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六章 邪神大人

第六章 邪神大人

    炎國有一個超然的勢力,那就是五行樓,不管百官,不問俗事,只享受供奉,鎮壓妖魔。
    雷鳴也只是知道,哪怕王子皇孫,在五行樓弟子面前,也要恭順,不敢絲毫挑釁。
    他站在一棵樹上,隱藏在枝葉之間,看着雷虎進入五行樓,不一會兒功夫,就走了出來,一起出來的還有五人,三個中年人,兩個青年,每一個的氣息都比雷虎強大的多。
    “築基之境?”
    雷鳴猜測,依然默默的站着。
    最終,他繞了一圈,率先來到了距離縣尉宅院不遠處的一棵樹上,默默的等待。
    不一會兒功夫,雷虎六人就已經來到了,縣令也率領兩百城防軍前來,將宅院包圍。
    “康樓主,拜託你們了!”縣令衝着爲首的中年人抱拳拱手,很是恭敬。
    “侯縣令,這是我等的職責!”康樓主點點頭,就看向了雷虎,面無表情道,“領路!”
    他又目光一掃,另外兩個中年人就隱入黑暗之中。
    “是!”
    雷虎應了一聲,他也明白,到了此時已經沒什麼顧忌了,上前一腳將大門踹開。
    直接殺入了內宅。
    古怪的是,這裏十分安靜。
    雷虎看向主臥室,不知爲何,莫名的感覺到一股深寒冷意。
    “退下吧!”康樓主忽然開口,他目光灼灼,掃了一眼主臥室的上空,就看向了房門,“劉全,還不出來?”
    在他眼中,前面的房屋已經被魔氣籠罩。
    雷虎自覺的退到了同樣進入宅院的縣令身邊,一副保護的架勢。
    縣令露出欣慰之色。
    唉……!
    房門打開,縣尉劉全走了出來,輕嘆一聲:“我是怎麼暴露的?”
    他上了年紀,猛一看,頗爲和藹,只是目光極爲陰冷。在察覺到康樓主到來時,他就知道暴露了,再隱藏也沒有什麼意義,就主動現身。
    “劉全,想不到你真是邪魔信徒,枉爲人焉,罪該萬死!”縣令露出暴怒的樣子,也忐忑的看了一眼康樓主。
    “枉爲人焉?”劉縣尉冷冰冰的笑了,“我若不爲人,那你就是惡棍中的惡棍,惡魔中的惡魔,真當我不知,你安排宋都頭與城外匪徒勾結,城內城外,被你颳了九層地皮,不知逼死了多少人家?我與你比,還真算不得什麼!”
    侯縣令瞳孔一縮,就怒斥道:“到了此時,你還要污衊我?劉縣尉,不,劉邪魔,你是什麼時候成爲邪魔信徒的?都發展了哪些人員?還不從實招來!”
    他發現康樓主並不在意,就暗自鬆了口氣。
    “蠢貨!”劉全撇撇嘴,“告訴我,你們是怎麼發現的?”
    侯縣令有意無意的瞥了一眼雷虎。
    “是他?”劉縣尉又嘆了一聲,“我不該讓總捕頭那個廢物出手,而應該親自擊殺,一掌拍死。雷虎啊,你應該沒有直接的證據,而是猜測可對?”不等雷虎回答,他又道,“魚妖之禍,讓你感覺到了危機,也能猜到我要殺你,這才堅定了你的決心?應該還有總捕頭的位置爲誘惑,可對?”
    低着頭的雷虎,眼角餘光掃了一眼侯縣令,就猛然擡起頭,大義凌然,怒斥聲聲,“邪魔禍害天下,人人得而誅之,我既然猜到了,自然要告發,將你剷除。否則,等你經營的久了,不知會造成多大的後患,平安縣都可能被你顛覆!康樓主,請誅邪魔!”
    康樓主點頭,衣衫鼓盪,體內噴出的氣息讓空氣扭曲,他手中出現了一柄法劍:“俯首認罪,你還有活命機會,如若不然,這裏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唉!”劉縣尉又是一聲嘆,擡起頭,看着明月高懸,“這條路,我也不想的,只是我需要力量,我需要權利,我更需要長生,只能將靈魂奉獻給了偉大的主人!”
    他忽而一笑,看着康樓主:“這只是個小地方,正所謂山高皇帝遠,沒人理會,也沒人關注,來到這裏坐鎮,很明顯,你是被五行宗發配而來,沒有油水,沒有未來,只能憋屈的老死。”
    “不如你我相安無事可好,享受美妙的生活,何必打打殺殺?至於其它人?我幫你殺了,推給城外的匪徒就是,然後將他們掃蕩乾淨,自然無人知道今晚的事情。”
    “或者,你與我一樣,投靠魔神大人,讓你的力量得以提升,讓你的壽命得以延長,你我聯手,平安縣城就是我們的天下,什麼消息也傳不出去!”
    “如何?”
    劉縣尉笑眯眯說道。
    侯縣令臉色狂變,他的眼角餘光盯着康樓主。
    雷虎也心神狂跳,感覺不安。
    “你雖是邪神的信徒,可對邪神卻一無所知!”康樓主露出譏諷之色,“我自幼加入五行宗,雖修爲平平,卻對邪魔瞭解頗深。你們被蠱惑,被誘引,看似得到了實力,得到了壽命,可實際上卻只能成爲陰溝裏的老鼠,一旦暴露,人人喊打,最終慘死。即使不被殺,卻也被邪神扭曲了意志,一旦壯大,最終也會被吞噬而亡!讓你說了這麼多,污染我的耳朵,不過也結束了!”
    “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他陡然一聲暴喝。
    噹噹噹!
    緊接着,旁邊的院牆上就出現兩位中年人,一個祭出了一口銅鐘,半懸空中,微微晃動,就發出了一連串的聲音。
    “斬魔劍,去!”
    與此同時,另外一位中年人祭出了一柄法劍,手一指,長劍劃過長空,在月光下閃爍着鋒芒。
    劉縣尉聽到鐘聲就慘叫一聲,雙手抱頭,七竅流血。
    法劍飛來,直接貫穿心臟。
    可這還沒有罷休。
    康樓主法劍一轉,就劈向了對方的頭顱,他身旁的兩個青年人也同時出手,紛紛激發劍氣,要將劉縣尉分屍萬斷。
    這一幕,讓觀戰的雷虎心頭狂跳。
    侯縣令鬆了口氣,嘴角卻也抽搐。
    他們身旁的一行人,無不震驚。
    太陰了,太狠了,也太強了。
    就連更遠處觀戰的雷鳴,都有些意外。
    “對付一個邪魔信徒,康樓主都這麼小心謹慎,暗中準備,一出手就是全力,不給對方絲毫機會!”
    “鍾,劍,都是法器嗎?懸空,御劍,還真是讓人羨慕的能力!”
    雷鳴輕嘆。
    這可是他嚮往的手段。
    他本以爲劉縣尉會被輕易的殺死。
    畢竟心臟已經被洞穿,康樓主等人的攻擊也同時到了,以劉縣尉的狀態必死無疑,可哪知下一刻卻發生了變故。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