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雪狼出擊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902章 法克斯是感染者?

第902章 法克斯是感染者?

“我不是耳朵出了毛病吧,在這片土地上,你竟然不知道馬克休斯是誰?”
那個人簡直不敢相信他自己的耳朵,就好像是遇見了本世紀最大的笑話一樣,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機械戰士裏面的林松說道。
“實話實說,駕駛這個外骨骼機械的傢伙被我打跑了,現在這是我的戰利品。”
林松說着就做出了一個高舉勝利的姿勢,這可讓這些人大開眼界了,他們一個個瞪着吃驚而瞪大的眼珠子,嘴巴幾乎都能含住一個雞蛋了。
“你是說你來撬馬克休斯的牆角的?這下你們死定了。”
那個人終於聽明白了林松的話,他的嗓子上下滾動了幾遍,然後纔有些失落的說道。
“雖然你們救了我們,可是恕我直言,我們不能和你們繼續待在一起,否則的話我們也會被馬克休斯屠殺的。”
另一個被救的齊耳短髮女人有些猶豫的說道。
大難臨頭只能各顧各了,既然他們沒有能力幫助林松,那麼也不能成爲了林松的累贅,看得出來,他們雖然不願意站在林松一邊,但是也絕非是馬克休斯那一夥兒的。
“別的先不說了,你們能不能幫幫忙啊。”
那個人看到林松不說話了,就帶着祈求的口氣問道。
林松那可是向來學雷鋒標兵,好事做到底,得知了對方的要求,立刻就扔下繩子,把那個半掩埋在沙漠裏面的金屬桶拴住了,然後駕駛着機械戰士,將金屬桶拽了出來。
那些人看到金屬桶出來了,立刻圍了過去,其中幾個人檢查金屬桶的外部裝置,幾個人檢查其他的情況。
“一切正常,只是電量有些不足,如果不能及時的充電的話,法克斯博士也許只能提前甦醒了,這樣的話,咱們就不能保證這次科研的成果了。”
“是啊,法克斯先生決不能提前醒來,否則的話咱們這次冒險將變得毫無意義。”
“都死了那麼多人了,你們還在乎在多死一些人嗎?”
“不不不,法克斯先生必須保持原樣,否則的話,就是我們都活着也不能完成這次科考了。”
林松看着這些人在那裏議論紛紛,說道意見不統一的地方,甚至還起了矛盾,相互之間爭吵起來。
你說你的理,她說她的對,最後也沒有一個正確的意見,大家就僵持在那裏。
駱駝騎士們守護着那道線和大家對峙着,而這些人,卻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那些隨隨便便就殺死自己的人當回事兒,反而在關心着那個神祕的金屬桶。
“裏面是什麼玩意兒?”
林松奇怪的問道。
“你對我們有恩,也不隱瞞你,裏面裝的是我們的敬愛的法克斯博士。”
一提到法克斯這個人,不管是說話的人,還是其他跟隨者,都不由得露出了一股驕傲的神色來,似乎法克斯就是他們心中的神一樣。
“法克斯?看來我們來對了。”
錢東路表示很滿意,還真的法克斯啊,看來有關的病毒問題可以有答案了,至少也能偵察出來到底是誰製造了這樣聳人聽聞的病毒。
“來對什麼了?”
對方一聽說林松他們是爲了法克斯而來的,立刻警覺了起來,幾乎與此同時,他們都圍在了那個金屬桶的周圍,就算是剛纔他們被那些駱駝騎士無情的屠殺的時候,也沒有表現出這麼統一的行動。
看來這個法克斯對於這夥人來說真的是神明一般的存在,也不知道他們被灌了什麼迷魂藥,可以不畏死的保護一個躺在金屬桶裏的人。
“你們不用緊張,我們對法克斯很有興趣,但是僅限於此,我們想知道最近在這一代流行的感染者病毒,到底是誰製造出來的,那個皮特曾經告訴我說只有法克斯知道。”
林松不想誤會加深,給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煩,覺得話還是說開了好。
“不好了,電量就要耗盡,法克斯博士危險了。”
林松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負責看護金屬桶的人警告說道。
“林松,你說你不會傷害法克斯的對不對?”
“當然是這樣。”
“那好,你想知道的問題,只有法克斯才能回答你,可是如果這個金屬桶斷電的話,你有很打的可能得不到正確答案。”
看來這個問題很棘手,如果不按着他們的意思去做的話,這個法克斯很有可能就會死亡似得。
“這個問題好說。”
林松從機械駕駛室裏面跳了出來,用導線重新和金屬桶的線路連接好,利用機械戰士裏面的電力給金屬桶充電。
“太好了,這樣話,法克斯博士就有救了。”
對方看到金屬桶再次充滿了電能,幾乎歡呼雀躍起來,絲毫不介意他們之中已經死了很多人這個事實。
因爲林松挽救了法克斯的緣故,才從這些口中得知,原來這個金屬桶是一個簡易版的冷凍器,裏面充滿了液氮,是一種速凍裝置。
如果一個人被凍住的話,一般情況下那就是被凍死了,再也不可能復活。
主要是因爲細胞裏面的水分因爲冰凍而膨脹,撐爆了細胞壁造成了細胞的的永久損害,切是不能恢復的損害。
而速凍就是把生物體快速地冰凍,在細胞裏面的水分還沒有來得及膨脹,就已經結成了冰,所以細胞乜有被破壞,生物體還有被喚醒的可能。
林松聽到了他們這樣的解釋之後,臉上立刻掛上了一層冰霜。
“他們在說謊,法克斯一定是被感染了。”
趙虎低聲的提醒林松說道。
這也是林松臉色沉重的原因所在,如果說法克斯沒有被感染的話,爲什麼要冰凍呢?
根據林松目前獲得的知識來分析,病毒感染也是需要時間的,一定是他們想趁着病毒還沒有大面積的擴散,就並封住了法克斯,等到喚醒他之後,利用僅剩的那麼一點時間,來幫助他們研究最關鍵的東西。
這麼一來就可以很好的解釋這個故事了。
“如果出現什麼異常情況,首先幹掉這個金屬桶。”
林松悄悄地和錢東路他們通了氣說道。
正在加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