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開局煉體三千層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二章 極致的能力

第二章 極致的能力

    五更時分,雷鳴回來了。
    躺在牀上怎麼也睡不着,精神十足。
    以他現在的狀態,別說一夜,就是一年夜夜笙簫也不會疲憊。
    他開始總結自身的情況。
    “絕對的力量!”
    “絕對的防禦!”
    “絕對的速度!”
    “絕對的聽力!”
    “絕對的卻不能看穿阻隔的視力!”
    “不能飛行!”
    “沒有真氣,沒有法力,也沒有傳說中的元神!”
    “沒有詭異的能力和神通!”
    “這豈不就是一拳光頭?”
    雷鳴最後不禁撓頭。
    好在他有頭髮。
    “不能飛行,有些蛋疼!”
    雷鳴想着,卻不禁一怔。
    煉體決三千層已經修煉圓滿,按照以往的經驗,應該自動推演出第三千零一層功法纔對,可到如今,依然沒有動靜。
    “到底怎麼回事?功法自動推演,卻有異常狀態,如今恢復,功法卻沒了動靜!”
    雷鳴不得其解。
    他也仔仔細細的檢查了自身,甚至每一個細胞都梳理了一遍,卻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不想了,想多了容易光頭!”
    眯上眼睛,淺睡一會兒。
    天光亮時,起牀,雖然是無暇之體,沒有一絲污穢,卻依然習慣的洗了把臉。站在院落中,望着東方大日剛剛冒出頭,深吸一口氣,倍感清爽。
    “少爺,起這麼早?彆着涼了,快回屋!”小蝶推門出來,看到雷鳴後,不禁快速的走了過來挽住了他的手臂。
    “我今天感覺很好,很妙,很有精神!”雷鳴笑道,“昨天喝了你的蔘湯,應該恢復了!”
    “恢復了?”小蝶一呆,仔細打量少爺的氣色,就露出了喜色,“少爺,你的氣色很好呢!”
    “有你照顧,能不好嗎?”
    “那人家就照顧你一輩子!”
    “哈哈!”雷鳴大笑,“走,到外面轉轉,順便吃個早飯!”
    “好嘞少爺!”
    小蝶歡呼。
    她快速的洗漱之後,取了錢袋,就自然而然的摻扶着雷鳴的手臂。
    “我已經好了,真的好了!”
    雷鳴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少爺不需要人家了嗎?”
    小蝶委屈。
    “準備給你找個好人家嫁了!”
    雷鳴笑眯眯道。
    “哇……!”
    小蝶張嘴大哭。
    “你這丫頭,開玩笑呢!”
    “真噠?”
    “我能說假的嗎?”
    “哇……!”
    “哈哈……!”
    雷鳴看着小蝶的娃娃臉,忍不住捏了捏,給她擦去眼淚,大笑兩聲,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就會逗人家!”
    小蝶噘嘴,又噗嗤笑出聲,快速的跟上。
    雷家是兩進院,前面住着張媽,照顧着家裏的一些活計。打了聲招呼,不讓做他們的早飯,這才走出了家門。
    走在街上,儘管都是熟悉的東西,可怎麼看都感覺新鮮。
    “不用買房,不用買車,不用工作,不用彩禮,不用擔心娶了老婆成爲卑微的賺錢奴隸,這日子,真好!”
    雷鳴愉快的想着。
    這怎一個‘美’字了得。
    最關鍵的是還有一個既貼身又貼心又漂亮又可愛又對他照顧的無微不至的小侍女。
    人生啊,夫復何求?
    “小郎君,又溜達呢?”
    “小郎君越來越俊俏了,不知會便宜了哪家姑娘?”
    “小蝶姑娘更加水靈了!”
    看到他,左鄰右舍一個個的打着招呼。
    雷鳴笑呵呵的應着。
    生活就是優哉遊哉的和睦相處。
    嗅了嗅鼻子,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香味。
    “走,喝羊湯去!”
    雷鳴大袖子一揮。
    “少爺,大清早喝什麼羊湯啊,對身體不好!”
    小蝶連忙勸阻。
    “你是少爺我是少爺?”
    “少爺是少爺!”
    “那就少囉嗦!”
    “好的!”
    小蝶可憐巴巴的。
    片刻功夫,就到了小店。
    “老張頭,兩碗羊湯,兩張餅切開!”
    雷鳴招呼了一聲,就坐在了小蝶擦了擦的凳子上。
    “好嘞!”
    老張頭笑臉應和着。
    很快,熱乎乎的羊湯就端了上來,上面撒着蔥花,淋了香油,聞着噴香。
    用木勺喝了一口。
    滋味!
    “老張頭,生意怎麼樣?”
    “勉強餬口!”
    “你這生意這麼好,怎麼會勉強餬口?”
    “唉,擋不住稅收的多啊!也幸虧這條街雷頭照顧着,不然再被收些保護費,隔三差五的吃拿,日子就更苦了。你看看今年的乞丐是不是更多了?”
    “發現了不少呢,怎麼回事?”
    “那都是城外來的!城外本來生活就艱難,又有幾波匪徒橫行,再加上刮地皮的,喝血的,敲骨吸髓的,能活下來就是造化了!”
    “縣太爺不管?”
    “嘿……!”
    老張頭風霜溝壑的臉上滿是嘲弄的悲哀,卻不再言語。
    雷鳴吃罷之後,留下錢就帶着小蝶離開,他留意到,在角落處確實多了些乞丐。
    街上行人越來越多。
    逛了一上午,來到了蘇家小酒館。
    酒館不大,有些破舊,裏面卻收拾的十分整潔乾淨。
    “小鳴來了!”老闆娘年歲不大,有股子英姿颯爽勁兒,看到兩人走進來,就笑着走了過來,“快,先上樓歇着!”
    “嫂子,我現在沒事兒了!”雷鳴笑道。
    老闆娘叫做蘇晴,是堂兄雷虎的未婚妻。前年老父病故,弟弟要考學,蘇晴就接管了自家的小酒館,也幸虧雷虎照顧着,否則肯定開不下去。
    “真的?”蘇晴仔細打量,不住的點頭,“精氣神很足!”
    “晴姐,今天少爺轉了一上午呢,氣不喘了,腰不酸了,腿也不軟了,我都差點跟不上呢!”小蝶解釋了一句。
    “那就好,那就好!”蘇晴笑容更勝了,“上樓吧,你哥剛從縣衙回來,你們兄弟聚聚,我去整兩個菜!”
    “好嘞!”雷鳴也不客氣,通過狹窄的樓梯上了二樓。
    小蝶在樓下幫忙張羅着。
    “聽你聲音,中氣十足!”樓梯口,高大魁梧的雷虎一把抓住雷鳴的手腕,輸入一股真氣,流傳全身,“沒什麼變化啊!”
    “誰知道呢?反正今天狀態很好!”
    哥倆說着,就走進了屋裏,聊些家常。
    “老大,什麼時候給晴姐一個名份?”雷鳴夾了一顆花生米扔到了嘴裏,慢慢的咀嚼着。
    “我也想,可我這刀頭舔血的生活,害怕……!”雷虎搖了搖頭。
    “在縣衙當差的又不止你一個,再說,好歹你也是個頭兒,怕什麼!”雷鳴道,“千萬別說,你的上司要整你?”
    雷虎沉默,眉心有些隱憂,猶豫道:“老三,答應哥一件事!”
    “老大,咱們兄弟還用這麼客套?有話就說!”
    “以後我若有個好歹,就幫忙照顧點蘇家!”
    “老大,到底發生了什麼?”
    “城外白河村接連人口失蹤,查了兩次,沒有任何發現,就懷疑是水妖之禍,總捕頭讓我今晚帶隊去守着,查清具體情況,只是我心中不安!”
    “懷疑水妖還要讓你一個捕頭去?老大,這活兒咱們不幹了!”
    “我若不幹,很多人會活不下去的!”
    雷虎搖頭。
    雷鳴沉默。
    以前因爲身體情況,對外面的情況基本上沒怎麼了解,如今卻發現,這還是一個吃人的世界。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