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山海畫妖師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護短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護短

    詩云瑤挑選弟子,大多都與她一樣,失去了父母,或是遭逢大難。
    詩云瑤的教導非常用心,比之沐秋白更多的投入了自己的感情。
    她將徒弟們當做自己的家人,真正的從他們出發,思考和決定,選擇適合他們的祕法、祕術,然後再行教導。
    有些時候,爲了能夠幫到他們,詩云瑤還會拜訪師姐和師傅,希望他們能創出新的祕法。
    沐秋白和染椿湫都很疼詩云瑤,徒弟、師妹有需要,當師傅和師姐的,自然二話不說。
    另外,也要小心。
    詩云瑤是個鐵憨憨,她的性格有些沒心沒肺,可並不是沒腦子。
    詩云瑤很聰明,她懂得修改師傅和師妹的祕術,將其改造成適合仙道的道法和神通,任憑再厲害的人也斷然看不出來。
    而經過萬年的歷練,詩云瑤終於成了玉虛祖師,成了衆人眼中的合道大能。
    “師傅,太虛四十九天下之地,有妖龍欺我玉虛三代弟子。”
    此時,在闡教玉虛閣內,一個白髮青年跪在詩云瑤面前:“請師傅做主!!”
    “有這事?”
    詩云瑤多年來都待在玉虛山上修持沐秋白教授的傳三友道法,她天賦並不弱,特別是專精煉體道拳,更是堪稱當世年輕一輩中的奇才。
    天命所歸,註定沐秋白會有三個驚才絕豔的弟子。
    或許最初不如染椿湫,但詩云瑤並沒有讓沐秋白失望。
    她比不得大師姐,那是因爲大師姐真的很厲害。詩云瑤最是崇拜染椿湫,甚至到了誰敢說大師姐的不是,說她不如人,詩云瑤都敢拼命爲其正名的地步。
    ‘你連我都打不過,你也配跟她比?’
    這就是染椿湫在詩云瑤心目中的地位,非常的神聖,非常的高冷。
    “這是真的嗎?”
    所以,從中可見詩云瑤性格,她是個極爲護短的人。
    “千真萬確!”
    白髮青年叫泛輕微,是詩云瑤多年來收下的十二個弟子之一。
    他們分別是擊金鐘、編仙苑、遂九敗、狹雲真、泛輕微、中正玄、遁蓮徒、由化胡、淨心念、易斬仙、盛庭山、欠天傳。
    十二人修爲不俗,短短几萬年,便成了當時名宿,哪怕在這仙道鼎盛之時,都有一席之地。
    當然,他們大部分並不知道傳三友之道的起源。
    詩云瑤並非有意隱瞞,而是傳三友之道對於現如今的修真求仙,實在是有着太過巨大的衝擊。
    不過不會太久,早晚有一天,詩云瑤會將師門最大的祕密告訴他們。
    詩云瑤,確實不太會教人。
    但她真的很用心!
    這十二位弟子,每一個都是詩云瑤看着長大,親手撫養、帶在身邊,從孩童時代,一點點培養成才的。
    他們對詩云瑤,就像是兒女。
    事實上,他們本就是師徒,師父師父,詩云瑤雖是女子,但當他們的大家長,沒有任何問題。
    “師父。”
    擊金鐘說:“五師弟(泛輕微)的弟子是四十九天下,凡塵一國中的郡守之女,爲人俏皮伶俐,煞是可愛。”
    “她見海邊有夜叉吃人,出手打殺,卻交惡於海中孽龍。”
    擊金鐘繼承了傳三友這一脈,最大的特點,護短,不管對錯,都向着自家人說話:“四海龍王日漸猖獗,請師傅允許,讓我隨師弟下山,誅滅妖龍!”
    “哪裏需要大師兄您親自前往。”
    泛輕微不是打不過那些龍王,只是這龍王背後的關係,太過錯綜複雜,他不得不上玉虛,問過詩云瑤,再行決定。
    “真是妖龍作孽?”
    “是!”
    “絕不敢欺瞞師傅!”
    這事情,詩云瑤又不是傻子,以她的道法修爲,隨意測算一番天機,立刻便能知道真相。
    傳三友跟其他的旁門左道不同,它是脫胎於修仙之道,是真正的大道。
    詩云瑤不擅長,但並不代表她不會,看不穿。
    畢竟,詩云瑤是個天生的戰神,如果連敵人的本事都不瞭解、無法看破,那怎麼打的贏?
    詩云瑤就是這種類型的強者。
    你讓她用,她不是全才,總有一些偏門的祕術她用不好,但你讓她說,指出對方祕術禁法的缺點、破綻,詩云瑤能教他做人。
    “去吧。”
    詩云瑤測算後,發現泛輕微並沒有判斷錯誤,確實是那些個龍王,太過放肆了:“持玉虛敕令,以我闡教之名,讓他們息事寧人。”
    “可,師傅,若是他們不同意呢?”
    不同意?!
    詩云瑤目光一寒,沉聲道:“那就給我搬十萬山,填平他無邊四海!”
    “謝師傅護持!”
    “謹遵老師法旨!”
    詩云瑤早已不是那個懵懂的少女,如今的她,在修道界可是開宗立派的大人物。
    哪怕是崛起萬載的忘情道掌門秦雪儀,她也不放在眼裏。
    玉虛最嗤忘情道!
    別說秦雪儀,就是秦雪儀的師傅、師祖來了,詩云瑤也照殺不誤。
    不要以爲詩云瑤只是說說的,她是真的敢這麼做!
    倘若將如今的仙道分作一百,詩云瑤不敢說自己能獨佔多少,可單論天下強者,詩云瑤敢跟非天觀的那些老輩合道一戰!
    詩云瑤很強勢,從她踏入仙道後,一貫如此。
    因爲她是傳三友的門面,是傳三友師徒三人中,唯一一個行走在仙道領域的人。
    詩云瑤不能給師傅丟臉,更不能讓師姐失望。
    所以,詩云瑤會一直打下去,也會一直這麼強勢。
    玉虛一門今天的地位,不正是這麼來的嗎?
    “我玉虛門人,何必在乎那些被毛戴角,溼生卵化之輩?”
    天我都不放在眼裏,何況早就被這神州淘汰了的,上古百族?
    妖道,連仙道都不如,何況是她所學的傳三友!
    玉虛門人很自信。
    玉虛祖師詩云瑤也很自信!
    可自信不是應該的嗎,他們有自信的資本,有自信的實力,如果這樣還遮遮掩掩,躲躲藏藏,那還練什麼法,修什麼道?
    詩云瑤的道,就是闡釋真理。
    但什麼是真理?
    拳頭大,就是硬道理!
    詩云瑤性格溫和,但那是對自己人,對師傅師姐對徒子徒孫。
    至於對外人,詩云瑤像來高冷。
    這萬年歲月,她學會了尊貴,學會了威嚴,學會了高高在上。
    “總有一天,我會滅掉忘情道。”
    然而,詩云瑤一直沒有忘記,也不會忘記那個女人給她心目中的英雄、偉人帶去的屈辱:“然後,我會親手取你性命,秦雪儀!”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