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大小
A- 18 A+
閱讀方式
自動滾屏
鍵盤快捷鍵

全屏閱讀 / 退出全屏閱讀

前後翻頁(橫向閱讀模式可用)

上下移動(豎向閱讀模式可用)

目錄
書籍信息
雪狼出擊
隱藏 顯示工具欄

第620章 我當俘虜

第620章 我當俘虜

林松說完這句,就看見對方那羣人之中,就有好幾個迅速向着這邊靠近過來。林松黑着臉看着對方,當這些人距離林松還有大概十幾米的時候,林松忽然之間掏出手槍,用槍口頂着自己的腦袋。
“再往前一步試試,再往前一步,我就打爛這個腦袋,我死了不要緊。只是我這顆腦袋裏面裝着的你們需要的東西,就沒有辦法交給你們了。”林松說道。
“朋友,你不至於這麼沒有信用吧。”對方說道:“你可是答應過我們的。”
林松微微一笑:“沒錯,我這個人說到做到。我說同意你們來抓我,我就一定會束手就擒。只是不是現在,我現在的要求就是,讓我的戰友們先離開,一個小時之後,我就扔了手槍。”
“好,我現在也不急這一個小時。”對方說道:“我等。”
說着,對方就直接從口袋裏面掏出一直懷錶,看着上面的指針,時針一點一點的轉動,眼看着一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林松微微一笑,直接扣動了手中手槍的扳機。
旁邊的幾個人嚇了一跳,但是卻聽見一生清脆的響聲,林松咧着嘴笑了一聲:“幹嘛這麼緊張,開個玩笑而已,槍裏沒子彈。真以爲我瘋了?”
旁邊的幾個人沒好氣的直接衝上來,就想要把林松放倒,誰知道,這時候林松直接抽出龍牙軍刀,搜的一下用軍刀刀尖指向那幾個人:“幹嘛?我說了可以留下來,但是我可沒說,我要當你們的俘虜。”
對方大的幾個人冷笑一聲:“就剩你一個人,想不想當俘虜,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的了。”
林松哼的一聲:“是嗎?你可以試試看。”
“好了。”對方的首領走了過來:“這位華夏的先生說的沒錯,我們的交易內容是讓他留下來,但是並咩有要求他成爲我們的俘虜。我們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能亂來。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黑水僱傭兵的軍士長,我叫戴夫。”
林松看着這個叫做戴夫的傢伙:“行,我現在已經按照之前說的,留下來了,你想要幹什麼?”
“我知道你去過月氏古城了,所以我們需要你幫個忙。”戴夫說道:“帶我們去。”
林松皺着眉頭:“你什麼意思?讓我帶你們去?恕我直言,之前出現在月氏古城的那幫人,人家可是自己找過去的。”
“我知道,只可惜,他們已經全都死在月氏古城了。其中也包括唯一一個嚮導。現在這個世界上去過月氏古城的人,已經都死的差不多了。所以你還真是個稀缺資源呢。”戴夫說道。
林松哈哈一笑:“沒問題,小事情。既然我的兄弟們已經走遠了,我現在也可以完全相信你們了,想去月氏古城嘛,沒問題,跟我走。現在咱們繼續向前,穿越喜馬拉雅山脈之後,就會進入藏區。
到了那裏之後,我們一路向着東北方向前進,就能進入塔克拉馬沙漠,你們先準備好裝備就行了。”
“你答應的這麼痛快?”戴夫蹙眉看着林松。
“這有什麼不痛快的,用一堆埋在地下毫無意義的死物,換來我和我兄弟們的平安,我覺得這筆買賣真的相當值得呢。”林松說道。
戴夫微微一笑:“很好,還沒請教怎麼稱呼?”
不等林松說話,戴夫笑了笑說道:“我明白了,你是華夏軍人,你們華夏軍人的身份,是不能隨便透露的,我明白,既然這樣,爲了方便起見,我就叫你華夏先生,沒有問題吧。”
“沒問題,你叫我什麼都行。”林松說道:“那咱們現在出發,怎麼樣?”
“至少握個手吧,說實話,能遇到你這麼友好的華夏人,真的讓我有點激動呢。”戴夫伸出手來說道。
林松隨手伸出手去,然而兩個人的手剛剛碰到一起,林松的眉頭就一下子皺起來了,緊接着就好像觸電了一樣,直接甩開了戴夫的手:“你幹什麼!”
戴夫揚起手,亮出自己的手心,林松看見戴夫的中指上面帶着一隻戒指,而戒指向着內側的方向,有一根很不起眼的小刺。
“沒什麼,這就是一個小小的魔術道具。可以讓一個人非常舒服的。”戴夫說道:“這個戒指是中空的,內置一個微型壓縮機,當這根金屬刺刺進你的手掌的時候,壓縮機就會自動運轉,迅速向你的手中注入一些藥劑。
不用擔心,這些藥劑都不是毒藥,至少不是能要命的毒藥。無非就是一些***,水仙鹼之類的東西,大概會讓你非常舒服的睡着過去。”
林松皺着眉頭:“戴夫先生,你這樣的話,就有點不講道義了吧。”
“抱歉,我太瞭解你們華夏人了。我承認,你們華夏人的確是一個很有信用的民族,但是當一個華夏軍人在保護自己國家利益的時候,你說的每一個字我都不敢相信。”戴夫笑道:“一個華夏軍人,絕對不會如此痛快的答應我的要求。
你放心,我不會傷害你,我只是想確認你不要耍我,我的人會帶着你安全的穿越喜馬拉雅,然後踏上我們的旅程。這樣對你來說其實是好事,不是嗎?”
這時候,藥勁上來了,林松猛然間感覺到,自己的意識開始模糊。一種飄飄然,非常舒爽的感覺,讓林松有些迷糊,緊接着,林松感覺到自己呼吸開始加速起來,最終咕咚一聲倒在地上沒了動靜。
迷迷糊糊中,林松就被幾個人擡了起來,放在一個雪橇上面,緊接着,這些人就開始拖着雪橇向着前面走過去。
林松感覺到,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左右,自己的意識才算是慢慢的恢復了,他睜開眼睛擡起頭,就聽見戴夫說道:“華夏先生,你醒來了。我沒說錯吧,我們沒有傷害你,只是讓你更輕鬆的穿越山脈而已。”
“行,你有兩下子。不過你打算讓我一直被你捆着嗎?”林松說道。
正在加載...