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逐鹿亂世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五百九十七章 價格戰爭

第五百九十七章 價格戰爭

    “你們是什麼人?敢在賣糧食,知道李福記是誰的嗎?”看見羅忠居然在李福記面前賣糧食,那個掌櫃又是生氣又是驚奇。生氣的是居然有人拆李相的臺,驚奇的是這些人從哪來的糧食,也沒聽說最近幽州有這麼大筆的糧食進城啊。

    “李福記是誰的?我還真不知道。”知道李福記的人會過來刁難,羅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看見來者不善,他身邊的幾十個明月堂水銀隊員悄無聲息地圍了上來。

    “誰的?”那個胖掌櫃的冷哼一聲,“李相的產業!我不管你們從哪來的,趕緊給我滾!”說完,他一臉倨傲地盯着羅忠,他自信報出了李相的名號,羅忠肯定會嚇得屁滾尿流。

    結果他註定要失望了,羅忠的臉色沒有任何變化,“我們要是不滾呢?”

    “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那個掌櫃的沒想到羅忠居然一點不怕,滿眼不可置信地盯着羅忠,“好大的膽子!來人,給我打!”

    他身後的上百家奴、無賴得令,一窩蜂地向羅忠衝去。

    羅忠緩緩向後退去,滿臉都是奸計得逞的得意,那幾十個明月堂水銀隊員悶不吭聲地越過他,向着那些人衝了過去。那些人人數雖多,但是哪是訓練有素的水銀隊員的對手?轉眼之間就是被撂倒十幾人。這還是水銀隊員爲了隱藏身份特意留手的結果。

    “李家人誠心不想讓我們活了,他們不賣糧食,還不讓別人賣我們糧食,簡直欺人太甚!老少爺們們,跟我上,打跑他們,搶了他孃的!”這邊剛打起來,百姓羣裏一個壯漢指着那些李家的人大聲喊道。

    燕趙之地多勇士,燕國人向來尚武,前幾天的怒火再次被激發了起來。當下就有幾十個壯漢也顧不得買糧食了,抄起扁擔、麻繩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衝了上來,立馬就把那些李家的人打得抱頭鼠竄。

    看到這樣的情況,百姓們更加振奮,所有人都追了上去痛打落水狗,要不是李福記裏的夥計動作快,他們就要衝進去了。

    既然出手了,秦忘自然做足了準備。悄悄運進幽州的十萬石糧食全被推向了市場,賣糧的地點全都選在了李家所有的糧店門口,誠心給李成安上眼藥。當然效果也非常好,這些幽州的老百姓早就對李家極度不滿了,現在突然有了這麼大規模的低價糧食涌上市場,全都不再搭理李家糧店了。

    這麼大的動作秦忘知道瞞不住李成安,但是他還是希望儘量將這李成安知道的時間儘量延後。幾十支糧車全都使用的假名字,什麼通州韓家、青州孔家、齊國戴家……這些家族到底存不存在秦忘不知道,他只知道都是羅忠起的。

    “有人在咱們的糧店門口賣糧食?”剛聽到這個消息,李成安是一萬個不信,“豫兒,你是不是搞錯了?幾十年了,幽州所有糧食都在我們手上,怎麼可能有人有糧食賣?”

    “父親大人,千真萬確,孩兒親自去看過,每家糧店門口都有人賣糧食,都是上好的糧食,咱們以前的價格!聽他們自爆的名字,各地的都有,但是孩兒覺得都是假名字。”李豫肯定地說道。

    “不可能,幽州不可能有人會有超過三萬斤糧食,就算文滿也沒有!”李成安肯定地說道,“國倉!一定是國倉,沒想到陛下爲了打壓我們李家居然連國倉都動用了,真是不遺餘力!”

    “父親,絕對不是國倉!”李豫搖搖頭,“國倉那三十多萬石糧食孩兒一直派人盯着,

    這段時間沒有任何糧食運出來。而且不僅是糧食,油、布等等雜貨也都大量上市,文家的布莊也受到了很大的衝擊。”

    “當真?”李成安驚呼道。

    “當真。”李豫沉重地點點頭。

    李成安不由地沉思起來,他開始琢磨整個大燕誰有這個本事。能同時出手海量的糧食、布匹、油、鹽等等關係到民生這些至關重要的貨物,他實在想不出來誰有之歌本事,但是他隱隱覺得這件事肯定跟秦忘有關係。

    “豫兒,你派人出去好好調查,這件事是不是秦忘做的。”他低聲吩咐道。

    秦忘的壯武將軍府,赤城燕國總商會會長李春帶着幾十個商人將秦忘的密堂擠得滿滿的。

    “將軍,才一天,我們就賣出去了三十幾萬石的各色貨物,每人都賺了七八萬兩,都多虧了將軍。屬下敬將軍一杯!”李春高興地舉起手中的酒杯,敬秦忘道。

    “敬將軍!”有了他帶頭,幾十個商人都舉起了手中的酒杯,看着秦忘的眼睛裏滿是尊敬。

    秦忘微微一笑,抿了一口杯子裏的酒,“按理說還是我要多謝各位纔對,你們應該知道,這次的事更多的是因爲政治上的因素,我跟李成安鬥法才把你們牽扯進來,你們能這樣不留餘地幫我,我在此謝過了。”

    “將軍說的哪裏的話,你帶着我們發財,屬下們感激還來不及呢,怎麼還能讓將軍對我們言謝!”李春謙虛地說道。

    “呵呵,大家都是聰明人,不要光看着賺錢,隨着跟李家、跟世家鬥法的深入,他們勢必會採用降價的策略,爲了徹底打趴下他們,咱們也得降價,到時候大家很有可能賺不到錢了,還很有可能虧。”說完,秦忘目光灼灼地看着衆商人的反應。

    令他滿意的是,這些商人臉上並沒有什麼異樣,顯然他們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將軍放心,我等明白。”李春果然如實說道,“我等歸附將軍也有幾年了,這幾年咱們因爲將軍都賺了不少。現在將軍有需要,我等自然義不容辭。更何況,要是這次能徹底打敗那些世家的商業勢力,那大燕就是我們的了,這麼大的好處,咱們自然要搏一搏。”

    “好,你們能這麼想就最好不過了。”看見這些商人如此團結,秦忘心裏很是高興,“咱們的貨物準備的怎麼樣了?”

    “將軍放心吧,非常充足。”李春自信地說道,“赤城總商會已經下達了命令,現在整個商會,兩百多大小商人都一起行動起來,已經籌集了近三百萬石的各色貨物。不僅幽州,大燕各州只要有世家的商業涉足的地方,都運去了足夠的貨物,只等將軍一聲令下,立馬擠死他們。”

    秦忘說的一點都沒錯,三天之後,李成安、文滿終於調查清楚了這一切都是秦忘在幕後操縱,看見他氣勢洶洶地對他們手下的生意下手,他們自然不肯坐以待斃,立馬命令手下所有店鋪立馬降價。

    區區幾天的時間,出乎所有幽州百姓意料之外,事情出現了極大的反轉。

    以李家、文家爲首的幽州本土商鋪突然大規模降價,就拿糧食爲例,一石糧食降價爲九分銀子,李成安誓要跟秦忘打這場價格戰了。

    李福記門口,那個胖掌櫃的滿臉笑容招呼過望的幽州老百姓,跟前幾天的態度簡直判若兩人。

    “哎!小兄弟,來,看看剛來的糧食,一石只要九分銀子,這樣的

    糧食,這樣的價錢,多划算啊,對不對?”他拉住一個青年,極力推銷着身旁的糧食。

    他的糧食還算不錯,應該是去年的陳糧,保存的還算好。可是跟秦忘從楚國剛剛運來的糧食相比,檔次差了不止一個等級。

    果然,那青年厭棄地看了胖掌櫃的一眼,“九分銀子?現在知道降價了?前幾天想把我們逼死的時候怎麼不這樣?你的糧食留在倉庫裏爛掉吧,小爺看不上你的糟糧食,人家韓家的糧食比你們好得多,也是九分銀子。”說完,那青年頭也不回地走了過去。

    這個青年的態度也是幽州所有老百姓的態度,因爲前段時間李成安、文滿這些世家把幽州百姓得罪狠了,現在想降價搶回顧客,那是千難萬難。尤其是秦忘的貨更好,價格還跟他們的一樣。幽州的老百姓開始意識到,原來以前這些世家在他們身上賺了這麼多的銀子,幽州的物價一直居高不下,原來都是這些人的緣故。更大的怒氣漸漸在他們心裏形成,更是跟秦忘手下的商人形成了一種同仇敵愾之感。整整兩天,幾乎沒有人去這些世家的店鋪買東西。

    “趕緊報告家主,就說他們跟我們槓上了。”聽見那個青年這麼說,胖掌櫃的趕緊對小夥計吩咐道。

    “什麼?一樣的價錢,貨比我們的還要好?”受到所有商鋪上報來的消息,李成安面沉似水,“秦忘這是要跟我們死磕到底,本相倒要看看,他有多少實力,通知下去,繼續降價,再降一成!告訴糧店的掌櫃的,他們有權利降價,底線是五成。”

    李福記立刻打出了招牌,一石糧食八分銀子。糧店裏所有的夥計也都走了出來,大聲吆喝着吸引顧客。

    這一招還算有用,實際的幽州百姓看見這樣的情況,有不少人躍躍欲試,打算去李福記那邊買糧食。

    看見這樣的情況,羅忠冷冷一笑,也命令降價,一石糧食八分銀子。立刻又把那些老百姓吸引了回來。

    “七分,只要七分!”那個胖掌櫃看見羅忠馬上跟他叫板,使勁一咬牙大聲喊道。

    無數百姓呼啦啦涌向李福記。

    “七分,這邊七分!”羅忠也趕緊降價。

    老百姓又跑了回來。

    “六分!”胖掌櫃紅了眼,看羅忠的眼神想要把他生吃了。

    “這也六分!”羅忠也適時地降價。

    “哄!”幽州老百姓一下子就炸開了鍋,幽州的糧食還沒有這麼便宜過,六分銀子一石米,這價錢簡直讓人瘋狂。不過他們也不着急,都用熱切的眼神看着李福記那邊,看看他們還能不能降價。

    “五分!”果然沒讓他們失望,胖掌櫃又喊道,他覺得自己的心都在滴血。真要是降到底了,就算搶回了市場,他也落不得好。

    “五分!”羅忠也凝重起來,這個價錢,秦忘手下的商人們就幾乎沒得賺了。但是想想秦忘的交代,他還是咬牙喊道。

    “買,買!”所有的老百姓拿着銀子都衝向羅忠的糧車,瘋了一樣地要買糧食。雖然兩邊的價錢一樣,但是羅忠的糧食更好,老百姓對他的印象也更好,所以都跑到了他這邊。

    看見這樣的情況,那個胖掌櫃臉上泛起難來,已經降到五分銀子一斗了,這是他職責的極限,可是又打不過羅忠他們,他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快去稟報家主,讓家主定奪。”他狠狠一咬牙,告訴一個小夥計道。


哦!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