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三章 一指頭摁死

第三章 一指頭摁死

    吃罷午飯,回到家中。
    樹蔭下,藤椅上,雷鳴往上一躺,悠哉悠哉的晃着。
    小蝶泡了一壺茶放在了旁邊的石桌上,又洗了一盤葡萄,就開始給他捏捏肩,捶捶腿,也不時的拿起一顆葡萄喂在嘴裏。
    懶洋洋的陽光,讓雷鳴習慣性的閉上眼睛小憩。
    小蝶也習慣性的拿着芭蕉扇給他輕輕的扇着。
    陽光轉移,熱浪下去。
    雷鳴睜開眼,伸了個懶腰。
    這日子,太讓人頹廢了。
    坐在石凳上,支着下巴打盹的小蝶還在搖晃着扇子,嘴角卻留下一絲晶瑩,落在了地上。
    “這丫頭……!”
    雷鳴不禁笑了。
    換了姿勢,繼續躺着。
    一陣風吹來,小蝶長長的眼睫毛動了動,迷糊着睜開了眼睛,正看到雷鳴看着她,不由一呆,臉色就紅了:“少爺,你醒了,怎麼不叫人家?”
    雷鳴笑而不語,只是指了指嘴角。
    小蝶一摸,就尖叫着蹦了起來,快速的去洗臉。
    很快,小蝶走了過來,皺着鼻子:“就會笑話人家!”
    “哪有?”
    “就有!”
    “好好好,有就有!”雷鳴笑道,“我準備再招兩個小丫鬟!”
    “少爺,你不要人家了?”小蝶眼睛立馬就紅了。
    “哪說不要你了?”雷鳴道,“這不是怕你辛苦嗎?招兩個,一個伺候你,一個伺候我!”
    “我不!”小蝶急促道,“我不要伺候,我只伺候少爺,少爺有哪兒不滿意的地方,人家改還不行嗎?少爺求求你了!”
    “唉,這操蛋的人生,還真是墮落的讓人喜歡的不得了!”
    雷鳴嘀咕一聲。
    傍晚時分,雷江回來了。
    老頭就一個字,富態!
    挺着大肚子,帶着員外帽。
    當知道兒子的情況後,高興的一蹦三尺高。
    “兒咂,真的好了?”
    “老爹,這都三十九遍了!”
    “只要好了,別說三十九遍,就是三千九百遍又何妨?兒咂,既然好了,爹給你說幾房媳婦兒,給我生他千兒八百個孫子!”
    “爹,你將我當豬呢!”
    “俗話說的好啊,兒孫多了是福氣!再說,爹給你掙了個大大的家業,又不是養不起?生得多了,總有一兩個成才的,要是能夠拜入仙門,咱雷家就真的發達了!”
    “小雨不是拜入了五行宗嗎!”
    “女孩家家的,遲早要嫁人!”
    “爹,要不,你給我找個小娘得了!”
    雷鳴沒好氣的說道。
    他們雷家,也算是大戶人家。
    當初大伯雷海是縣衙裏的總捕頭,死於公務之中;大伯母和母親出城一趟,卻死於非命。
    大堂兄雷虎子承父業,如今成了一個捕頭。
    二堂兄六歲時卻無故失蹤。
    在他之下,還有一個親妹妹雷雨,機緣巧合之下拜入了五行宗,這幾年一直沒有回來。
    老爹打理酒莊,縣城三分之一的酒水供應都來自雷家。
    “給你找個小娘,萬一再生個兒子給你爭家產怎麼辦?”雷江哼道,“就你這身子骨,怎麼爭得過!”
    “那你還讓我娶媳婦兒,不怕折騰死我?”
    父子兩個日常鬥嘴。
    格外的,雷老頭多喝了幾杯,微醺而睡。
    夜深人靜。
    聽到小蝶均勻的呼吸聲,知道已經睡熟,雷鳴就輕輕的推開門走了出去,一躍上房,身子如閃電一般的就飛竄了出去,沒有引起空氣波動,房頂也安然無恙。
    出了城,朝西北三十里外的白河村而去。
    鎖定住雷虎的聲音,彈指間即到。
    村子因爲門前流淌的白河而得名,不大,只有七八十戶人家,這十來天功夫,已經有五六人失蹤,鬧的沸沸揚揚,最後報官查了兩次沒有任何發現,這不,就讓雷虎夜晚前來守着。
    村南頭的樹林中。
    “頭兒,真要是水妖,我們不是送菜嗎?出現妖物,這可是五行樓的事兒!”
    “我說了,總捕頭非要讓來探查情況不可,若真是水妖,再請五行樓的高人出手!你們也知道,五行樓的那些人,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太難伺候。”
    “要是水妖,我們還回得去嗎?”
    “真要是水妖,我斷後,你們走!”
    “頭兒,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們這些兄弟都信你,服你,跟着你幹痛快,只是、只是總捕頭明顯是在找咱們的麻煩,即使這次僥倖,下次呢?”
    “這次過後,我想辦法!”
    雷虎心情很沉重,卻也露出了狠厲之色。
    另一邊,雷鳴聽了個清清楚楚。
    不禁眉頭大皺。
    很明顯,堂兄遭到了針對,甚至要讓他死,明面上還讓人挑不出毛病。
    嘩啦啦!
    河水暴動,從裏面衝出條一丈多長的怪魚,只大嘴巴就佔據了身子的一半,裂開大口,露出兩排鋒利的牙齒。
    卷着水浪就朝着樹林中衝了過去。
    “這是魚妖,你們快走,我擋住!”
    雷虎沒有絲毫遲疑,說罷之後,抽刀就殺向了魚妖。
    “頭兒,我們怎能捨你而去?要死一起死,兄弟們,上!”
    另外幾個捕快紛紛跟上。
    嗖……!
    卻在這時,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飛了過來,貫穿魚頭,消失遠處。魚妖身下的水浪率先消失,它也跌落下來,抽搐兩下,就沒了氣息。
    “這……!”
    雷虎衝到近前,有些傻眼。
    另外幾人也趕了過來,看到死亡的魚妖,流了一地的鮮血,驚愕過後,就大喜:“頭兒,肯定是有強者路過,順手給宰了!”
    “應該是的!你們看傷口,分明是洞穿傷,應該是石塊之類的東西,隨手給砸死了!”雷虎回過味來,他經驗豐富,掃了一眼就知道是怎麼回事,然後朝四周拱了拱手道,“不知哪位前輩相助,還請現身一見,我等拜謝!”
    說了三遍,沒有人影出現。
    “應該只是高人路過!”雷虎吐出一口濁氣,“兄弟們,走,帶着魚妖回去,要大搖大擺的回去!”
    “哈哈,好嘞頭兒!”
    另外幾人大喜。
    這可是大功勞一件。
    看着他們離去,雷鳴微微一笑。
    剛纔正是他出手,隨手一塊石頭罷了。
    一轉身,一躍落到了河對面,瞬間來到了一棵大樹後,一把掐住了躲在這裏的一箇中年人的脖子。
    他來到時,就察覺到了對方,也感應到是這位在操控魚妖。
    身形如電,轉眼間來到了一座山腳下,將這位扔到了地上。
    “劉總捕頭,爲何要陷害我大哥?”
    雷鳴踩着對方的胸脯問道。
    對於這位,他見過一面,曾經是大伯雷海的手下,如今做到了總捕頭的位置。
    “你、你是誰?”劉總捕頭眼珠子飛速的轉動,想着對策。
    雷鳴二話不說,一腳踩碎了他的左臂:“說!”
    不一會兒功夫,就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然後一指頭摁死。
    事情很簡單!
    雷虎發現了縣尉的一些祕密。
    在平安縣內,有四大巨頭,分別是一把手縣令,主管內政的縣丞,管理治安的縣尉,還有聽命於縣令的掌握着城防軍的都頭。
    另外還有五行樓,超然物外。
    縣尉就安排劉總捕頭殺雷虎,同時給了他一塊控制魚妖的令牌,劉總捕頭思來想去,不想在城內將事情鬧大,就通過魚妖之禍將雷虎調出來,以公務之便剷除。
    這纔有了這檔子事兒!
    “前世爲生活而奔波,勞心勞力,如今好不容易有一個安樂的家,誰敢破壞,我就弄死誰!”
    雷鳴提着屍體,一溜煙的回到了縣城,將屍體扔到了縣令家的院子裏。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