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書籍信息
我的超神時代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一章 何罪

第一章 何罪

    天上掛着一輪血月,如一隻弔詭的眼睛,凝視着大地。
    空氣中瀰漫着暴戾的氣息,不時傳來嘶吼,無數魔種生物披着這血光,在大地上行走,聚集衝入鎮子。
    房屋瞬間土崩瓦解。
    到處是殺戮與毀滅,人影四下奔跑,充斥着慘叫與絕望。
    門被重重踢開,殺意和血腥蔓延進來。
    陳小易躺在牀上無法動彈,內心無比焦急。
    “呼!——”
    他猛地醒來,原來是個夢,嚇死了。
    陳小易喘了幾口氣,有些驚魂未定。
    昨夜酒喝多了,工頭破天荒的請客,好肉好菜一下肚,酒就沒控制住,現在腦子還有點懵。
    “砰砰!”
    耳邊突然響起幾道槍聲,振聾發聵,臉上一熱,多了幾滴水,黏黏稠稠的,有血腥味。
    “怎麼回事?!”
    陳小易一個激靈,醒了不少,眼前的景象變得清晰起來,一排軍人整齊的站在前面,正舉槍瞄準。
    “我是誰?”
    “我在哪裏?”
    “我在做什麼?”
    這裏是個刑場,自己正被綁在鐵柱子上,等着槍斃。
    陳小易懵了一下,眨巴了下眼睛,還在做夢?
    “砰砰砰!”
    又是一陣槍聲響起,前面一人領了飯盒。
    “噝!這不是做夢!”
    陳小易嚇得魂飛魄散,瞬間全部清醒了。
    這才感覺到雙肩疼痛,自己被綁在一根鐵柱子上,毒辣的太陽曬在身上,口乾舌燥,喉嚨發癢。
    “怎麼回事?”
    就記酒喝多了,出來小便下,再後面就沒印象了。
    不會是因爲隨地小便被抓來槍斃的吧?
    可礦上沒有衛生間啊,有次他向上面提建議改善衛生條件,結果被當典型通報:不要總想着礦上能給你什麼,要想想你能爲礦上挖多少礦。
    “我是無辜……”
    陳小易拼命喊冤。
    “我無辜啊!!”
    旁邊一個胖子嘶聲力竭,聲音劃破天際,完全將陳小易的聲音掩蓋下去:“我只是往草地吐了口痰,罪不當死!”
    “砰砰砰!”
    那胖子原本挨着陳小易,前面還有三個人,現在被提前槍斃了。
    “啊?!”
    陳小易被賤了一身血,嚇傻了,猛地咬住嘴巴,不敢再吭聲。
    “下一個!”
    監斬官是一名滿臉鬍渣的漢子,無情的宣佈道。
    “咔嚓!”
    十名穿着深藍色制服的軍人,將子彈推上膛,動作整齊劃一。
    “是帝國正規軍!”
    陳小易認出了制服,還有這些人手中託着的長槍,上面有白色漩渦紋飾,是標準的軍部原力銃。
    最前面綁着的那人怒罵道:“帝國軍人應該保家衛民,除暴安良,而不是草菅……”
    “砰砰砰!”
    那人瞬間被打爆,就剩柱子前孤零零的兩個腿。
    “噝!”陳小易吸了口冷氣,臉色蒼白,知道無法溝通了,只能另想辦法。
    前面還有兩個人,最後一個就是自己。
    他雙手掙扎了幾下,發現那捆着的麻繩越來越鬆,似乎可以掙斷,內心狂喜,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觀察四周地形。
    這是一處荒原,人跡罕至,從地形上看,距離自己所在的礦區應該不遠,只要能逃到遠處的草叢,就有活命的可能。
    “五十米……六十米……”
    陳小易心中計算着路徑,放緩呼吸,讓自己鎮定下來。
    “嘭!”
    忽然大地震顫,就在他二十米開外,正準備被槍斃的那名男子大吼一聲,無數氣勁從體內迸發出來。
    麻繩直接被掙斷。
    那人原本是個乾瘦的漢子,突然就變得粗壯無比,肌肉像鐵疙瘩一樣堆在身上,全身被黑氣籠罩,露出一雙泛紅的眼睛。
    “黑化?!”
    這人已被黑暗原力污染,成了魔種生物。
    但接下來的一幕,讓陳小易目瞪口呆。
    “鬥氣化馬?!”
    那黑化男子暴喝一聲,黑氣在身下摶旋起來,化作一匹馬的形狀,託着他就往空中飛去。
    在上輩子的世界中有這麼一個傳說,世間有鬥帝強者,可以手撕星辰,腳塌山河,在對敵的時候喜歡將鬥氣釋放出來變成馬,騎着“駕、駕”的衝向敵人。
    恐怖如斯!
    “砰砰砰!”
    十把原力銃接連開槍,子彈射出絢麗的銀色光線,但在那黑化男子身前一米處,全部被擋了下來。
    “黑化後的我,是黑暗原力掌控者,這普通原力銃能奈我何?”
    黑化男子勾起嘴角,邪魅一笑,揮手就將那十枚子彈拍飛,轉身駕着黑馬而去:“駕、駕!”
    那監斬官眼中一寒,從椅子上站起身來,“執個死刑還這麼麻煩,讓人不省心,看來槍斃你們真沒錯。”
    他身影一閃,就消失在原地。
    陳小易眼皮一跳,驚道:“這是……”
    下一刻,監斬官就出現在在空中,擋在那黑化男子前方,右手雙指併攏,高高舉起。
    “沒有任何一個魔種生物能從我曹嵩手中逃走!”
    曹嵩雙指間出現藍色光輝閃動,直接往前方劃落下去。
    天空閃耀一下,一道藍光亮過太陽。
    “不!——”
    黑化男子覺察到危險,大吼一聲,黑氣飛速涌入到右手拳頭內,擊了出去。
    “轟隆!”
    黑拳與藍光觸碰的剎那,黑色就崩潰了。
    “啊!——”
    黑化男子痛苦的慘叫,藍色的光如烈陽,斬入他身體中。
    無數黑氣從體內裏逃逸出來,在陽光下被驅散。
    “六技!”
    陳小易的肝都在顫抖,軍部爲了最大限度的發揮出原力使者的超凡之力,開發出了六種可怕的戰鬥技法,被稱爲“軍部六技”。
    剛纔那曹嵩施展出來的,正是六技中的“閃現”和“懲擊”。
    而懲擊是專門針對魔種生物的殺招。
    擊殺黑化男子後,曹嵩身影一晃,再次施展閃現,從空中回到原地,寒聲道:“繼續行刑!”
    陳小易絕望了,自己絕無可能從六技掌控者手中逃走。
    難道真要死在這?
    他想到上輩子有句諺語“有錢能使鬼推磨”,自己存了點錢,或許……
    “不要殺我啊!”最後那人也嚇癱了,哭嚎道:“我家裏有錢,在祖陸有三套房,價值數萬金幣,我願意全部獻給大人,買我一命!”
    “砰砰砰!”那人被打的渣都不剩,一些金鍊子、金條、金幣“哐噹噹”的掉落在地上。
    陳小易:“……”
    “咔嚓。”
    子彈上膛的聲音,十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陳小易。
    “且慢!”
    陳小易大聲喊道:“在死之前,我還有一個未了心願,望大人念在今聖仁義道德,文治武功的份上,成全我這個心願。”
    曹嵩喝道:“放肆!今聖的仁義道德,文治武功,豈能從你嘴中說出?”不過他也好奇陳小易的心願,問道:“什麼心願?”
    “我的這個心願,就是希望大人能放了我!”
    “行刑!”
    “慢着!那換一個心願,給個緩刑也行。”
    十名軍人舉槍,相繼扣動扳機。
    陳小易的聲音戛然而止。
    但只有扣動扳機的聲音,並無槍響,刑場上一片詭異般的寂靜。
    “怎麼回事?”
    那十名軍人端着的原力銃上,出現大量的破碎流光,在槍表面的迴路刻紋上亂舞,怎麼扣扳機,都打不出子彈。
    “原力干擾?是誰!”
    曹嵩猛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警覺的往四面八方望去。
    在數十米開外,出現了三道人影,不知何時來的,都籠罩在一種淡淡的光霞下,看不清容貌。
    三人彷彿在行走,下一刻就直接到了刑場中央。
    “原力使者?”
    陳小易心中涌起希望,雖然他也看不清這三人模樣,但有種強烈的感覺,這三人在打量他。
    “救我!我是冤枉的,只是隨地小便了下,罪不至死!三位大人救我!”
    陳小易拼命大喊。
    “是他嗎?”
    三人中,傳來一名老者的聲音。
    “是的。”
    另外一道聲音回答,是名中年男子。
    “他犯了什麼罪?”
    第三人開口說道,是一名少女的聲音,細細柔柔,十分好聽,但帶着一股冷意。
    那老者伸手一抓,遠處一個文件夾騰空飛了過去。
    “你們是原力使者!”
    曹嵩雙瞳一縮,喝道:“第27軍在此執法,何人敢阻擾?!”
    三人不予理會,他被無視了。
    曹嵩又驚又怒,意識到了三人不簡單,但自己何嘗又是好惹的主?他身影一晃,就衝了上去,雙手合十,喝道:“給我現出真身!斬擊!”
    狂暴的能量從他身上涌出,化作一道淡黃色的光輝,呈圓形斬了過去。
    那少女伸出手來,擋在前方,原力形成一面鏡子,將那斬擊輕易擋住,然後同樣是閃現,出現在曹嵩面前,一掌拍了下去。
    “什麼?!”
    曹嵩大駭,立即明白對方的實力遠勝自己。
    但爲時已晚,那一掌拍下來,狠狠扇在他腦袋上,直接飛了出去,昏死在地上。
    一招拍飛六技掌控者?
    陳小易驚呆了,隨即狂喜,意識到自己真的有救了。
    那少女在身影一晃,就出現在那十名軍人面前,繞了一圈,回到原地,那十名軍人就相繼倒下。
    老者翻開文件夾,看了下去,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少女皺眉問道:“何罪?”
    老者念道:“陳小易,男,18歲,西嶺礦工流民,被帝國子爵呂奉包養,因爭風吃醋,殺害了呂奉的另外一名男寵,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噗!——”
    陳小易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還以爲自己是隨地小便被槍斃的,想不到竟是被人安插罪名陷害。
    許多士族子弟犯了罪,都會找人頂包受刑。
    那什麼呂奉他根本就不認得。
    難怪昨晚工頭熱情的過分了,大酒大肉的,想必是收了人錢,找自己當替死鬼。
    挖礦雖苦,但堂堂正正,腰不酸,腿不抖。
    他大叫道:“冤——”
    還未說完,一股難以言喻的殺氣就從少女身上碾壓而來,直接侵入他體內,腦子一懵,就昏了過去。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