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五章 老大的驚恐與果決

第五章 老大的驚恐與果決

    一天悄然過去。
    夜幕降臨,雷父回來詢問兒子的情況,得知無礙之後大爲高興,多吃了兩碗飯,正要休息,酒莊來人就再次離去。
    “這老爺子,是個幹事業的主兒!”
    雷鳴笑了笑。
    對於老爺子的忙碌,他卻沒有阻止,實際上,忙碌一些反而是好事。人一旦閒下來沒事做,往往會懶惰,會頹廢,年輕人就廢了,上了年紀的會疾病找上門。
    “少爺,吃葡萄!”
    小蝶端着果盤走了過來,坐在一旁,拿起一顆用如玉的手指剝開皮送到了雷鳴脣前。
    雷鳴吃着,含糊道:“外面熱鬧嗎?”
    “不熱鬧!”小蝶搖頭,“都不敢出門!”
    “說說!”
    “少爺,城外有幾波匪徒,剿了幾次都被逃了,誰也不知他們會不會偷偷的進城報復。還有啊,城內有好些人家的女兒和年輕男子失蹤,至今查不到原因,有人說是被妖魔給吃了,很嚇人呢!”
    “這個縣令,很不稱職!”
    “哼,很多人都私下裏說他是個烏龜王八蛋黑心爛肚子生兒子沒**的老惡鬼!”
    “該殺!”
    “挨千刀的,我都恨不得插他兩刀呢!少爺,咱也就在家裏說說,出去了千萬不能這樣說。”
    “你還叮囑我起來了!城內真沒好玩的地方?”
    “這個……!”小蝶糾結道,“聽說青樓和賭坊裏熱鬧!”
    “呵……!”
    雷鳴輕笑一聲。
    夜深露重,回屋睡覺。
    午夜時分,雷鳴推門而出。
    站在院子裏,不禁皺眉。
    他聽到了縣尉家的聲音。
    一擡腳,人影已經越過院牆來到了外面。
    縣尉家是一個大院,很闊氣。
    在主臥室下面有一間地下室,這裏很大,中間是一個祭壇,上面擺放着一個猩紅的雕像,旁邊是一個血池。
    此時,縣尉正虔誠的跪在祭壇前。
    外面,千分之一彈指間,雷鳴已經圍繞着大院轉了一圈。然後隔兩條街又開始轉悠,最終,他來到了雷虎家外面。
    一躍而入,專門弄出了些動靜。
    沒有值夜班的雷虎感覺敏銳,立即察覺到了,一把抓住牀邊的斬刀就從窗戶上跳了出來,眼睛掃視周圍,卻沒有任何發現。
    “明明是腳步聲,怎麼沒人?”
    他朝前走兩步,可身後卻同時傳來了腳步聲,他身子一僵,身隨刀轉,就橫斷身後。
    轉了一百八十度,沒有任何發現。
    雷虎額頭上就冒出了冷汗。
    腳下一踏,身子旋轉着,騰空而起,快速的查看周圍,卻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不對,看到了一個影子,緊貼身後,隨着他轉動。
    落地之後,臉色就白了。
    “不知前輩駕臨,有何貴幹?”
    雷虎刀尖朝下,抱拳朝前。
    “昨夜,老夫路過白河村,順手殺了一條魚妖!”聲音說不出的滄桑,“又發現有人暗中操控,就擒拿審問,知是平安縣總捕頭,奉縣尉之命取你雷虎小命。雖不知你們恩怨,可他卻操控魚妖爲禍,定是奸邪,特來城內查看,發現縣尉在主臥室之下的密室之中,祭拜邪神,特來告知你!如何行事,全在你一心之間。”
    話音落下,人影消失。
    “前輩,縣尉祭拜邪神?”雷虎大驚失色。他相信了八九分,因爲對方的實力明顯遠遠強於自己,而且知道昨夜的事情。
    過來好一會兒,沒有得到回答。
    擡頭看了看月亮,轉過身來,前面只有他一個人影,這才知對方已經離開。
    莫名的鬆了口氣。
    “竟然是邪神信徒!”雷虎咬牙。
    他想起了不久前的一個夜晚,在街上巡邏看到縣尉從一個小衚衕而過,等打招呼時對方已經消失。
    可第二天,附近的一戶人家就報案說女兒消失無蹤。
    當時就想到了縣尉,卻沒有任何證據。
    “前輩告知,是想借我之手鏟除?”
    雷虎皺眉,念頭飛速的轉動。
    “縣尉必須死!”
    一咬牙,直接跳出了院牆,踏着月色而去。
    外面,雷鳴看着離去的堂兄,不禁笑了:“老大啊,爲了你的總捕頭之位,我也是勞心勞力了!”
    他也悄然跟上。
    不久,雷虎就來到了縣令家中,被召喚進去。
    “你說什麼?縣尉是邪神信徒?”縣令屏退左右後,盯着雷虎,“可有證據?”
    “大人,屬下曾巡邏發現縣尉掠一女子而去,心有懷疑,就暗中調查,卻發現城內無故失蹤的人員,皆有縣尉的影子!”雷虎毫不遲疑道,“白河村的事情,明顯是妖物所爲,卻派屬下前往,這不是送死嗎?肯定是縣尉察覺到了屬下的暗中調查,讓總捕頭強行命令屬下前往送死,好在屬下命大,被路過的一位前輩殺了魚妖。”
    “魚妖之死,也許縣尉感覺了危機,就殺了總捕頭同時嫁禍給大人,以攪亂視線。畢竟城內能夠殺得了總捕頭的也只有縣尉和那座樓了。今天,屬下趁着縣尉不在家的功夫,親自去探查了一番,可不等進屋,就感覺到一股陰暗邪惡的氣息,就沒敢進去。”
    “以上總總,屬下可以肯定,縣尉就是邪神信徒。否則,他暗中爲何掠奪少男少女?肯定是爲了祭祀。魚妖之禍,也肯定是他暗中操控!”
    “屬下左思右想,夜不能寐,就偷偷的來告知大人!縣尉是邪神信徒,已經沒有了人性,什麼事兒都能幹出來。以後要是造成更大的禍患,屬下肯定良心不安,希望早早的出去這個禍害。”
    “當然,屬下也有私心,想要爭一爭總捕頭的位子!”
    雷虎一咬牙,將他編造的前因後果全部說了出來,甚至還有自己的野心。
    縣令坐着,目光閃爍不定,最後道:“這都是你的猜測,若不是,你可知後果?”
    “屬下願以人頭擔保!”雷虎果斷說道。
    “好!”縣令點頭,“若是,你有大功,我保你總捕頭之位;若不是,你只能以死謝罪。我立馬手書一封,你前往五行樓,請他們出手!”
    “多謝大人!”雷虎拜謝。
    很快,他就拿着書信離開了縣令家裏。
    遠處的一座閣樓上,雷鳴默默的看着。
    “我還擔心縣令也是邪魔信徒呢!”
    他握着的拳頭緩緩鬆開。
    目光一轉,看向了另一處地方。
    那裏是五行樓。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