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重生之都市無上天尊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兩百二十七章 來自北都的電話

第兩百二十七章 來自北都的電話



    陳羽徹底愣住了,瞪着眼睛看着葉無雙。
    自己的女僕,現在竟然騎在自己身上,要睡了自己?
    一想到這麼荒誕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他堂堂天尊身上,他就感到陣陣不可思議。
    此時兩人的姿勢十分曖昧,葉無雙今天的穿着本來就十分暴露,現在坐在陳羽身上,大片雪白的肌膚直接裸露出來,充滿了誘惑。
    “嗝,趙韻都和主人睡過了,我也不能輸!我也要睡了主人,我要做大的!”
    攥着拳頭狠狠揮了揮,葉無雙狠狠磨了磨自己的小虎牙。
    “嗯,好熱啊。”
    雙手一脫,葉無雙在陳羽震驚的目光中,竟然直接把自己的衣服給撕開了。現在的她,身上只有貼身的粉紅內衣而已,上面還印着hallokitty的圖案,十分可愛。
    “無雙,你喝醉了。”
    陳羽很是無奈,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女僕,現在竟然會是這個樣子,簡直如同是一隻小雌豹一般。
    “嗝,我,我沒醉,現在我就要把主人給辦了!吼吼!”
    葉無雙興奮地揮了揮手,再次動手,把自己最後的那道防線,三下五除二全給脫了!
    此刻的她,魅力無限!
    雙手撐在陳羽腦袋兩旁,秀髮垂落在陳羽的臉龐,那胸前的飽滿和神祕地帶,完全暴露在陳羽的面前。
    饒是陳羽定力非凡,面對此情此景,依然感到自己體內的血液開始躁動起來。
    陳羽心中不由暗歎,雖然自己貴爲天尊,但畢竟還是男人啊,而且重生之後,自己就算再厲害,現在從生理年齡上來說,也不過是高三的學生,面對葉無雙這樣的絕世尤物,不可能沒有反應。
    “嘿,嘿嘿,嗝,主人你好色哦,一直在盯着我看,嗝。”
    葉無雙傻笑着,但是下一刻,讓陳羽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再次發生了。
    剛纔還霸氣無比的葉無雙,傻笑之後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連眼淚都出來了。
    “主人,我好睏哦,我先休息下,等會就辦了你,你等着我。”
    說完話,葉無雙酒勁上涌,再也撐不住,竟然直接趴在陳羽身後,睡着了!
    是的,就在這個時候,葉無雙竟然睡着了!
    陳羽愣愣地看着葉無雙,良久之後才苦笑起來。自己的這個女僕,也實在是太另類了。
    搖了搖頭,陳羽直接把葉無雙從身上抱了下來,放在了牀上。
    “我是不是變成了唐僧肉?怎麼什麼妖精都想要吃了我?”
    面色古怪的看着葉無雙,陳羽感到一陣無語。
    拉起被子給葉無雙蓋上,陳羽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再次閉目修煉起來。趁着女人酒醉的時候做出那種事情,他還沒有飢渴到那種地步。
    等到第二天天亮,一聲驚呼突然讓陳羽睜開了眼睛。
    葉無雙坐在牀上,用被子遮住身體,一臉羞澀又激動的看着陳羽。
    “主,主人,昨晚我是不是睡了你啊。”
    葉無雙的大眼撲閃撲閃,陳羽竟然從中看到了滿滿的成就感。
    面色古怪的搖了搖頭,陳羽道:“你昨晚喝多了,闖到我房間裏睡着了。”
    “不可能!主人你看,牀單上還有紅色的痕跡呢!”
    葉無雙扯過被子,指着牀單上的紅色印記喊道。
    轟!
    這簡直如同一個炸雷在陳羽耳邊響起。讓他又想到了當初自己和趙韻開房的那一幕。
    當時的趙韻,也是如此!
    沒有想到,同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兩次!
    “你大姨媽來了。”
    古怪地說着,陳羽簡直都不知道該怎麼訴說自己現在的心情。
    “啊?”
    愣愣地看着牀單上的那片嫣紅,葉無雙懊惱地甩了甩頭,一臉的遺憾。
    “怎麼會這樣,大姨媽竟然這個時候來,哎。”
    咳咳咳。
    陳羽重重咳了咳,道:“你先洗洗,我去外面走走。”
    丟下一句話,陳羽直接離開了房間,葉無雙看着陳羽離開,抱着被子不停亂拍,懊惱的不得了。
    離開房間後,陳羽剛到休息區,就看到沈飛正坐在沙發上,眯着眼翹着二郎腿,口中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
    “哎,小羽你醒啦。”
    沈飛看到陳羽,一臉賤兮兮地笑着。
    “你怎麼那麼高興。”陳羽有些疑惑。
    沈飛咧嘴一笑,小聲和陳羽道:“那是,你不知道,昨晚的戰況有多麼激烈,我拿的那些東西,昨晚全都用完啦,嘿嘿。”
    陳羽愣愣看着沈飛,良久之後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多注意身體。”
    沈飛狠狠拍了拍自己胸脯,道:“有小羽你交給我的修煉方法,我的身體好着呢!”
    “對了,樑洛洛呢。”
    “嘿嘿,她還在睡覺呢,她說了,今天一整天,她都要睡過去。”
    沈飛一臉賤賤的樣子,說不出的猥瑣。
    “對了,小羽,昨晚葉無雙到你房間裏,你們怎麼樣啊。難道他也在睡覺呢?”
    沈飛挑了挑眉毛,曖昧的笑着。
    “你們怎麼知道她到我房間裏的?”陳羽有些疑惑。
    “當然知道啊,昨晚她在喝酒的時候,當着那麼多人的面,說要睡了你,然後我、葉老、錢猛還有好多人,都看着她到頂樓你的房間找你去了。”
    沈飛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陳羽直接愣住了,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
    “哎,小羽,到底怎麼樣啊,昨晚的戰果如何?”
    狠狠賞了沈飛一個爆慄,陳羽道:“別瞎想,昨晚什麼也沒有發生。她喝斷片了,在我房間睡着了。”
    “啊?這樣啊,真沒意思。”
    陳羽和沈飛就這樣,在休息區聊天。不一會,昨晚喝醉的趙韻等人,一個接一個都來到了這裏。
    葉東來到了之後,看着陳羽的目光中,充滿了和他年齡不相稱的猥瑣,讓陳羽滿頭黑線。
    “喂,陳羽,無雙那個丫頭的滋味怎麼樣啊,和我說說唄。”
    趙韻湊了過來,在陳羽耳邊小聲說着。
    “和你當時一樣。”
    陳羽無奈說道。趙韻一聽,捂着嘴一臉的驚訝,隨後就捂着肚子笑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葉無雙恰好也走了過來,當她看到趙韻在這裏的時候,立馬跑了過來,一把摟着陳羽的胳膊,下巴一擡,對着趙韻比劃起了口型。
    “哼,我也和主人睡了。”
    趙韻看到這一幕,笑的更樂了。
    衆人在休息區中吃着早點,隨意閒聊着,倒也十分愜意。
    而就在這個時候,陳羽的電話響起,接聽之後,他的臉色卻漸漸冷了下來。
    電話那頭,陳太一告訴陳羽,他接到了來自北都陳家的電話!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