪魔,至少也是元神境吧!”
    “小小螻蟻,見識不錯!”邪神淡漠道,“跪下,臣服!”
    康樓主顫抖,驚懼道:“每一位元神強者,都是鎮壓一方的大能,擁有無盡偉力,您這等存在,怎麼會關注到這麼一個小地方?這只是一個小小的縣城啊,地處偏遠,以您的身份,應該直接操控國家皇朝,爲何要留在這裏?”
    他想不通,更不明白。
    在他的認知裏,元神強者,是能抗衡他背後師門的存在。
    “跪下!”
    邪神沒有回答,只是吐出兩個字,同時擡起了手掌。
    他的威勢,也將院落籠罩,甚至外面的士兵也盡數被鎮壓下去,等待他的裁決。
    遠處,樹上的雷鳴皺眉。
    “元神?這是修煉的第幾個境界?”
    他不禁頭疼。
    本以爲高高在上的五行樓能夠輕易的滅殺一個邪神信徒,哪知發生了這等變故!
    不出手是不可能了。
    可他也有些忐忑。
    只是眼前的情況不容他過多猶豫,否則,下一刻他的堂兄就可能被殺。
    身形一晃,千分之一彈指間,再次回來,就已經換了一身衣裳,同時身子拔高,達到了將近兩米。
    容貌變化,顯得格外粗獷。
    改變身體,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只是小手段罷了。
    凌空一縱,就來到了院子中,落在了邪魔身前。
    二話不說,一拳轟了出去。
    邪魔也察覺到了,凌空就是一掌,卻根本擋不住雷鳴的拳頭,黑霧轟碎,手掌粉碎,手臂炸開,繼而屬於劉縣尉的整個身軀都炸開成了一團血霧。
    一拳打爆。
    這一幕讓猶豫着要不要臣服的康樓主驚愕,進而狂喜。
    “多謝前輩!”
    他連忙躬身行禮。
    雷鳴卻沒有理會,而是看向了對面。
    打爆的身軀,血霧瀰漫,然而在血霧之間,卻又一道黑光凝聚,最終成了三尺人影,頭頂有着一雙猩紅長角。
    “沒死?”雷鳴皺眉。
    “好強大的力氣!”邪神開口,帶着驚歎,也有着警惕,“爲了一縣人口,你要與我爲敵?”
    “一縣人口?”雷鳴眉頭一挑,殺機畢露,“爲了一人,我也要殺你!死!”
    又是一拳,蘊藏着開天闢地的威能,也快速到了極點,讓邪神根本無法躲避,身體就被轟散。
    可下一刻,黑光凝聚,又再次成型。
    “怎麼還不死?”雷鳴意外。
    “原來你只是天生神力罷了,沒有法力,不會氣血法門,哈哈,好,好,好,太好了!”邪神一怔之後,不禁狂喜大笑,“無論是吸收了還是煉製成傀儡,對我而言,都是一樁好處!”
    “前輩,您是走煉體之路?煉體怎麼不會催動氣血?氣血如海,陽剛之氣猶如大日照耀,最善於剋制邪魔投影陰魂!”康樓主也無比驚愕,隨後就是絕望。
    雷鳴不禁撓頭。
    氣血法門?
    他會個屁啊!
    除了一本煉體決,哪修煉過其它功法?
    雖然力量強橫無匹,體內氣血猶如汪洋,可怎麼運用?
    雷鳴也是一頭霧水。
    “剛纔兩拳,至少也相當於寶血之境的煉體強者了,你竟然不會催動氣血?哈哈,有意思,當真有意思。走煉體之路的本來就少,不,應該說十分稀少,你達到了這般地步,竟然不會運用,你的師門都是廢物啊!也好,現在便宜了我!不能凝練如一的寶血,對我的剋制並不大,反而是大補之物。妙、妙,世間事,當真玄妙。”
    邪神說着,化作一道流光,就來到了雷鳴頭頂,二話不說,就鑽入了進去,“我還是煉化你的意志,成爲我的傀儡,以後行事……!”
    他的聲音戛然而止。
    身影也只是沒入了一半而已。
    模糊的臉上就露出了恐懼之色,尖叫道:“你體內怎麼會有一輪大日,不,這是恐怖到了極點……!”
    他依然沒說完,整個身影就化作了一股青煙,隨風一吹,消失天地間。
    多少有些不知所措的雷鳴,不禁露出了古怪之色。
    “被我體內的氣血燃燒了?”
    他忍不住抓了抓後腦勺。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