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縹緲尋仙路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一百四十八章?劍仙雕像

第一百四十八章?劍仙雕像

藍家主強忍心中的激動,先將雲風以貴客之禮安頓好,又急忙叫來族中幾位長輩商議。各中細節、利弊權衡,直至第二日清晨方纔商議完畢。
這期間,虎小白一直跟着藍海悅,雲風並不擔心他的安危,只是自顧在房中打坐修煉。
其實他對藍家的劍訣並沒有多大興趣,只是虎小白一再慫恿,況且幻劍宗的參會隊伍也不會那麼快會來到星悅城,也就決定順勢而爲。不過以雲風的行事作風,自然也不會做出傷害藍家之事。
翌日清晨,雲風經過一夜打坐精神飽滿,法力充盈。如今他的修爲穩固在築基中期,短期內難以有較大提升。不過以紫霄火雷劍的靈器之威,加上玄冰之水和焚蓮心焰兩種五行至寶,即便面對結丹期道長,雲風也有一戰之力。
藍家主已早早在雲風院門前等候,雖然他乃築基後期修士,修爲比雲風略高,但是以對方雪霽門太上長老的身份,他自然咬放下姿態。
見雲風打坐完畢,纔敢輕輕叩門。二人同爲劍修,在交流了一番修煉心得後,各自受益匪淺。期間,雲風見藍家主幾次欲言又止,顯然是有事相求,便主動開口詢問。
藍家主毫無保留的講述了事情的來龍去脈,滿懷希冀的望着雲風。雲風聽聞有遠古劍氣遺址,自然不會拒絕。不過他也趁機提出了要借藍家劍譜一觀的請求。
藍家主只是略一猶豫,便答應了雲風。畢竟劍譜雖然重要,但若是家族衰敗香火得不到延續,劍訣也就變得毫無價值。更何況如今的天南劍修本就不多,也不必擔心劍訣會大面積擴散。
藍家主爲了表明誠意,甚至當場就將劍訣拓印了一份,交給了雲風,好像並不擔心他會毀約一般。雲風收起劍訣,心中大爲感動,表示此次礦脈之行,一定會竭盡全力。
雙方皆大歡喜,約在三日後啓程動身。這期間藍家主需要暗中安排族內善後事宜,還要準備陣旗等諸多陣法材料。
三日後,天色微亮。藍家主帶着包含藍海悅在內的族內數名精英弟子前往廢棄礦脈。爲了避免他人注意,雲風也喬裝打扮,將修爲停留在煉氣期十層,混在了弟子之中。
一行人疾行數個時辰,直到天光大亮方纔到達廢棄礦脈。早有一人在礦脈附近等候,此人中等年紀,手持拂塵,一身築基後期修爲,想必就是藍家主的那位摯交好友。
藍家主搶先一步上去寒暄,二人耳語了幾句,商議了一下對策後,便一同前往礦脈入口,藍家弟子緊忙跟在身後。
礦脈的入口,由藍家數十名精英弟子把守,見家主前來紛紛見禮。藍家主一
番交代後,繼續帶着衆人往礦脈下走去。
想到到達遠古廢礦,首先要經過藍家經營的這處金屬礦脈。衆人走了有半個時辰,直到周圍漆黑的伸手不見五指才停了下來。
藍家主之所以沒有叫人點燃照明符文,也是爲了防止被人跟蹤。在黑暗中,人的感官知覺最爲敏銳,在確認萬無一失後,才叫下人拿出熒光石,藉着微弱的光亮繼續前進。
又走了大約一刻鐘,周圍的氣溫逾發冰寒,煉氣期弟子不得不激發靈力護罩抵禦。雲風猜測此時他們應該處於地下百丈深的位置。
忽然,一陣細微的嗡鳴聲響起,雲風身後的霹靂五行劍有了反應。霹靂五行劍乃是天靈器級別,對劍氣的感應遠比人類敏銳,雲風感受到它的歡呼雀躍,心中暗喜,想必此行定會有所收穫。
暗中運轉幻劍決,意外的是居然沒有感應到絲毫劍氣。他靈機一動,又運轉藍家主給他的祖傳劍訣,突然感覺到一股極爲親切的劍氣在召喚着他。他只是被劍氣稍加沁潤,便頓感精神舒爽,靈力增強,這遠古劍氣果然不凡。
看來藍家主早就有所感應,只是面色如常,沒有表現出來罷了。這讓雲風深感此人城府之深,暗中也更加小心謹慎了些。
一行人繼續前行,直到一處散發着金光的洞口才停了下來。洞口處靈力波動異常,應該是有禁制存在。
藍家主對衆人道:“就是眼前的陣法禁制把藍某擋住多次,以我的修爲,就算連續強攻也無法擊破,必須藉助三個築基修士合力纔有希望。”
藍家主隨後吩咐藍海悅帶領族人佈置陣法,他則和另一名築基修士、雲風三人打坐調息,以達到最佳狀態。
一炷香後,各種輔助陣法佈置完畢,藍家族人也退到了外面守候,此時洞口只剩下藍家主、拂塵修士、藍海悅、雲風和一直趴在藍海悅身上睡覺的虎小白。
藍家主讓藍海悅在旁護法,其餘三人則拿出兵器對着禁制猛攻,只要將禁制靈力耗盡,就可以輕鬆擊破。
雲風不敢輕易動用霹靂五行劍,而是召喚出紫霄火雷劍進行攻擊。即使如此,紫霄火雷劍散發出的強大靈力仍然讓藍家主和拂塵修士讚歎不已。
畢竟是來自大宗門的弟子,出手便是靈器級別的武器,就算是藍家主用的也只是普通寶器而已。
在三人連續數個時辰的狂轟下,陣法禁制終於漸漸不支崩碎開來。雲風幾人神情激動,馬上進入洞內,發現此處竟然是一處遠古宗門的舊址。
雖然破壁殘垣,滿目瘡痍,但仍然可以看出這裏曾經的輝煌。從地下散落的人形骸骨來看,當年這裏應該是發生了一場大動亂,一夜之間被人滅門。
衆人仔細搜尋着各處角落,煉丹室、練功房、藏寶閣等地十室九空。偶爾找到幾件保存完好的物品,也隨着時間的流逝而靈力耗盡。
在衆人將所有外圍建築全部搜索完畢後,目光齊聚在了正中的大殿之中。雲風清晰地感覺到,那股遠古劍氣便是來自那裏。
幾人相視一眼,藍家主在前、藍海悅伴隨身側,拂塵修士和雲風在兩旁,同時走進正殿。他們互相若有若無的保持着距離,畢竟在重寶面前,父子都可能反目,更何況只是合作關係的幾人。
正殿內雖然也是一片狼藉,但是屍骨卻比外面少了不少,建築保存的也相對完整。殿內空間不大,放眼望去,所有角落一覽無餘,並未發現有何異常之處。
更奇怪的是,自從進入大殿,藍家劍訣對劍氣的感應就突然消失了,只有霹靂五行劍還在發出微不可察的嗡鳴。
雲風用餘光掃過藍家主,發現他的臉上充滿了疑惑的神情,不似作僞。看來不止是自己受到影響,或許是大殿內暗藏某種機關陣法,隔絕了修士對劍氣的感應。
衆人仔細對殿內進行搜索,最後不約而同的,將目光停留在大殿正中的巨大雕像上面。
這是一座威嚴的人型雕像,一個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要束玉,手持長劍,一副不是人間煙火的翩翩劍仙模樣。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