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四章 五行樓

第四章 五行樓

    明月高懸,城內的喧囂已經停歇。
    雷鳴並沒有第一時間返家,而是轉了一圈來到了縣尉的宅院之外,聽了聽,沒什麼動靜。
    “不會透視,不會穿牆,不會隱身,不會一些控制心神的手段,想要查清縣尉的底細,有些難啊!”
    雷鳴輕嘆一聲。
    擡起手,有種想要將這個宅院拍成深淵的衝動,最終扭頭而去。
    回到家,躺在牀上。
    精神十足。
    “睡不着怎麼辦?”
    雷鳴無奈。
    閉上眼睛,放鬆精神,不過以聽力鎖定了幾處地方。
    此時,雷虎等人擡着魚妖返回了縣城。
    縣令的家中因爲屍體也驟然熱鬧。
    翌日黎明,院落中,雷鳴舒展雙臂。
    清晨,是最令人嚮往的時候。
    頭腦清晰,精神十足。
    “體內還是沒有動靜!”
    雷鳴發現,自動推演的煉體決,可能是徹底的停止了,讓他感覺非常奇怪,略微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少爺,又起來這麼早?”推門而出的小蝶,臉上帶着迷糊之色,揉着眼睛,小嘴微撅。
    “怎麼不睡了?”
    “少爺,要給你做飯呢,你最喜歡吃我做的雞蛋羹,白白的,嫩嫩的,香香的,等少爺起牀就能吃到……呀,少爺起來了!”
    “還在迷糊呢!”
    雷鳴不禁笑了。
    “少爺,我精神了!”
    小蝶眨了眨眼睛,一溜煙的跑去了廁所小解。
    早飯做好時,雷父也起牀了,率先來到了雷鳴身邊問道:“兒咂,今兒個怎麼樣?”
    “好着呢!”雷鳴拍了拍胸口,“爹,你就放心吧!”
    “確定?”
    “確定!”
    “那就好!你好了,爹也更有奔頭了,努力經營酒莊,爭取將生意再擴大,給你賺一個更大的家業,等以後給你好好的折騰!”
    雷鳴還有什麼話說?
    這爹,絕對是親的!
    吃罷早飯,雷江興沖沖離去。
    雷鳴無所事事,就上街溜達。
    轉了一圈,來到了蘇家小酒館中,正看到堂兄雷虎在大堂中坐着吃粥,旁邊是託着下巴看着郎君的蘇晴。
    “老大,嫂子!”
    走進門,雷鳴招呼一聲。
    “小鳴,快坐,想吃什麼,我給做去!”
    “嫂子,別忙了,已經吃過了!”
    “到這了你可別客氣!”
    “來這兒了還客氣,那不是拿您當外人嗎?”
    “呵呵,還是小鳴嘴甜!你坐,我去沏壺茶!”
    蘇晴離去,小蝶也跟着。
    雷鳴坐下。
    “老三,你這是真的好了,我也放心了!”雷虎將碗放下,滿臉的疲憊。
    “這次是真的好了!”雷鳴道,“老大,一夜沒睡?又發生了什麼事兒?”
    雷虎稍微猶豫,就探首過來,低聲道:“昨夜不是去白河村嗎?果然是妖物作祟,是一頭魚怪,被路過的一位強者斬殺了。我等算是撿了便宜,本想着帶回來請功,哪知剛回來,就被縣令招了過去,你猜怎麼着?”
    “老大,你還賣起關子來了,快說!”
    “你這小子……!總捕頭被殺了,屍體卻出現在縣令的府邸中,縣令暴怒,言說這是對他的挑釁,對朝廷法度的蔑視,令我等三日之內抓住真兇,同時也說了,我們四個捕頭,誰能破案,誰就能坐上總捕頭之位。這不,就忙了一夜。”
    “好事兒老大,這可是好機會,可有線索?”
    “沒有!劉總捕頭死得蹊蹺,似乎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先是被廢手臂,又被洞穿了額頭,他可是練氣八層的強者,想要這麼容易殺死他,也只有築基的人物了。在平安縣,築基人物,也只有五行樓內有,這讓怎麼查?不對,還有一位!”
    “誰?”雷鳴詢問。
    修煉之道,練氣是主流,分練氣,築基和入道,都爲九層,入道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只是在這個小縣城內,卻很少有人知道。
    雷虎也不過練氣七層罷了。
    “縣尉,他應該是練氣九層!”說到這位,雷虎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總捕頭是他一手提拔,總不能親手殺了,嫁禍給縣令?這操作,就很迷了!”雷鳴道,“老大,看你的樣子,似乎懷疑他?”
    雷虎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沒有解釋,雷鳴也沒有詢問,而是道:“老大,想不想當總捕頭?”
    “你說呢?”雷虎沒好氣道。
    “那就找出兇手!”
    “找到恐怕我也沒命了!”
    “哈哈,老大,你這是怕了!”
    “不是怕,而是死不起啊!”
    這個時候,蘇晴和小蝶一起走了過來。
    沒待多久,雷鳴就帶着小蝶離開。
    長街上,兩人溜達。
    “少爺,最近逃荒的越來越多了!”
    看着街角處的乞討者,小蝶輕嘆。
    “是啊,越來越多了!”雷鳴語氣很平淡,“可這個世界,本不該有乞丐的!”
    這個時候,也正好來到了一條寬闊無比的街道上,地上鋪着平坦的石磚,溜光水滑,放眼縣城,也只有這條街最乾淨,最整潔,人也最少。
    因爲在前方有一座建築,名爲五行樓,這是一個十分超然的勢力。
    “衆生供奉在雲端,不知萬民飢與寒,談玄論道參天機,不屑人間看一眼!”
    雷鳴走向了另一邊。
    小蝶歪着腦袋想了想,不明所以,只是跟着。
    這邊街道繁華,喧囂不絕於耳。
    “呀,少爺快看,賣糖葫蘆的,紅紅的,裹着糖漿,一定很甜很好吃吧!”小蝶眼睛忽然一亮。
    “呵呵……!”
    “少爺~~~”
    “去買吧!”
    “少爺萬歲!”
    不一會兒功夫,兩人就各自吃着糖葫蘆。
    遠處騎來一匹高頭大馬,上面坐着一位年輕公子,趾高氣揚,所過之處,紛紛躲避。
    在後面跟着一羣奴僕,一個個斜跨腰刀,邁着八字步。
    “少爺,這是縣令家的公子,橫着呢!”
    小蝶一把拉住雷鳴的衣角,退到了一旁,小聲提醒。
    雷鳴默默點頭,只是看着一行人過去:“很橫?”
    “當街欺男霸女都幹得出來!”小蝶露出厭惡之色,“少爺,以後碰到他要遠遠的躲着,要是惹着了,虎少爺的面子恐怕都沒用!”
    “我看他烏雲蓋頂,眉心黑氣凝聚,活不長的!”雷鳴笑道。
    “噓,少爺,這話千萬不能說,會死人的!”小蝶臉蛋兒都白了。
    “好、好、好,不說,走,繼續溜達!”
    雷鳴不禁笑了。
    溜達着來到了王家茶樓,進去要了一壺茶,點了零食,坐着聽評書,講述的是一些除妖降魔的傳說。
    雷鳴翹着二郎腿,聽的津津有味。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