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重生最強丹帝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再次相遇

第四百六十一章 再次相遇

不周山一處隱匿之地。
此處如仙境般,放眼望去雲霧繚繞,色彩斑斕,山勢越高奇花異草越多,百年古樹不計其數。
一位身穿黑袍老者站在一處水潭邊上,他對着那水潭喃喃道:
“浩劫不知何時降至,眼下那浩劫之子也是了無音訊,萬年前那一場災難實在是讓人膽寒,只希望這一天永遠不要來啊!”
就在這時水潭中伸出了一個巨大的蛇身出來,大約有着五米之長,可緊接浮出水面的確是一個烏龜的軀體。
若是有人見到必定會震撼至極,這個看着蛇首龜身的正是四大神獸之一的玄武。
“小子,不必擔心,萬年前既然能將他們封印,那就能再次封印。”那玄武口吐人言說道。
黑袍老者嘆息道:“哎,可現在還有人能做到嗎?現在已經不是修真時代了,自那以後已經沒落了數萬年了,如今幾大神獸也下落不明。”
見那人嘆息的模樣,玄武說道:“我已經感受到了,幾大神獸正在復甦,甚至有的已經復甦,相信用不了多久,幾大神獸會完全現世。”
“當真?”黑衣人一臉欣喜的問道。
“如今龍族的龍戰已經復甦,並且我感受到他就在玄靈,至於麒麟和鳳凰想必也快要復甦了,我有一種預感,好像將要發生什麼大事。”
那黑衣人一臉錯愕,難以置信的看着玄武,片刻後,心中是激動不已。
當初龍戰幫助過他,也指點過他,纔會有了今日這般修爲,不然又怎麼可能存活萬年之久呢!
“那他現在在哪裏你能查到嗎?”黑衣人急切的問道。
“我只能感受到在玄靈,至於具體位置還無法得知,這氣息很微弱,它現在實力還沒有恢復。”
黑衣人臉上閃過失望的神色,看來只能等他實力恢復了到時候才能找到他。
玄武嘆息了一下,淡淡道:“希望這次試煉選拔大會能有一些不錯的好苗子吧!那上古祕境中傳承和靈器,在上古大戰遺留了不少,只要有足夠機緣,相信每個人都會有不少收穫的。”
“將來這一批人也是開創新時代的開始。”
......
逍遙山莊,葉延將玄震,玄雷,玄削三人叫到了一起。
“玄震,你們三人我有重要任務交給你們,我進入上古祕境後,我的父母你們要貼身保護。”葉延一臉嚴肅說道。
玄震沒有想到,葉延竟然將如此重要的任務交給他們,這是何等信任,一臉愧疚的說道。
“主人,可我們實力太低,不然上次也不會出現那樣的情況。”
“我早有準備,我昨夜煉製了大破尊丹,你們拿去分一下吧!”說着葉延將兩個玉瓶交給了玄震。
“這裏有兩種丹藥,一種是大破境丹,天尊境服用一枚可以提升一個等級修爲,這功效就是升級版的破尊丹。”
“至於這爆元丹,服用後一枚後可以短時間將實力提升一個境界,不過千萬要切記,不能超量,不然會爆體而亡。”
葉延將丹藥的功效和注意事項都分別告訴了三人,玄震顫抖着雙手接過丹藥。
三人看着葉延就如同看神一般,心中更是欽佩不已,這等丹藥也太逆天了,他們也更是心中發誓,就是拼了命也會保護好葉延的家人。
三日很快過去了。
試煉選拔大會當天,不周山人山人海,人聲鼎沸,場面熱烈,足足有幾萬人之多。
鳳羽大陸,風雪大陸,滄瀾大陸,玄靈大陸,四個大陸的宗門精英弟子,世家名門天賦不錯的子弟,以及一些散修都匯聚於此。
衆人趕到之時,不周山試煉場早已搭建好,所有人都被這宏偉,大約有一公里之寬,設有九百九十九層石階,寬約百米,俱是整石砌成,上下同一寬窄。
試煉場上設有七十七根精美的石柱,兩米之寬,二十米之高。
衆人看着這宏偉的試煉場皆是滿臉震撼。
葉延帶着莫雨,柳翎兒,龍凌天三人也趕了過來,在他趕到之時,各個大陸的宗門早已佔據了自己的位置。
他找尋了一番,在不遠處看到了天道宗的人,隨即帶着衆人走了過去。
“顧宗主,這麼早就到了啊!”葉延走過去笑着說道。
顧清摸着鬍子笑着道:“呵呵,我也是剛到,這位是?”
顧清風看着葉延身邊的柳翎兒,覺得十分面生,可看起來確與葉延關係不錯,於是好奇的問道。
“她是我朋友,柳翎兒。”林凡介紹了一番。
“柳翎兒見過顧宗主。”
柳翎兒有些緊張的打了個招呼,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大人物,難免心中會有些緊張。
顧清風點了點頭,接着他看着葉延眼中閃過異樣光芒。
心想今日總算可以解開心中疑惑了,那位強者今日就會現身,到底是不是葉延的師父,今日就能證明。
就在這時,人羣中走過來了四人,葉延當即愣住了,他的手下意識的抓住了莫雨的手,握的很緊,很緊。
葉延的異常舉動也引起了顧清風的注意,他看了過去正好看到走來的顧海棠,古飛等人。
莫雨順着葉延目光所在的方向看了過去,在那人羣中看到了一個熟人,正是南宮羽,不過南宮羽此刻正與一個美貌女子拉着手。
若是平日裏葉延肯定會上前打趣一番,可今日他已經沒有了那個心情,他的目光一直盯在那古飛身邊的女子。
“她就是水靈兒嗎?”莫雨的聲音在葉延身邊想起。
通過葉延如此激動的情緒,她已經猜測到了。
“嗯!”葉延點了點頭。
“那身邊的男子就是他喜歡之人,也是她將來要成婚之人。”葉延嘴角帶着苦澀的笑容說道。
“你們認識嗎?”一邊的顧清風似乎看出林凡情緒不對,好奇的問道。
“一個老熟人。”林凡苦笑了一下,露出了一個難看的笑容。
在他說出老熟人這話時,水靈兒也已經走到離葉延不遠,葉延所說的話也被她聽到了。
她心頭頓時升起一種莫名感覺,失落,傷感。
“果然,他已經將我放下了。”水靈兒似乎鬆了一口氣,可心中確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